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潮州概览 | 市情要事 | 方志动态 | 地情数据库 | 理论研究 | 政务信息 | 县区志鉴
 
浅谈潮州乡土教育的特色及其对地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

 

 
 
辜超淳
 
 
 
   摘要:在乡土教育中,充分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是对地方志“教化”作用的进一步发挥。潮州各类教育历来重视对地情资源的开发利用,因而形成具有地方乡土气息的教育特色。同时,教育对地方志资源的研究和开发利用使地方志资源“活”起来,赋予地方志资源更有价值的生命力。
    关键词:地方志资源 乡土教育 特色 
  
地方志具有“资政、存史、教化”三大功能,不但为地方保存了重要历史资料,也为地方的经济文化建设和发展提供了参考依据。在教化功能上,潮州现当代教育充分开发利用了地方志资源,形成了鲜明的地方乡土特色。本文试从潮州乡土教育特色浅谈其对地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
一、独特的潮州文化,是开展潮州乡土教育的知识基础
潮州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潮学知名学者黄挺教授指出,潮汕文化是汉文化的一个地域性亚文化。它继承了中华的主流文化(儒、释、道),又融合了当地特定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形成的语言、风俗、文艺及各种观念、理念。
潮州文化主要包括饮食、建筑、民间艺术、节日礼俗、信仰等。潮州文化丰富的内涵及表现形式,是开展乡土教育的肥沃土壤。在潮州古城的太平街上,耸立着几十座石牌坊,这些牌坊是一部镌刻在石头上的潮州的简明文化史。许驸马府及周边的古建筑群落沉淀着历史的记忆。金漆木雕,是全国四大木雕体系之一,其雕刻精细、金碧辉煌的工艺特色,一直延续至今。陶瓷和潮绣,其巧妙的艺术手法传承不衰,支撑着潮州瓷都和潮州婚纱名城两大城市名片,成为潮州的经济支柱产业。潮州菜和小食以其独特的风味和精巧的、多样化的制作方法闻名海内外。潮剧、潮州音乐等文化艺术承载着厚重的乡土文化信息。这些存在于衣、食、住等日常生活的乡土文化成为潮州乡土教育触手可及的宝贵资源,渗透到各个阶段的教育领域,无一不彰显着潮州文化的独特性。
二、潮州乡土教材编纂和乡土教育源远流长
在乡土教材编纂和乡土教育上,潮州有较长的历史。晚清时期,一些爱国之士在兴办新学堂的同时主张加强乡土教材的编纂,颁布《乡土志例目》,要求各地编好乡土志以适应对青少年进行爱国爱乡教育的需要。当时潮州就已经开始了乡土教材的编纂和乡土知识的传授,如宣统元年(1909)翁辉东与黄人雄合编的《首版潮州乡土地理教科书》《潮州乡土历史教科书》,林宴琼编著的《学宪审定潮州乡土教科书》。
改革开放后,特别到了20世纪90年代,潮州地区还是较为重视乡土教育的,1993年潮州市教育局教研室编写《潮州地理》,供全市初中学生地理课使用。1994年潮州市教育局教研室和潮安县教育局分别组织人员编写、出版了《潮州市乡土教材·思想品德》(六册)和《潮安县小学乡土教材·思想品德》(六册),作为小学思想品德课乡土教材。
21世纪初,教育部颁布条例,允许各地开发自己的本土教材。为让学生全面了解潮州、热爱潮州、继承和弘扬潮州优秀文化,2005年,潮州市教育局教研室组织大批人力编写综合乡土教材《潮州文化》共10册,供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二年级学生使用。之后潮州市不少学校充分挖掘潮州文化资源,开发具有潮州特色的乡土教材。如城南小学结合课题《两全两主,和谐互动》,编写了小学生古诗词音乐记忆法读本《唱唱、读读、创创》、学生课本剧专辑《舞台天地》以及《综合活动课例集》《小学生道德品质综合实验读本》等7种课程,受到国家、省级教育专家的关注与赞赏。枫溪小学充分挖掘本地区的教学资源,拓展教学内容,开发了一套具有潮州地方特色的校本教材,内容有《泥塑》《舞蹈》等,共19册。铮蓉小学把潮州传统文化、艺术引入课堂,结合学生年龄特点和认知规律,开发了潮乐、潮剧、潮绣等地方课程。2014年,潮州市城南实验中学根据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的要求,编写以潮州地理为主要内容的《韩潮溢彩》和《生活中的地理》,《韩潮溢彩》设有侨乡、农业、工业、旅游、风俗等章节。潮州市校本课程的开发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并逐渐走向成熟。
从编纂利用的参考资料看来,宣统元年出版乡土教材是以旧方志和传统史籍为主。《潮州乡土教科书》“取材悉遵郡邑志书所载”,“考据多以古籍为宗”,《潮州乡土地理教科书》取材“半出志书及参考近作,并附以游历所及之实迹”。现今的《韩潮溢彩》这套校本教材,也是以潮州市地方志资料《潮州市志》《潮州市志(1992-2005)》为编写基础。可见,潮州历来重视乡土教育,在编写乡土教材均以地方志资源为基础材料,潮州乡土教材对地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是充分的,由来已久的。
三、从幼儿到高校有序地融入地方文化教育,是潮州乡土教育的创新
潮州将乡土教育贯穿整个教育体系,编制课本、开设课程,讲授潮州乡土文化。除基础教育阶段因当前重视升学率的风气而有所淡化外,学前教育和中等专科职业教育、高等教育,都将地方文化教育融入到各个教学阶段并发挥了独特的教育功能,是潮州乡土教育的创新之举,是潮州推动乡土教育的成功做法。
(一)幼儿乡土教育,重在启蒙
在幼儿园实施乡土教育,重在启蒙,目的在于培养儿童热爱地方文化的情感。教授儿童,当然最好由就近的事物谈起。儿童较易明白和接受的,往往是身边熟悉的事物,这样的儿童教育理念,自然与乡土教育的宗旨契合。在潮州某幼儿园,教师利用下午茶时间,让幼儿先接触某种本土的小食,再介绍其制作过程,讲后老师再分给每位幼儿品尝,最后教师还在展栏摆出手工制作的小食模型。用民谣“潮州八景好风流”教学潮州八景,用《辉煌30年--潮州今昔图片集》让幼儿观察潮州城的变化,既了解潮州的过去和现在,又对潮州具代表性的古建筑有初步的认识。潮州幼儿教师不断在幼儿教学中探索利用地方志资源,选择合适的题材运用到幼儿乡土教育中去,让孩子从启蒙阶段就对潮州的地方特色有直观的认知,潜移默化,激发幼儿热爱家乡、热爱乡土文化的情感。
(二)中小学乡土教育,重在情感培养
在义务教育阶段开展乡土教育,重在培养学生热爱家乡的情感,以期将来对家乡有更大贡献。《新宁乡土地理》的作者认为,“惟是乡土固宜爱恋,而所以使人人生其爱恋乡土之心者,必自妙年始;所以使妙年生其爱恋乡土之心者,又必自乡土地理之教授始。”中小学生素质教育首要是培养学生具备一种热爱祖国的感情。爱祖国当以爱家乡为基础,不认识家乡,了解家乡的风物谈何爱家乡。
要青少年了解家乡就必须对其开展乡土教育。乡土教育是我国基础教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教育部规定:中小学生在接受各种文化课程的同时,要适当学习当地的乡土知识。一位地理教师曾感言没有乡土地理教学的话,地理科目是很难引起学生的兴趣的,也学无所用。比如在“天气”这部分教学中,课本仅有枯燥的数据,学生对此是麻木的。乡土地理则不然,根据地方气候给出数据,学生能因为身处当地而有直观、切身的感受,就有意思多了。比如对潮州的庵埠为啥盛产果脯的问题,学生很容易就会弄明白种植业和地方气候两者存在的关联。
潮州市城南实验中学《韩潮溢彩》和《生活中的地理》这套校本教材旨在让学生了解潮州的自然环境、经济状况、风俗民情,了解潮州人爱国创业的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把爱国教育和爱家乡教育结合起来,使学生知我名城、爱我潮州,做到立足潮州、放眼世界,建设家乡、报效祖国。通过学习,学生认识到自己的家乡得名于隋开皇十一年,历来有“海滨邹鲁”之称,家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也了解了潮州成为瓷都的原因是跟潮州的山土质地有关,潮州是婚纱名城与地方的人的个性有关,个性又与地理位置有关。因为古时地理位置偏远,土地有限只好深耕细作,种田如绣花,人便有了有细巧的个性,个个手艺精湛。教材也注重设计让学生亲身去实践探究的活动,如韩江水样和凤凰山区土样的取样和检测。深入了解家乡后激发学生对建设家乡的思考,教材中篇后的问题设置体现这一用意:我们为什么把韩江称为潮汕儿女的“母亲河”?治理韩江应采取什么措施?一个对本土的历史、地理更了解的学生,一个热爱家乡的学生,将来必定能为地方出力,也懂得从哪些方面发展家乡。
(三)职专乡土教育,重在传承开发
在职业专科学校实施乡土教育,重在传承开发,培养青年掌握潮州工艺技术并运用于生产实际。职业中专学校和高等专科学校,是为城市建设培养具备专业职业技能,适应社会用工需要的教育机构。学生学成后能否尽快地走上就业之路,获得用人单位的青睐,是考量职业中专学校教育成果的一个重要指标。要想培养出适应社会需要的人才,课程的设置与教授就需要和社会需求接轨。潮州职业专科教育看准潮州地方文化特色产业的发展前景,将乡土教育融入专业技能培训中去,开设了各类具有地方文化特色的课程。
潮州市虹桥职业中专学校的主要专业之一是旅游管理。在旅游专业加入乡土教育使学生全面、系统地了解潮州区域内特有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与自然风光,不仅能使学生将来更好地服务于游客,更能在旅游资源开发中找到新亮点,开发新产品。
潮州市高级技术学校开设潮州菜专业,有潮州菜烹调技术、潮州菜制作、食品雕刻、潮州小食面点制作、潮州菜宴席设计与制作、潮州工夫茶茶艺等课程。它培养出一大批从事潮州菜烹饪、糕点制作及宴席设计与制作,并掌握一定的中国及地方饮食历史和厨房管理知识的中、高级技能人才,受到用工单位的欢迎。潮州饮食不仅在本地、全国,甚至在很多有华人的国家都非常有名气,这样的专业不仅能使学生就业率提高,更能使潮州饮食的特色和制作技能得到传承和推广。学校通过将技工教育与潮州传统工艺相结合的办学模式,打造特色专业,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2013年6月,潮州市高级技术学校申请成立非物质遗产保护基地、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通过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品牌专业,扭转潮州市目前在传统产业上出现的人才队伍年龄老化、青黄不接的状况,加快传统产业高技能人才的培养,为学生在潮州传统产业中拓展宽阔就业空间提供就业技能支持。这些接受乡土特色专业教育的学生,由学校百分百推荐就业,用人单位对毕业生的需求倍率达3:1以上,与学校进行校企合作的企业达56家。2013年,学校被授予潮州职业技能大赛先进单位荣誉称号,被广东省人民政府评为广东省就业先进工作单位。
韩山师范学院陶瓷分院的办学理念是坚持教育为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立足粤东、面向广东,构建一批具有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支柱产业、特色产业)相一致的专业群体系,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培养一大批经过专门技能训练,实践能力强的应用型、技术技能型的专门人才。这种教育理念是对乡土教育更深层面的运用。学院开设了美术教育、陶瓷艺术设计、旅游管理、服装艺术设计等多个高职类应用型专业。这些专业都开设了和潮州乡土文化相关的核心课程,如美术教育专业开设潮州非物质文化专题研究课程,旅游管理专业开设潮州工夫茶文化和潮汕历史文化专业发展课程,陶瓷艺术设计专业开设陶瓷专题设计(茶咖具、餐具、卫浴),服装艺术设计专业开设刺绣(潮绣)专业。陶瓷分院实施“潮州市非遗专业人才‘3+2+2’职业技术教育体系构建方案”。 针对潮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业人才缺乏的状况,与广东省陶瓷职业技术学校、潮州市技工学校、潮州市职业技术学校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选择“枫溪瓷烧制技艺” “潮州木雕” “潮绣” “潮州菜烹饪技艺”4个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设置专业,共同构建贯通中职、高职、本科的非遗专业人才培养体系。在广东省教育厅主办的“2013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高职组广东选拔赛上,陶瓷分院在中华茶艺、导游服务等项目获一等奖一项、二等奖两项、三等奖六项。乡土特色专业的学生就业率总体达到93%以上,其中,陶瓷工艺毕业生就业率达98%。
这些有乡土特色的教育专业都是基于潮州的特色文化产业,如陶瓷、婚纱、木雕、潮绣等产业的日渐发展而相应开设的,既为本地的文化特色产业输送源源不断的技术人才,也使得这些物质和非物质的潮州文化遗产得到传承与发展。
(四)大学乡土教育,重在研究传播
在大学教育中实施乡土教育,重在研究传播,提高潮州文化的学术水平,发掘潮州文化的社会作用。在韩山师范学院,潮汕区域文化研究是学术传统。早在20世纪初就开先河,从韩山书院掌教丘逢甲,到民国初年的温廷敬校长、翁辉东两位前辈,再到饶锷、饶宗颐父子,都是现当代的潮学研究的先行者。这一优良传统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得到发扬光大,1991年,学院中文系设立“潮汕文化研究室”,后更名为“潮汕文化研究中心”,把潮州文化研究和教学活动正式列入办学轨道。2002年,为加大支持区域研究工作力度,学院建立 “潮学研究所”。2008年,学院与潮州市政府合作成立市校共建的“潮学研究院”。
潮州文化孕育了韩师,韩师的本土化教育也进一步成就了“潮学”研究。韩山师范学院根据地域文化研究特点,开设研究课题,引导鼓励学生开展田野调查、社团活动。如调查韩江水质、粤东外来入侵植物等以地方文化为主题的活动,并形成调研报告,递交给市政协等部门作为参考信息。1987年,以政法、历史、中文系学生为主成员的“潮风”学社,坚持学习研究潮汕文化。潮风社团主办的载有其调查研究成果的学术研究刊物《潮风》,被一些大学图书馆收藏。韩师于2002年将学生的几十篇有创见、有新意的小论文、读书札记和调查报告编成《斯土斯民—“潮汕历史文化”“ 潮汕地方史” 选修课学生作业选编<一>》。2008年学院精心选编了部分同学参加全国、广东省以及学院“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关于潮汕区域文化的优秀作品结集成《潮汕区域文化研究》和《潮汕区域文化研究②》,这些都是韩山师范学院对潮汕文化研究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展示。潮州文化研究在韩师这座一百一十年的学院蔚然成风,“潮学研究院”是广东省特色区域文化研究基地、广东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和广东省非物质文化研究基地。潮学研究和教学成为韩山师范学院办学的显著特色,与国际潮学研究会合办的《潮学研究》已成为国际潮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学术园地。潮学研究已成为《韩山师范学院学报》的特色栏目,在全国区域研究中处于领先水平,并在海内外,尤其在东南亚地区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获得“全国地方院校学报名栏”的称号。
潮学研究院成立以来,举办和协办了多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如 “饶宗颐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三届潮学国际研讨会” “第七届潮学国际研讨会” “韩愈国际学术讨论会” “潮汕历史文献与文化学术讨论会” “丘逢甲学术讨论会” “中国地方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等。随着历史文物的不断发现和整理,与会的各地学者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取得了卓著的成绩,形成了具有真知灼见的研究成果。高规格的研讨会和著名学者的讲座无疑拓宽了韩山师范学院的学子在潮州文化研究领域的视野的研究领域。
韩山师范学院根据潮州经济发展和需求设置学科专业,是本土化人才培养的又一重要举措。学院根据潮州菜在中外华人的饮食文化中的地位,开设了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烹饪工艺和营养专业。根据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潮州“旅游旺市”的发展战略,开设了旅游管理专业。根据“中国瓷都”潮州对陶瓷专业人才的需求,开设了陶瓷艺术与设计专业。韩山师范学院一些应用型专业虽然历史不长,但所培养的学生深受用人单位欢迎,就业率在全省地方高校中居于前列。
韩山师范学院利用研究成果开设专门课程,通过“平台+模块”的人才培养模式,将地方文化研究的成果融入到通识模块课程教学之中。建设特色重点科目是韩师学科建设的重中之重,而且已经初见成效,“专门史(潮汕历史文化)”学科是省级重点特色学科。从1986年开始,韩山师范学院将潮学文化研究成果编成教材,开设《潮汕地方史》课程至今,是全校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曾被广东省教育厅列为“精品视频公开课”。学院还设置了不少关于地方文化的专业选修课,如《潮汕民俗研究》《潮州区域史研究》《潮州音乐》《潮州大锣鼓演奏》《潮洲话播音》《潮州地方导游实务》。一系列地域特色课程的开设,培养了学生对潮州历史文化和地方经济建设的兴趣,学生或搜寻民间文本,记录口述历史,以一种近距离的视角,触摸到历史、文化、政治、经济与社会,体验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提高了研究能力,有助于回到家乡,扎根基层,挖掘和开发自己家乡的丰厚特色资源。学生把调查的第一手材料整理成报告或论文,也是学术能力的培养,其调查的成果对教师的研究也起到补充新材料、提出新见解的作用。
四、充分利用丰富的地情资源,拓展具有地方特色的新型教育事业
在强调素质教育的今天,潮州教育积极挖掘和充分利用当地有利于对学生进行乡土教育的地情资源,整合成具有潮州乡土特点的教学材料和教学模式。从幼儿到职中,再到高校教育,开设了不少突出地方特色的乡土教学课程和专业,对学生进行生动活泼的乡土教育,不但加深了学生对本土文化的认知,传承了乡土文化技能,更增强学生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培育民族认同感,最重要的是促进了潮州教育事业的创新。
在潮州幼儿咬字未清的口中,经常可以听到一些歌谣,如“潮州小食品种多,数来数去一大箩,春饼、朥饼、腐乳饼,管煎、蚝烙、猪脚圈,还有鸭母潋和牛肉丸。煎、烙、煮、炊、炸,酥香甜,样样有,过好食,过好食。”潮州小食品种、煎煮技巧,味道特色全部融入到歌谣中;“千年的歌谣,唱啊唱潮州,潮州个小食啊,真个过好食。冬节哩梭圆,过年做鼠壳粿,大家拍手笑呵呵,笑呵呵。”本地节日风俗通过歌谣传唱方式传授给孩子,将潮州本土的特色文化融汇进朗朗上口的儿歌,对小朋友来说,通过歌谣的形式去学习这些身边熟悉的本土风物或习俗,其乐趣是学一首冬天雪花飘的儿歌所不能比拟的。这些歌谣一部分已经不是潮州口口相传的传统歌谣,而是在幼儿乡土教育过程中诞生的新品种。幼儿教育者在乡土教育活动中不但充分利用地方志资源,还根据幼儿启蒙教育的实际情况,对地方志资源进行再创新,如给乡土歌谣配上旋律,编排成舞蹈,是对地方志资源开拓创新,是一种新鲜血液的补充。
对家乡有认知的人才会热爱生养自己的土地,才会对养育自己的山川有情感。国家教委指出,“积极挖掘和充分利用当地有利于对学生进行教育的实际资料,对学生进行生动活泼的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和中国文化传统教育,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义务教育阶段利用方志中所蕴含的丰富信息资源编写乡土教材是开展乡土教育行之有效的办法。地方志资源对教育者的教研课题和乡土地理、历史教材编写有很大帮助。如潮州市城南实验学校的校本教材(地理)就是参考地方志的环境资源、农业、工业、旅游、地理、民俗篇编写的。教育部门利用本土资源建立乡土文化教育基地,教师利用大量地方志的资料充实乡土教材,让学生认知脚下的这片土地,深爱养育自己的土地。
乡土历史教育可以利用地方志资源丰富其教学方式和内容,如根据志书提供的资料、线索带领学生参观韩文公祠,认识韩文公,解析潮州山水易姓“韩”的原因,也让学生知道潮人善于感恩以及感恩的表达方式。中国人讲究自己的“根”,这“根”有历史的根,大部分华侨不会随意忘记自己的“根”,即可理解为不会忘记自己家乡的历史。我们的地方志保存历史记忆,乡土历史教育负责将地方历史记忆传播给后代。有历史记忆的人才不会随意破坏历史建筑、文化,无疑对地方历史文化资源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保护。
在职业技术学校开展地方特色的技能课程,除了教师外还需要和专业相匹配的教材。如潮州菜专业,教师曾苦于没有合适的教材,虽然粤菜烹饪类书籍可以借鉴,但是不能照搬。潮州地方志潮菜系列的资源十分丰富,如《潮州菜与潮州筵席》《潮州菜谱》《食在潮汕大十潮菜、十大名小吃》。教师根据自身的技艺,结合地方志资源,总结编写出校本教材。如潮州高级技术学校潮州菜专业教师编写的《食品雕刻与象形拼盘》《潮州菜大全》《潮州小食》《菜肴实训》,服装艺术设计专业的吴桂吟和吴丽玉老师主编 《婚纱晚礼服结构制图》,工艺美术组的林熙、郑烨娃教师编写的《麦秆画工艺制作》。有了系统的地方教材,学生就能掌握系统的、具特色的专业技术,走上就业岗位后备受重用。旅游专业的教材借助地方志资源更是得天独厚。旅游是集吃、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活动,是人们满足求知、求乐、求异、求新的活动。旅游者不仅要了解旅游地的外部特征,更重要的是要了解旅游地的历史渊源、文化内涵等在风景名胜中无法直观的东西,这就需要借助导游书,而地方志便是导游书中很重要的一种。近代著名语言文学家黎锦熙指出地方志可为“旅行指导”,乌以凤也称,“山志所以纪山河之胜概,详人文之政迹,标营建之兴废,述物产之丰藏,使留心地理者展卷了然,……欲登游可以按图选景。”因此,视地方志为一种高级导游书或旅游通览也不为过。如饶宗颐总纂的《潮州志》中的《山川志》记载了干流、汕头港及其附近岛屿、潮州山脉,《风俗志》载有特别饮食、娱乐种别等。1999年由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出版《潮州通览》,其中的“文化名城一百题”涵盖古今潮州的自然资源、名胜古迹、名人事迹和风俗技艺等内容,就是一本全方位介绍潮州的导游书。《潮州市志》有旅游、名胜古迹、民俗篇。《潮州市志(1992-2005)》设有文化遗产篇,它们不仅详尽记载了风景区景点的分布情况、交通设施、旅游管理机构,还记载了特有的民俗风情、饮食娱乐特色、名胜古迹的诗词题记,能够满足游客对高品质旅游的全部追求。地方志资源可以说是职业专科技术学校开设乡土特色专业强大的文化支柱。
在大学开设地方文化研究和课程,学生对区域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乡土文化的丰富多彩、深厚历史会有进一步的认识,必将用热情的眼光重新审视自己的家乡。韩山师范学院的前身,是宋元祐五年(1090年)潮人为纪念韩愈而创办的韩山书院。韩愈治理一方,从利用地志资源入手,《永乐大典·潮州府·历代序文》记载:“潮有图经,由来尚矣。昔昌黎文公将至韶石,贻诗于郡侯张端公:‘愿借图经将入界,一逢佳处便开看。’”以韩愈为榜样的韩山师范学院也重视利用地情资源对学生进行乡土教育,使学生成为知地情、会实践的人才。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的学术传统有两个很重要的特色:重视“原生态”地方文献的收集和整理,使研究有扎实的根基;重视与地方学术机构的合作,服务地方文化建设。可见,地方志机构和地方志资源可以为地方文化研究提供大量的、高质的、更可靠的研究基础资源。《潮州志》《古瀛志乘丛编》《韩江闻见录》《潮州音乐研究》《潮乐问》《明本潮州戏文五种》《潮剧剧目汇考》《潮剧闻见录》《潮剧溯源》《潮州古谱研究》《潮语僻字集注》《潮州瓷说略》《工夫茶与潮州朱泥壶》等是潮州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基础材料。凤凰山革命纪念公园、涵碧楼等红色传统教育基地,陈复礼摄影艺术馆、陈其铨书道馆等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韩文公祠碑林、潮州笔架山宋窑遗址等是进行潮州文化研究田野调查的对象。潮州乡土文化研究成为很多本地大学生和潮籍在外求学学子论文研究的方向。与此同时,具备地方特色的研究成果又能不断充实地方志资源,大学的地方文化研究和课程,不但使地方志资源得到最充分地开发利用,也推动地方志资源的开拓。
耕田始于播(播种),而成于收(收获),编志书则过程在于收(收编),作用于播(传播)。潮州地方志机构不断地整理旧志,编修新志,保存一方土地的点点滴滴。潮州教育充分地对地方志资源进行开发,或编写校本教材,或改变教学模式,在各个教育阶段开展乡土教育,有利于一代又一代的潮人了解乡土历史、关注家乡现在,保护与发展我们的未来。乡土教育关注的是地方的历史与文化,传递的是颇具地方特色的乡土知识。充分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深入挖掘乡土文化,推动乡土教育的发展,对潮州的教育来说是一种创新和发展。能对潮州的乡土教育事业发展做出贡献,对地方志资源来说是价值的体现,是地方志资源的巨大贡献。
 
注释:
①程美宝《由爱乡而爱国:清末广东乡土教材的国家话语》,《历史研究》,2003年第3期。
②雷泽普《新宁乡土地理》,出版地不详,宣统元年(1909)初版,《自序》。
③④引自潮州市中心幼儿园教师教学内容。
⑤《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课程计划(试行)》,国家教委,1992年。
⑥选自孙文飚《略论地方志与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江苏地方志》,2006年第2期。
⑦明《永乐大典·十三萧·潮字号》,1956年中华书局影印本。
参考文献:
[1](清)翁辉东、黄人雄:《海阳县乡土志》,清光绪三十四年影抄本。
[2]饶宗颐:《潮州志》,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2005年。        
[3]《中国地方志》,2001年第6期。
[4]《福建史志》,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出版编,2004年第4期。
[5]《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01年。
[6]潮州市城南实验中学编:《韩潮溢彩》,2014年。
[7]《》,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古籍整理研究所新西部:理论版,2011年第5期。
[8]陈卓坤:《潮汕乡土教材文化述略》,潮声网,2010年5月。
[9]广东省曲江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曲江乡土志》,1987年12月。
[10]林伦伦、詹必富主编:《潮汕区域文化研究②》,花城出版社,2013年。
[11]王晶主编:《潮汕区域文化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2008年。
 
 
                                          (本文获2014’广东省地方志理论研讨优秀论文评选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