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在年鉴编纂工作实践中,笔者非常佩服许多老大哥年鉴能够年年编、年年新,一直保持较高的综合质量,并常常思考为什么有的年鉴综合质量时好时差,起伏波动较大?我们《东莞年鉴》应如何引以为鉴,在2004、2009年卷获得全国一等奖的基础上,稳定提高综合质量,不断开拓创新,促使《东莞年鉴》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回顾总结这几年的编纂工作,提出以下几点看法:要想稳定提高年鉴综合质量,必先稳定提高稿件质量;要想稳定提高年鉴稿件质量,必先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要求编辑提前介入撰稿工作,主动搜集资料和撰写稿件,并指导撰稿员做好资料和撰稿工作,编辑、撰稿员齐抓共管,千方百计努力稳定提高年鉴稿件质量。笔者不揣浅陋,斗胆提出,请教于各位方家。
一、要想稳定提高年鉴综合质量,必先稳定提高年鉴稿件质量
理由有二:第一,稿件质量问题是年鉴综合质量问题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年鉴综合质量一般从框架设计、条目撰写、装祯印刷三个方面来评价,如果把年鉴比喻成建设一座高楼,那么框架设计就是搭架子,条目撰写就是添砖瓦,装祯印刷就是搞装修。框架设计不好,那搭的就是歪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条目撰写不佳,那搭的就是空架子,言之无物,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装祯印刷不美,那就是搭的是“丑架子”。这三者紧密联系,相辅相成。三者中,我认为从数量上讲,条目所占篇幅最大,故撰稿工作份量最重;从质量上讲,最难于短期间提高,长时期保持高质量(但也是潜力最大)。现实中,问题最多还是条目质量问题,有的装祯精美的年鉴只是徒有其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的框架新颖的年鉴也只是空有其壳,其实内中草莽;有的年鉴,框架设计和装祯设计都中规中矩,但浏览全书,基本上是单位工作总结汇集,大话、套话、空话多,大事、新事、要事、特事少。我们《东莞年鉴》每年出书后,读之,总有不少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特别是有的条目内容空洞,读之味同嚼蜡,跟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脱节,离群众对信息的迫切需求差距甚远。条目撰写质量差,根源在于稿件质量不高。不解决稿件质量问题,就无法提高年鉴综合质量。当然,“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决非一日之功,不可能一蹴而就。
第二,稿件质量问题是首要问题。从整个年鉴编纂工作的流程来看,撰稿工作处在第一关。年鉴编纂工作流程一般简单地把它分为撰稿、编稿、审稿三个阶段。俗话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我们把编纂年鉴比喻成起高楼的话,“平地”就是稿件,如果撰稿这一关质量不佳,就会“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高楼就会坍塌下来。因为撰稿工作是编稿工作的基础和前提,两者紧密相连。所以千关万关必须先抓第一关。
基于上述两个理由,笔者认为,只有年鉴稿件内容充实、文约事丰,框架才不会是空架子,才能立起来;装祯才不会是花架子,才能美起来。只有撰稿环节抓实了,随后的编稿、审稿工作才能高质量高效率进行,才能事半功倍。总之,抓好年鉴稿件质量就是抓住年鉴编纂工作的“牛鼻子”,就是抓住了年鉴编纂工作长远发展的主要矛盾。
二、要想稳定提高年鉴稿件质量,必须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
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意思是要求编辑不呆守岗位,而是主动出击,持之以恒地做好资料搜集和撰稿工作,并指导撰稿人做好资料搜集和撰稿工作,双管齐下。
理由有二:第一,年鉴撰稿质量不高、不稳的根源在于“编”“撰”脱节、“撰者”“编者”分家,形同格格不入的“两张皮”。按照以前惯例,年鉴编纂工作流程往往是由编辑部(或以政府部门等名义)召开组稿工作会议,将撰稿要求分发给各撰稿单位、撰稿员;然后是到时间催收稿件,由编辑编稿;编辑改好后返回撰稿单位、撰稿员审校,再校对、统稿;最后是送审、出版。周而复始。笔者认为这种传统的编纂流程是种“懒人模式”,存在缺陷:认为编稿工作是撰稿后才开始的第二阶段的工作,同第一阶段撰稿工作截然分离,导致“编”“撰”脱节,割裂了撰稿、编稿两个阶段的紧密联系,导致“撰者”“编者”分家,割裂了撰稿员、编辑的密切关系,撰者自撰,编者自编,各不相干。正是它们导致年鉴稿件质量不高、不稳。要想提高稿件质量,必须先解决“撰”“编”环节“两张皮”问题,将两者紧密结合起来。
第二,年鉴撰稿质量不高、不稳的关键在于“编者”“撰者”主次不分,喧宾夺主。传统编撰模式主要依赖撰稿员,编辑的作用反而是次要的。要想稳定提高稿件质量,单靠撰稿员难于实现,必须确立和发挥编辑的“主角”作用。因为从年鉴编纂工作的角度来讲,编辑是“职业选手”,撰稿员是“业余选手”:因编辑人数虽较少,但从事专业工作的时间较长、接受过专业训练;而撰稿人“众手写春秋”,人数虽多,但多是各单位材料员,平时要应对方方面面的材料,对年鉴业务相对不专业,就算撰稿人责任感强、积极性高,很想写出高质量稿件来,但由于敬业却不专业,不知道要搜集、提供什么材料,形同茶壶里装饺子——有料但倒不出来。更何况许多单位还常变更撰稿人,这也是造成年鉴撰稿质量不高、不稳的原因之一。因此,相对而言,编辑应是整个年鉴编纂工作中主要、可控的因素,而撰稿员则是相对次要、难控的因素,应注重发挥编辑的主角的作用。靠撰稿员唱“独角戏”,不可能演好。
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也就是抓住了年鉴编纂工作的矛盾的主要方面,解决了这个问题,稿件质量问题就会势如破竹,迎刃而解。
三、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要求编辑转变观念,提高水平
思路决定出路。要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必须发挥编辑的主观能动性,这就要求编辑必须确立两个观念:一是撰稿工作不仅是撰稿员的事,也是编辑的份内事。编辑也应主动搜集资料、撰写稿件,同时还应该指导撰稿员搜集资料、撰写稿件。否则,若稿件质量差,你编辑纵有十八般武艺,使出全身的劲,也无法将乌鸡变为凤凰。所以编辑应改变“等稿上门,只改不写”的“来料加工”做法,要站在整个流程的角度,站在全市、全年的高度对待撰稿工作,积极主动介入。在这里,编辑既是指导老师、沟通行家,又是合格撰稿员;即是“教练员”、“联络员”,又是“运动员”,身兼数职,一专多能。一句话,抓好撰稿工作是编辑应尽的责任。
二是编辑提前介入撰稿工作,只是“先做”和“后补”的程序问题。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从表面看是增加了编辑的工作量,但这是跟以前“等稿上门,只改不写”的做法相比的。对于每一个责任心强的编辑来讲,看到稿子很粗糙,一定会补充或重写,这样算来,工作量肯定不会减少,而且有可能因赶工而误事。与其“后补”,不如“先做”。笔者认为编辑提前介入,主动介入撰稿工作,“磨刀不误砍柴工”,是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的。
既然编辑身兼“教练员”和“运动员”,那么,“打铁先得本身硬”,否则,以其昏昏,如何能使人昭昭?这就要求编辑提高水平,做到三个“树立”:首先,树立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的高度使命感,只有这样,才能静心、耐心、细心、精心地对待繁杂的编纂工作,并带动撰稿人树立起高度责任感。其次,树立“活到老、学到老”的终身学习的态度,求“专”求“博”,求“专”是指专心研究年鉴的业务知识,使自己成为“专家”,求“博”是因为年鉴是“百科全书”式的工具书,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应尽可能使自己略知一二,特别是自己所“管辖”的“一亩三分地”,同时因为现代社会是知识爆炸的时代,新生事物日新月异,应尽可能使自己跟上时代潮流,了解新知识,更新旧知识,使自己成为“杂家”。再者,树立沟通意识,编辑要当好“联络员”,必须掌握一定沟通技巧,因为年鉴是“众手写春秋”,不是编辑个人包办,所以编辑应学会指导撰稿员。要尊重撰稿员为年鉴付出的辛勤劳动,要虚心向他们学习各自领域的专业知识;要善于引导撰稿员,调动撰稿员积极性,共商撰稿,齐心协力抓质量。
长远来讲,光靠个人主观努力是不够的,客观上必须建立健全相应的奖惩机制。年终考核时,应将资料收集工作、指导工作、联络工作纳入编辑工作的考核内容,对优秀撰稿员、编辑进行表彰奖励,只有这样才能将“要我做”转化为“我要做”的积极性,使编辑提前介入年鉴撰稿工作经常化、制度化、常态化。
四、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在实践中可行、有益
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要求编辑首先要做“资料员”,做好资料搜集工作。以前是“剪刀”加“浆糊”,现在又多了个“鼠标”,主要是从各种媒体、有关文件、报告中搜集资料,当然也可以根据社会热点、焦点、难点,自己或聘请专家设计课题开展调查。编辑要独具“匠心”“慧眼”,选取大事、要事、新事、特事,选取具有地方特色、年度特色的材料。在收集文字资料的同时注意收集图片资料,在收集主体资料同时注意收集背景资料。并指导撰稿员搜集资料。其次是当一个合格的“撰稿员”、“联络员”,匠心独运,根据框架归类,撰写成“大事记”或条目。
从2005年卷《东莞年鉴》起开始了尝试。编辑根据东莞的地方特色——莞台关系密切:截至2004年,全市有52660家台资企业,合同投资100.23亿美元,实际投资68.6亿(其中投资额超千万美元的有150多家),台商在莞投资额占中国大陆台商投资额的十分之一、广东三分之一、东莞外资企业三分之一;有8万多台湾人常驻东莞;东莞拥有全国最大的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全国第一所台商子弟学校和正在建设首家台商医院。据此创设了“莞台交流”篇目,将原属于“政治”篇目的“对台工作”分目更名并升格为“莞台交流”篇目,和供稿单位——市委台办的撰稿员共同商订纲目,字斟句酌,设计了“莞台经贸”、“莞台交往”、“台湾事务管理”、“台商台胞机构”、“台资企业选介”等分目,分别描述了莞台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情况。并提议市委台办收集资料、编制了“2003年东莞市投资超千美元台资企业表”,编制了1998—2004年“东莞台商参加粤台经济技术贸易交流会情况表”,并协助从政府网站上下载了“办理赴台交流、赴台经贸考察和技术培训、赴台探亲业务程序”等便民利民办事程序。在条目撰写时,编辑和撰稿员共同探讨,在体例上突破时间界限,不拘泥于2004年,上溯下延。上溯,以“台商投资东莞回顾”条目为例,分“1985—1992年试探投资阶段,1992—1996年加快投资阶段,1996—1999年快速投资阶段,2000年后高速投资阶段”等四个阶段总结了台商在莞投资的发展史,往上追溯到1985年,这是东莞乃至广东、全国改革开放的精彩缩影。下延,将2005年1月29日东莞73名台商参加海峡两岸春节包机首航的事件,新鲜热辣地收入当年年鉴。这个篇目是当年年鉴的亮点之一,受到媒体一致好评。这些都是“编”“撰”密切合作的成果。
以下是笔者为2007年卷《东莞年鉴》收集了“莞台交流”篇目的有关资料(截至2006年9月):
1、2006年3月31日至4月2日,台湾高雄市西子湾国际青年商会会长李展文率台湾青年企业家继2005年后再度访莞。(摘自2006年4月2日东莞阳光网)
2、2006年4月18日,中共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会晤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一行,双方就莞台经贸合作、交流进行交谈。(摘自2006年4月18日东莞阳光网)
3、2006年6月16日,台湾中华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长刘灿树一行来莞考察。(摘自2006年6月16日东莞阳光网)
4、截至2006年6月,东莞市正常投产的台资企业达5420家。(摘自2006年8月7日《东莞日报》)
5、2006年8月29日至9月2日,应中共东莞市委邀请,中国国民党桃源县党部交流团一行40人莅莞开展两地政党基层组织交流活动。交流团先后参观东莞市容市貌、市政建设、科技园区、名胜古迹、台资企业和台商子弟学校。9月1日,东莞市委组织有关部门与桃源县党部交流团相关单位分党政、工商、农业、旅游观光、文教体育等5个组分别举行对口座谈。随后中共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与中国国民党桃源县党部主任委员、交流团团长傅忠雄举行了工作会谈。双方就建立长期稳定的党际交流机制、扩大两地民间交往、促进经贸合作发展等事宜广泛而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就推动东莞和桃园两地在党务人员、经贸农业、教育学术、科技、文艺、体育和观光等领域的交流合作达成了共识。(摘自2006年9月13日东莞阳光网)
6、2006年9月12日,东莞——台湾首次直航班轮“吉祥山”号在虎门港沙田港区的东莞(国际)货柜码头启航。此后每周共有2艘班轮在东莞(国际)货柜码头靠岸。整个航程将从原来3—4天缩到只需一天半到两天。(摘自东莞2006年9月12日阳光网)
7、2006年9月22日《东莞日报》讯:台湾学生在东莞参加升高中考试加上20分参与录取;台湾学生就读东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和高中阶段学校就读,可享受本市户籍适龄子女入学的同等待遇。
当然这些资料并不就等于就是年鉴稿,但这些鲜活的素材一定能为撰写好个性化专题条目(不同于别人,不同于往年)提供线索,打下基础。如2007年年鉴可拟条目《中国国民党桃园县党部交流团访莞》、《东莞——台湾首次直航班轮启航》等,这些内容都是极具地方乃至全国影响力,极具年度影响乃至长远历史意义的事件,用事实说话,说明两岸交往、交流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挡的历史潮流。
试想,若年鉴都是由这些有生命力的“元素”组成的,其撰稿质量必能提升到较高的层次。
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要求编辑持之以恒地做好资料搜集和撰稿工作,并指导撰稿人做好资料搜集和撰稿工作,有几大好处:一是“存粮”,为年鉴编纂做资料准备;二是“练兵”,可磨一磨编辑的笔头,供各编辑、各撰稿员参考、“会审”,为年鉴编纂做人员准备;三是上网,即可将编写“大事摘要”或专题条目,挂在年鉴网站上公布,制作为另类的网上年鉴。可尽早为领导、为群众提供服务,读者即时可在网上查阅,增强年鉴时效性,解决“滞后”服务之嫌。长此以往,一年一次的编鉴工作变为日常工作,将一年一次的服务变为日日服务。这也许是简单易行且见效快、见效大的一着棋。
事实证明,将编辑工作前移到撰稿阶段,既可提高质量,又可加快进度。一石数鸟,事半功倍。不但可行,而且有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要我们努力,我们一定能成为一流编辑,持续编出一流年鉴。让读者从了解《东莞年鉴》到了解东莞,从喜欢《东莞年鉴》到热爱东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