陈有胜(1900—1970年),斗门县五山镇南山村人。弟陈有南,现在美国,妻梁美琼,儿子陈务仪,在斗门,二儿陈务仁,在广州电讯局工作。有胜13岁赴美国,在美国富冷仑学校读书。1919年,响应孙中山“航空救国”的号召,在美国红木城(REDW OODC ITV)“美洲飞行学校”学习飞行技术。1920年毕业。1921年应孙中山电召和陈神护一起返到广州大元帅府,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同年,任航空局飞机第二队中校飞机师。1926年任飞机第二队副队长。1930年杨官宇调南京任第四飞机队队长,陈有胜代理第二队队长兼广东航校教官。1931年任第三队队长,空军总司令部参议。1936年任广东空军司令部航务处上校处长。1936年7月8日,广东空军司令率领9个飞机中队100多人北投南京政府,统一编为中央空军,陈有胜参加了这次北投南京的行动。1937年,陈有胜任航委会中校服务员。1940年,任航委会行政处处长。抗日胜利后,蒋介石认为他有政治嫌疑,抓入狱中,坐了三年牢,1948年释放,在南京闲居,靠弟陈有南经济接济。1950年,全家南返广州。1951年,由女婿高华煊介绍到中山县坦洲永胜乡经营蕉园。1955年返到家乡南山村。1970年病故。
    一、参加讨伐陈炯明
    1922年,陈炯明被逐出广州后,溜到惠州一带,拥兵自重,招兵买马,窥视广州。孙中山于1923年秋下令讨伐陈炯明。当时,航空局共有飞机六架,组成了飞机队,由黄光锐任队长,飞行员有黄秉衡、胡锦雅、杨官宇、陈有胜等人。叛军看出讨伐军的陆军战斗弱点,于是即分兵两路,一路向博罗苏村进攻,一路由淡水指向樟木头,攻势猛烈,孙中山领导的讨伐军节节败退,叛军迫近石龙。情况非常危急。这时,陈有胜、黄光锐、杨官宇等一起,驾机向叛军阵地轮流轰炸扫射,虽然遭到叛军的猛烈还击,飞机中弹累累,但陈有胜等飞行员并不畏缩,冒着叛军的强烈炮火,轮番驾机出击,使叛军伤亡惨重,溃不成军。
    孙中山抓紧有利时机,挥军全面反攻,叛军溃退,博罗、石龙之围遂解,孙中山下令奖赏陈有胜等有功将士。
    为了彻底打垮陈炯明,孙中山集中陆、空军,向惠州城发动猛烈的进攻。飞机队员黄光锐、杨官宇、陈有胜等奉命轰炸惠州城,但惠州城墙高而坚厚,当时的炸弹威力又不大,城墙屡攻不下,孙中山下令试用鱼雷轰击城墙,鱼雷突然爆炸,航空局长杨仙逸不幸牺牲。
    杨仙逸的牺牲,空军人员黄光锐、杨官宇、胡锦雅、黄秉衡、陈有胜等都非常心痛,他们表示要为烈士报仇。1923年冬,陈炯明集中叛军向广州反扑。当时飞行员黄秉衡、胡锦雅病倒进了医院,黄光锐、陈有胜等飞行员在此关键时刻,把机关枪按在机上,向叛军扫射,叛军四处逃奔,叛将洪兆麟无法控制战场,狼狈逃窜,此役大获全胜,使广州转危为安。孙中山在这次战后,给日本的友人说:“以11月18、19两日,我军为背城之战,幸将士用命,将敌人主力完全击破,广州转危为安。”
    经过这次战役,孙中山又一次感到航空救国的重要性,于是召见了陈有胜等全体飞行员,表彰他们英勇善战,奖给每个飞行员白银一百两。
    二、反对内战,主张抗日
1932年1月15日,广东空军总司令张惠长等15位将校军官发表通电,表示决不参加内战,主张团结抗日,陈有胜以上校身份参加了15人的通电。1932年4月30日,陈济棠撤了张惠长空军总司令职,张惠长号召空军员工脱离广东空军,陈有胜即响应号召到了香港,但没有到福建,后又返到广州,担任广东空军司令部航空处处长.
 三、流传乡间的轶事
 陈有胜有两件事流传在乡民中。一是他喜欢游冬泳和洗冷水浴。在严寒的冬天他从不中断游冬泳,而且经常带他的小孙子到河里游冬泳。他说,洗冷水浴可以锻炼身体,对防病治病很有好处。二是他对发动机的性能十分熟悉。60年代,他坐在南山村前的公路边乘凉,一部汽车刚好经过,陈有胜即叫住司机对他说,车要停下来修理,不然,车走不到1公里就要“死火”了。司机不相信。说:“老鬼,你懂个屁!”果然,汽车走不到半公里就“死火”了。司机弄来弄去都开不动,还得回头请陈有胜帮助,还问有胜汽车“死火”的原因。有胜回答说:“我和发动机打了几十年交道,听声音就知道那里有毛病了。”随后很快就帮司机把车修好,司机再三感谢,此事一直流传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