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财务管理

(一)定额流动资金管理

1981年,国家对所有企业实行国家核拨流动资金有偿占用办法,促使企业采取措施加强流动资金的管理,加速资金周转,建立健全各项财务制度。但在新建、扩建的企业普遍存在流动资金紧缺的问题。据对34家新建、扩建企业统计,共需流动资金3亿元,至1986年3月只解决9003万元,对发挥这些企业的经济效益产生一定的影响。

在基本建设方面,以往是审批项目确定后,由国家拨款。1985年,国家对基本建设管理体制进行改革。规定国家及省财政投资的建设项目都要按照资金有偿使用原则,由财政拨款改为银行贷款即“拨转贷”制度,受贷款的企业投产后,贷款数项、利息,在还款期限内由项目投产新增利润归还。实行流动资金有偿占用和基本建设“拨转贷”后,企业向国家贷款额增大,贷款利率由4.20%增至6%,全省纺织工业企业贷款利息逐年增多,纺织工业系统贷款利息,1980年为348.40万元,1984年为2180万元,1985年为6538万元。

1989年,各级纺织主管部门和企业针对资金不足的困难,采取多渠道筹集资金。在金融部门的支持下,通过各级纺织主管部门和企业的共同努力,全年共争取启动资金约1亿元,使资金不足的困难有所缓解。1990年,资金供应仍然紧张,全省工业需要流动资金60亿元,可供贷款只有20.60亿元。1991年,为搞活国营企业,国务院和省政府在金融等方面先后制定许多政策措施:如企业报经地方财政批准,可以按销售收入的1%以内或不少于留利的10%提补流动资金;对经济效益好,又有消化能力的国营大中型工业企业,在保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前提下,可按最高不超过销售收入的0.50%比例,增加技术开发费。

1992年,国家通过两条措施管理固定资产投资,一是建立政策性银行,把资金集中起来控制使用。二是上新项目必须坚持3条原则:(1)不能搞无本投资,新建项目必须具备一定自有资本金才能申请银行贷款;(2)不能挪用流动资金贷款搞投资;(3)新建项目必须打足铺底的流动资金,没有流动资金不能开工。这些规定和措施,对新建项目和技术改造所需的资金来源,进行宏观控制。

1994年,银行利率在银根收紧后升幅较大,集资利息更是竞相攀高,企业资金的利率比1993年年底普遍提高0.3%~0.4%。当年,国家进行金融体制改革,企业间新的“三角债”进一步加重。全省纺织工业企业流动资金缺口达54亿元,资金的紧缺和利率的提高,使一些企业无法正常经营,一些原来效益较好的企业也逐渐失去承受风险的能力。

1996年4月,广州、深圳被列为国家优化资本结构的试点城市;1997年3月,增加佛山、汕头、韶关和湛江4个市。根据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城市有关规定,广东省落实有关优势国有企业兼并困难国有企业的优惠政策;将1985—1992年实行的基本建设“拨改贷”资金本息余额转增国家资本金政策,优化企业资本结构,对企业进行增资减债、重组、改制、改造;进一步配套完善转制、解困、转产、转厂政策措施,保证结构调整顺利进行。

(二)成本核算管理

1984年,纺织工业部颁发《纺织工业定额成本考核办法》,省纺织工业公司结合广东的实际情况,制定《关于开展目标成本管理试行办法》,推行目标成本管理。鉴于棉纺织、毛纺织、印染3个行业已制定出定额成本标准,于1984年6月首先在棉纺织、印染两个行业推行,然后全面铺开执行。

(三)企业利润留成制度

1979年,广东省在部分国有企业实行利润留成办法,盈利的国营企业可以留部分利润,作为企业发展基金、职工福利基金和职工奖励基金。

广东省纺织工业企业留成一般都偏低。1985年,广东省纺织工业系统国营企业创税利36066万元,人均创税利3236元,人均留利541元(全国国营工业人均留利740元)。1986年,人均留利下降为472元。1987年有所好转,全省纺织工业系统留利13013万元,人均留利718元,接近1985年全国国营工业人均留利的水平;系统内国营企业留利8706万元,比上年的5363万元增长62.33%。

(四)税收优惠政策

1983年3月,财政部印发《关于集体企业由于化纤织品降价生产经营发生困难可适当给予减免税照顾的通知》,国家于1983年1月统一降低化纤产品的价格后生产经营发生困难的企业,可向当地税务机关申报适当给予定期减征或免征工商税的照顾。

1985年,国家实行纺织品出口退税政策,即在纺织品出口后退还生产环节所纳的产品税或增值税。1985年9月,财政部等部门规定,对利润偏低的棉纺行业的部分纯棉纱、纯棉印染布实行减税措施。1987年,具体规定退(免)税办法。广东省纺织工业系统由于免征国营企业调节税,减征增值税,从1986年至1987年上半年,全省纺织行业减税增利6000万元。深圳经济特区在税负方面享受更优惠的政策,特区内的纺织工业企业缴纳国营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15%(内地为55%);“三资”企业合作经营期在10年以上的,还可申请2年免征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或外国企业所得税,3年减半征收。内联企业可申请1年免征国营企业所得税,2年减半征收。内联企业盈利返回内地,征收20%的国营企业所得税。

1991年,国务院制定有利于搞活企业的税收政策,规定属于国家级新产品的,可申请减免税;进口原料物资可以申报临时减少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

1994年1月起,国家实行税制改革和分税制,内资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率统一为33%,同时取消国营企业调节税、国家能源交通重点建设基金和国家预算调节基金,企业照章纳税。减免税的权限统一由国家规定,省里没有减免税的权限。

(五)价格改革

1984年6月前,纺织产品价格一向由国家审定,企业不能自定价格,这种做法难以体现优质优价,使一些纺织产品价格背离价值。1981年,化纤产品仍是60年代定的价格,在调低13%后仍显偏高。1983年,化纤产品再降价28%,纯棉织品提价21%。

1984年6月,国务院批转国家物价局《关于进一步贯彻纺织品按质论价政策的暂行规定》,规定获国家金、银质奖产品及纺织工业部、省、市评出的优质产品,可以加价,幅度分别为15%、10%和5%;新产品和工艺复杂、花色新颖、市场适销对路的产品,在当时出厂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对花色陈旧、滞销的纺织品可以下浮10%;质量低劣产品,实行惩罚价格,把出厂价降至工厂无利以至亏本的水平。

1985年,扩大优质加价范围,并对棉、化纤织成的花布和经纬编织物实行花色差价及款式差价,价格可上下浮动。优质加价,使产品不断开拓,当年广东省纺织工业系统试制“四新”产品6427个,投产3792个,获国家、部、省优质产品奖43项,是实行纺织产品按质论价政策的暂行规定后,获奖项目最多的一年。

1986年1月,国家物价局进一步扩大纺织品按质论价范围,对棉纺织品、针棉织品中所有市场销售最终产品实行优质优价;地方管理价格的人棉、粘棉等棉纺织品和针棉织品,优质加价及花色差价由地方自行规定。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