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潮州概览 | 市情要事 | 方志动态 | 地情数据库 | 理论研究 | 政务信息 | 县区志鉴
 
以清代潮州七坊为例浅论古城不同功能要素与街坊形成的关系

 

 

  

吴   馥

 

         内容提要:城市的发展演变都存在着内在的规律,其发展的各个阶段,都表现出特定的形态特征,而在某种程度上,潮州古城至今仍保持着清代以来的内部格局,形成长期稳定且富有特色的城市形态。本文选取清代潮州七坊为调查对象,通过查阅史志、实地探访与图表分析的方法,摸清七坊的位置、边界、形状、尺寸、内部街巷的形态等,并联系古城内部“北贵、南富、东财、西丁”的功能格局,分析古城不同功能要素与街坊形成的关系,试图将较为抽象的史志记载与图表分析、实地探访相结合,让古城街坊格局更为形象立体。
 
        关键词:潮州古城  清代七坊  功能要素  关系
 
        城市是一个地区人类生产活动和生活的集中区域,同时也是该地区文化和精神文明的反映。潮州市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具有深厚的历史内涵和悠久的文化积淀,特别是古城内部至今仍保持着清代以来的城市格局,在一定程度上长期保持了稳定且富有特色的城市形态与功能,这是中国城市中不多见的典型案例。选取清代潮州古城七坊为调查对象,通过查阅史志文献、实地考察与口述采访的途径,运用图表分析等方法,大致摸清了七坊的位置、边界、形状、尺寸、内部街巷的形态以及现存建筑等,并结合古城内部“北贵、南富、东财、西丁”的功能格局,尝试着分析古城不同功能要素与街坊形成的关系,探索城市发展演变中存在着的内在规律。
 
         一、潮州古城概况
        “潮州”作为一级建制名称始于隋开皇十一年(591年)设立潮州,辖原义安郡境域,州治海阳。“潮之州,因大海在其南”,取潮水往复之意。潮州置郡虽早,但唐代的潮州仍处于荒凉落后的状态,“潮州底处所,有罪乃窜流”,在当时的仕宦们看来,潮州是一个仕途没落后流放的蛮荒之所,但这些流放的官员却为潮州带来了中原礼俗文化并开展了一系列的城市建设,其中以韩愈治潮最著。宋代是潮州城形成稳定时期,两宋三百多年时间里,潮州在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及文化教育各方面都取得很大发展。而真正关于潮州城建设的详细记载也始于北宋时期,据《三阳志·卷九·公署》的记载,宋代的潮州城建有子城和外城;而从《永乐大典·卷5343·“潮”字号》保存下来的宋代潮州古城图(如图1)也可以看出当时的潮州城北倚金山子城,为全城核心,子城南接“大街”,为城内南北轴线。元十五年潮州城被元军攻陷,“元兵至潮,平城之后,不复兴筑”,至元大德年间,为抵御韩江水患,才重修城东城墙,名为“堤城”。明代潮州进入了城市建设的高潮,明洪武二年(1369年)指挥俞良辅统兵来潮,结束了元朝在潮州的统治,改“潮州路”为“潮州府”,明洪武五年(1372年),俞良辅主持修复潮州外城工程,城墙全长一千七百六十三丈,西、南、北各辟一门,东城辟四门,府城街衙“自北向南约四里,由东而西约一里”,这种城市格局一直延续到清末。
清代的潮州城在明代城市基础上修建而成,据清代乾隆年间郭禄明所绘《清代潮州古城图》所示(如图2),当时的潮州古城沿用宋代的城市格局,外曲内方,呈不规则长方形,城四周筑有高大城墙,设七个城门,内部格局严整有序,经纬分明。古城功能分区为“北贵、南富、东财、西丁”,古城北面为官府衙署所在,且位置又居全城之中上方,统领全城;古城南面多为豪富宅院,“猷灶义兴甲,家石辜郑庵”南门十巷多民居庭院建筑;古城东面临江,水陆交通便利,是闽、赣经水路贸易之地,这里多为仓储客栈,商贾云集;古城西面是手工作坊聚集之地,而工匠多为男丁,从打铁巷、打银巷、胶柏街、竹蔑街等街巷名称可见一斑。古城划分动静分明,功能齐全。
                                             
        一般我们所说的潮州古城是指潮州府城的所在地,古城依山傍水,“西湖山屹其西,金山盘其后”,韩江绕东南而过,笔架山隔江而立,具有“三山一水护古城”的特点,具体范围是指东起韩江西岸,西至葫芦山及环城西路(原西面城墙及护城河东侧),北起环城北路(原北城墙,包含金山),南至环城南路(原南城墙及南濠),面积2.34平方公里。这也是本文中所提及的“潮州古城”这一概念的界定范围。
 
        二、清代潮州古城七坊的基本情况
       根据《现代汉语大词典》中关于“坊”字的释义“本义为城市中街市里巷的通称,古代把一个城邑划分为若干区,通称为坊,城中曰坊,近城曰厢”,如《唐元典》中有载:“两京及州县之郭内为坊,郊外为村”。
       清光绪卢蔚猷《海阳县志》载:“在城都分五图,旧志载:旧有宣承、宝善、澄清、制锦、甘露、华萼、春桂、名贤、顺昌、崇福、丛贵十一坊。雍正五年知县张士琏并而为七,易今名” 
据《潮州市志》载:“顺治年间(1644-1661年),海阳县属潮州府,那时海阳县城(也是府城)设11坊,附城设4厢,余置4乡。光绪年间(光绪元年为1875年),海阳县属潮州府。当时,海阳县设18都,城内设7坊”。
       《潮州市志》中详细地列举了清光绪年间潮州古城内七坊所辖的具体街巷名称,如“厚德坊:辖北门直街、望京楼、真武宫、乌暗树下、兵马司巷、南华里、打石巷、忠节坊街、大圣宫巷、七星桥、杨厝巷仔、面线巷、大杨厝巷、仓巷、涸池巷、宋厝巷、娘宫巷、花园池巷、青亭巷、方巾巷、照壁巷、祠堂巷、三目井巷、卞厝巷、许厝巷、莲花井巷、长乐巷、娘宫仔、饶厝围、葡萄巷、马史埕、东府埕、中府前街、刘厝埕、薛厝巷、桶圈巷、书歌巷”
        根据《潮州市志》中的详细记载,通过实地探访、查阅文献、口述采访等调研方法,大致摸清了七坊的位置、边界、形状、尺寸、内部街巷的形态以及现存建筑等(详见图3图4)。通过调查发现,潮州古城总体上保留了原有街巷的名称,其位置亦基本未变,古城肌理在一定程度上保存得较好。
 
表1:清代潮州七坊的基本信息

坊名
位置
长(米)
宽(米)
形状
街巷形态
厚德坊
北部
450
550
横卧“凸”字形
棋盘式
和睦坊
西部
900
300
竖“心”字形
枝桠式
里仁坊
中部
530
650
倒“凹”字形
棋盘式
艮极坊
北部
770
480
“凸”字形
棋盘式
生融坊
东部
680
220
菜刀形
鱼骨式
长养坊
东南部
870
200
菜刀形
鱼骨式
仁贤坊
西南部
1000
600
扇形
鱼骨式

  
        厚德坊位于潮州古城北部,形似横卧“凸”字形,东西宽550米、南北长450米,内部街巷为棋盘式,东至官诰巷并与艮极坊相接、西至护城河、南至上水门街西头与和睦坊里仁坊相接、北至北门,现存老太夫人古庙、惠清庵、万寿庵、许驸马府等。
和睦坊位于潮州古城西部,形似竖“心”字形,东西宽约300米、南北长约900米,内部街巷为枝桠式,东至打银街与里仁坊相接、西至护城河、南至今开元路与仁贤坊相接、北至长乐巷南与厚德坊相接,现在除西马路外基本为住宅。
里仁坊位于潮州古城中部,形似倒“凹”字形,东西宽约650米、南北长约530米,内部街巷为棋盘式,东至太平路、西至打银街、南至载阳巷和簧门亭巷、北至龙虎门,现存县学宫、潮州影剧院、福德庙、三山国王庙等。
艮极坊位于潮州古城东北部,形似“凸”字形,东西宽约480米、南北长约770米,内部街巷为棋盘式,东至护城河、西至文星路、南至竹木门街即今太昌路、北至金山,现存海阳县署、外江梨园公所、景山古庙、观音堂等。
生融坊位于潮州古城东部,形似一把菜刀,东西宽约220米、南北长约680米,内部街巷为鱼骨式,东至护城河、西至太平路、南至潘厝巷、北至竹木门街即今太昌路,现存有一处天后宫。
长养坊位于潮州古城东南部,形似一把菜刀,东西宽约200米、南北长约870米,内部街巷为鱼骨式,东至护城河、西至太平路、南至古树庙街、北至东门街,现存宝寿庵、宝华庵、集安善堂、福德古庙等。
仁贤坊位于潮州古城西南部,形似一把较为狭长的扇子,东西宽600米、南北1000长米,内部街巷为鱼骨式,东至太平路,西至护城河、南至南门、北至载阳巷和簧门亭巷,现存有开元寺、老伯公爷庙、福寿庵等。
 
        三、古城不同功能要素与街坊形成的关系
        在我国古代文献中,“城”和“市”是两个概念。“城”是指有防卫围墙的地方,能扼守交通要冲,具有防守的军来据点。《管子·度地》中说:“内为之城、城外为之郭”。《墨子·七患》中则指出:“城者、所以自守也”。“市”是指商品交换的地方。《下》中说:“日中为市,致天下之事,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后来随社会经济的发展,“城”与“市”逐渐结合在—体。从这两个字的概念,可以看出早期城市形成的渊源和其简单的结构与功能。在本文中,潮州古城是作为城市中一个完整的历史街区来论述,根据1987年通过的《保护城镇历史地区的法规》中对“历史街区”进行了解释“一切城市无论是逐步发展形成的,还是特意建造的,都是历史上不同社会的一种反映,历史地块是城镇中具有的大小地区,包括城镇的古老中心区或其他保存着历史风貌的地区。它们不仅可以作为历史的见证,而且体现了城镇传统文化的价值”。
        根据《城市空间发展论》的论述,传统城市或完整历史街区都含有以下不同功能要素(详见表2)。从这些要素入手,可以分析潮州古城不同功能要素与街坊形成的关系:
表2:城市要素分类表

要素类别
政治文化类要素
社会经济类要素
基础设施类要素
要素形式
1、官府衙署
2、楼阁亭台
3、学院书宫
4、寺庙祠观
5、兵营校场
6、官仓典狱
7、官宦大族府第
8、私宅园林
9、平民居室
10、手工业作坊
11、商业店肆
12、商务会馆
13、农地及空地
14、城墙及城壕
15、城市道路
16、城市水道
17、城市水运码头

        1、官府衙署与街坊形态的关系:
        潮州古城内部的功能分区,按传统职业的划分,可分为“北贵、南富、东财、西丁”,其中“北贵”是指古城的北面为历代府衙、县署、学宫、城隍所在,且位置又居全城之中上方,统领全城。清代潮州七坊中艮极坊的内部街巷格局就是较为规整的棋盘式,其范围内就主要包含了府县的重要官署,前为潮州府署,后为海阳县衙,署前侧有府仓,东侧为府学宫,县衙后面为县仓,署前向南伸展有府前街、仙街头交接开元前街,突出官署在古城北上方的几何中心位置。除县学宫的位置在艮极坊相接的里仁坊内,其他府县的重要官署,包括潮州府署、海阳县署、城隍庙、潮州总镇署、府学宫、察院衙的位置均在艮极坊内(如图5)。
官府衙署的存在决定了街坊内道路的等级,街坊内道路在整个街区乃至城市中的布局也影响着后来官府衙署的选址,换言之,官府衙署的定址与街坊内道路的等级密切相关,某种程度上决定着街坊和城市的整体骨架。
 
        2、民居与街坊形态的关系:
        民居是潮州古城街坊形态的一个极具代表性的组合模式,古城的“南富”是指古城南部多为豪富宅院,主要体现在仁贤坊内的“猷灶义兴甲,家石辜郑庵”十巷之中。这十巷均是实际长不超300米,宽不超5米,巷头在太平路,巷尾在西平路,贯穿二长街之间的横巷,是民居建筑较为集中的地方,巷中民居的建筑年代多为明末清初。明清时期,潮州古城的知名人物辜朝荐、夏懋学、蔡太泉、邱轩昂、陈学宽、郑崇、郑心经、翁陶丰等的宅第都在这十巷之中。这十巷名人云集、豪宅林立,其宅第可以说是潮州民居布局特点、建筑特色、装饰工艺等的一个缩影,是研究潮州在一定时期的历史、文化、科技的重要依据。长养坊内则主要是由太平路、下水门街、下东平路等主要街道围合而成的民居。
无论是仁贤坊还是长养坊,它们的内部街巷形态均是“鱼骨式”,以民居为组合单元,横向排列,前后以巷道为间隔,疏密适度,较为规整,居住环境较为宁静。而民居所处的街坊街巷给人以狭长清幽的直观感觉,在官宦大族府第前的正对大门处多设有一块照壁,使巷道突然变宽,一般平民的民居则和院墙连在一起,这样就使得坊内的街巷变化曲折,开合有序。

        3、古井与街坊形态的关系:
        井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它与建筑文化紧密结合,被用来表达一种居住的意象。古时人们逐水而居,水井的开凿便打破了人们依赖河流生活的限制,逐水而居逐渐演变成依井而居或依居凿井。古井,对于城市形态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不仅记载着一个地域建水的历史,同时也是探索古城历史的重要载体。潮州古井的建构最早可以追溯到北宋以前, 但当时人们主要是为生活而建,以实用“功利”为主要目的。据历史记载,潮州古城内有古井分布众多,宋朝时的潮州素有“三步一市,百步一井”之说,古城内很多古民居也有私井,可谓是“街巷纵横,里坊相接,井泉遍布”。为了探索古井与街坊形态的关系,选取以仁贤坊、长养坊为调查范围,通过查阅文献和实地考察,列出了坊内具有代表性的古井(详见表3)。
 
表3:仁贤坊、长养坊代表性古井基本信息表

井名
修建年代
形制
所在坊
具体位置
开元古井
乾隆乙未年(1775年)
方形
仁贤坊
太平路与
开元路交界处
义井
北宋之前始建,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重修
内圆外八角形
长养坊
义井巷口对面
四目井
宋代始建,
光绪五年
(1879年)重修
内四圆孔
外八角形
长养坊
郑厝巷口对面
开元寺古井
道光癸乙年(1833年)
重修
内外圆形
仁贤坊
开元寺
后院右侧
广源街井
不详
八角形
仁贤坊
广源街
18号门口

 
        大致可见,古井一般都位于街坊的中心地带或干道的交叉处,民居建筑等围绕这一载体,就地势自由布置,街巷形态也依水井而延伸,且古井建构形式多样,附有碑文,甚至如义井一样,蕴含着仁义相济的美好传说,具有深厚的文化意蕴。除了祠堂、宗庙等礼制建筑外,人们其他的公共活动,如休闲娱乐、集会买卖等都会在水井边进行,这时的水井不再仅仅为了满足人们取水和用水的需要,同时也成为了人们进行交流的公共场所。所谓的“市井”,即市与井的结合,说明市与井有着密切的关系,代表了一个特定的社会存在,形成了一个具有特定功能意义的空间场所,有市聚集人,从事集中的商业交易活动;有井留住人,保证生产和生活,并可以相对固定市场。因而市井是古代城市生存与发展的动因,是城市结构与肌理的重要组成
 
         4、城门与街坊形态的关系:
        城门也是影响街坊形态的重要因素,通过查阅志书,大致可知潮州古城若干城门的建筑历史(详见表4),由于城市发展的自然规律或人为因素,潮州古城的南门、北门、西门均已拆,只保存了东临韩江的上水门、竹木门、东门和下水门,而连接南门的太平路、连接北门的北门街、连接西门的西门街、连接东门的东门街,此外还有上水门街、竹木门街、下水门街等通往城门的街道自然也成为了古城的的主要道路。
 
表4:潮州城门发展历史沿革

历史时期
主持者
城门
备注
南宋淳熙初年(1174年-1175年)
不详
南:揭阳门
南宋庆元三年
(1197年)
林㟽
南:三阳门
改“揭阳门”
为“三阳门”
南宋
(1144年-1237年)
许应龙
叶观
刘用行
东:州学门、上水门、
竹木门、浮桥门、
下水门
南:小南门、三阳门
西:贡门、和福门、湖平门
北:凤啸门
东面城墙开门4个,南、西、北三面城墙开门6个,共开城门11个
明洪武三年
(1370年)
俞良辅
东:上水门、竹木门、
    广济门(原浮桥门)、
    下水门
南:南门(原三阳门)
西:西门(原贡门)
北:北门(原凤啸门)
重筑外城,开城门7个,东南西北4门增设义仓,外筑有月城
明洪武十年
(1377年)
曹贵
东:上水门、竹木门、
广济门(原浮桥门)、
下水门
南:镇南门
西:安定门
北:望京门
为城门命名题匾,改南门为镇南门,西门为安定门,北门为望京门,其余依旧
清康熙五年
(1666年)
王国光
东:上水门、竹木门、
广济门(原浮桥门)、
下水门
南:镇南门
西:安定门
北:望京门
在上水门、竹木门、广济门、下水门4门的两侧各竖石柱,凿槽安板,抵御韩江水涨入城

 
        值得注意的是七坊中的生融坊就揽括了竹木门、东门和下水门,坊内街巷形态成规整的“鱼骨式”,生融坊也正是古城格局中“东财”的所在地,潮州古城的商贸中心原在城西,但由于在城西交通运输中有重要作用的三利溪经历百年开始堵塞,而西门和北门之间的湖平门、和福门也因城墙修筑而被封住,使得城西的对外交通不便。而韩江水运的优势逐渐显露,东边四个城门对外交通的重要性得到加强,海外贸易逐渐兴起,整个城市的商业中心呈现由西向东转移的趋势。生融坊内的东街,俗称下东堤,就是今天的东平路,在东城墙兴筑之前,这里是韩江江堤,海船停泊之所。宋代,对岸的笔架山百窑村生产大量外销瓷,就从这里发运。潮州的燃料、建材靠韩江上中游山区供应,“竹木门”应该就是因为这种贸易而起名。上水门位于城北官府衙署区,商业气息相对较弱,但生融坊内的三个城门则商业味道渐浓,韩江上游运来的山货、竹木及其制品,下游的海货、食盐、鱼干之类商品,均在竹木门、东门、下水门一带进行交易。城东作为商品贸易和交通运输的中转站,商贾云集,在晚清著名地理学家王士性笔下,潮州城“闾阎殷富,士女繁华,裘马管弦,不减上国”(11),而生融坊内也多设有仓储室、酒楼茶室、旅舍会馆,如坊内的“两浙会馆”。
 
        古城内部还有许多不同的功能要素影响着街坊形成乃至整个城市的格局发展,比如集市作坊、学院书宫还有水系桥道等,它们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纵横交错、相互影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理清这些关系,对重要节点的处理、街坊的整治修复,乃至古城整体风貌的保护都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现实意义。
        如果只是通过史志文献中的文字记载来看城市街坊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显得过于抽象和单薄,但结合起地形地图、图表分析的方法,并通过实地走访街巷、对居民进行口述采访等田野考察的实践途径,或许就会惊喜地发现历史又是那么鲜活而立体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正所谓“修志以存史、存史以鉴今”,在面对浩如烟海的史志文献时,更应该多渠道地去探索它的形象性,丰富它的可读性,验证它的真实性,让史志文献更好地发挥鉴今资政的作用。
 
 
       注:   
         ①陈怿生:《潮州古城信仰场所空间衍变研究》,广东工业大学,2013.06.01。
        ②庄义青:《宋代的潮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7年。
        ③陈香白辑校:《潮州三阳志辑稿·潮州三阳志图辑稿》,中山大学出版社,1989年。
        ④⑤潮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潮州市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⑥段进:《城市空间发展论》,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年。
        ⑦黄碧源:《潮州古井建构的文化意蕴》, 韩山师范学院学报,1999年3期。
        ⑧王炎松、左宜:《“千年古井,千年古街”——述乐平老北街市井文化与城市格局》,华中建筑,2008年。
        ⑨[清]郑昌时:《韩江闻见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
        ⑩黄挺:《宋元明清间潮州城的城市形态演化》,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8.10.15。
       (11)[明]王士性:《广志绎》,中华书局,19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