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改革模式

改革开放初期,国务院计划由国务院价格研究中心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测算理论价格,以理论价格为尺度,全面调整价格水平,建立一个反映价值和供求关系的价格体系。实行全国统一安排、齐步走,一次又一次地出台调价方案。广东省在执行中发现,这种调价措施并没有触及僵化的计划价格体制。1982年11月,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杨德元在全省价格改革理论研讨会上指出:“价格改革要按照价值规律办事,这是方向,具体的改革目标模式,要靠我们在实践中探索。”省社科院研究员卓炯提出:“价格改革要按商品经济要求,引入竞争机制。”1983年2月,深圳市召开经济特区价格改革理论研讨会,第一次明确提出建立“宏观调控下,市场价格为主”的价格改革目标模式,得到省委、省政府的批准,在深圳经济特区先行先试。在省派出的特区改革工作组实施“物价工资同步改革”的措施中,从1984年8月1日起放开竞争性价格,取消购销价格倒挂和财政补贴的同时,实行新工资制度,并获得成功。以深圳经济特区探索成功为突破口,为全省先走一步的市场化价格改革提供经验。

1987年10月,中共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建立“少数重要商品和劳务价格实行国家定价,多数商品和劳务价格放开实行市场调节”的目标后,广东省在实践中认识到“少数重要商品和劳务价格”的内涵应是具有“垄断性、强制性、保护性、公共福利性的商品、服务、生产要素、基础设施的价格”,仍由政府定价、管理,而“多数商品和劳务价格”的实质是指具有竞争性的商品、服务、生产要素、基础设施的价格或收费,应放开实行市场调节。

1989年,广东省在全国率先探索出市场取向的价格改革目标,走出一条“放调结合,以放为主,放、调、建、管相结合,稳步前进”的改革路子,有重点、有步骤、稳妥地进行价格改革。

“放”的主要内容是对原来实行政府统一定价、调价的经营性收费项目中,属于竞争性的逐步放开实行市场调节,收费标准由经营者在合理成本基础上,根据供求关系的影响和国家法律、法规政策的规范,自主制定和调整。

“调”的主要内容是对原来政府统一定价、调整的经营性收费项目中,属于垄断性、强制性、公共福利性和保护性的项目仍然实行政府定价,调价管理的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的按照经营性收费项目标准之间,及其与整个国民经济价格体系之间的合理比价、差价关系进行合理调整。

“建”的主要内容是对计划经济理论上排除在商品关系之外的生产要素、自然资源、环境保护、基础设施等不计成本、没有价格、不收费、无偿使用,或成本、价格不完全,无法补偿耗费导致无法发展的经营性服务业,建立起合理的“以业养业”的价格、收费机制,促进经营性服务业和整个市场经济的协调发展。在全国率先把道路桥梁、港口、机场、电信、电力等原来无偿使用或价格偏低的基础设施推向市场,采取合理的收费、价格机制。

“管”的主要内容是在市场化改革中建立起新经营性收费管理体制的基础上,对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实行“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同时,对放开实行市场调节的经营性收费,实行宏观调控、间接管理的制度,采取法规手段、经济手段、必要的行政手段规范收费行为,保持收费标准合理比价、差价关系和收费水平相对稳定。

1993年,广东省确立价格改革的目标,建立既放得开又管得住的主要由市场调节的价格形成机制和有效的价格调控体系,做到政府调控市场,市场形成价格,价格引导调节经济。为实现这一改革目标,广东省理顺了价格关系;加快生产要素市场化进程;建立和完善价格宏观调控体系;按照垄断性、强制性、保护性和公用福利性的原则,加强价格管理;加快价格立法;加强价格监督检查;加强国内外价格接轨;强化服务职能。

“九五”时期,重点是加速建立市场价格体制和机制,增创广东价格新优势。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