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 镜 尧

梁镜尧(1899—1945年),字景唐,广东顺德县高村人,出生于澳门。3岁随父母

赴东三省和日本,9岁返澳门就学,曾拜新会宿儒陈子褒为师,学习后汉之气节与宋明

之义理。后随父母北迁天津,就读南开中学,毕业后在法租界攻英文。民国8年(1919

年)进北京大学,民国14年毕业于英文系,到山西省太原中学任教。民国15年冬返

粤。民国16年任广州市教育局视学。自此以后,曾先后到市公安局、电政局、举校等

单位作秘书、课(科)长、教员等工作有9年之久。民国26年任广州纺织厂总务课长,

次年10月20日,日本侵略军入侵市郊,梁镜尧不让纺织厂设备资敌,亲自埋放炸药

后,才步行至黄埔碧纱乡,在纱厂工友家躲藏了40天。后逃难到香港,闲居了两年。

民国29年冬由香港人内地到曲江县,任第九战区上校参议闲职。民国30年夏,兼任仲

元中学校长。

梁镜尧治校,严于律己,事必躬亲处理,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来爱护,常说;“此

亦可以有为也!”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子弟,督促他们学习,照顾他们的起居饮食。选聘

教师必学有专长,教得其法为先决条件,经常下到课室检查教学情况,或好或差,必查

找原因,吸取经验教训。故此,教师们兢兢业业于教,学生们勤勤恳恳于学。由此出

现:多数学生有余力预习下一学期的新课,跳级、提早升大之风亦劲。于是,仲元中学

教学俱优的声誉,名扬全省。

梁镜尧为人正派,在三任广州市公安局秘书时,能抵制国民党官场的腐败风气,没

有亲戚故旧敢向他托情送礼;任广州纺织厂总务课长时,厂区被日机轰炸,他自己也受

伤,却不顾个人安危,先把受伤工友送医院急救;在仲元中学任内,对上级布置监视进

步学生的“任务”“却阳奉阴违”,“视而不见”,不予加害,反而保护。当时和他一齐留

守护校、身受重伤的许家宝(共产党员)老师回忆说:“……他(指镜尧)明知我(指

许)是在南雄被追捕来的,黑名单上有名,但他容纳我,没有监视我,反而对我亲近照

顾。有一次梁校长对我说,‘你要怎样教学生可以,但不要在校内搞游行、示威、罢课

等活动,因为这太公开了,使我难办,你也不好。只要教好学生,也是培育人才’。”梁

平常对学生说:“老师责备学生,犹如‘三娘教子’,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使学生探

受感动。当日本侵略军迫近粤北之时,他教育学生:“倘果有变,我当作总指挥官,领

你们至莲花山作殊死战。我们是读书明理之人,怎可作无意义的逃遁!必抵抗才有意

义。抗而不敌,其逃,乃有意义之逃。若闻风先遁,岂大丈夫之所为哉。”民国33年冬

日本侵略军进犯粤北,上级着令停课疏散,他送公物及教职员家属疏散到仁化县南头

乡,自己带着妻子和30多名不愿离校或有家归不得(家在沦陷区)的师生留守学校,

并向当局请求加入曲江城防队伍,成立仲元分队,收集学校军训枪枝80余杆分发留守

师生放哨站岗,保护学校。民国34年1月24 日晨,日本侵略军迫近校区,梁镜尧首先

鸣枪拒敌,抵抗约半小时,掩护留校妇幼撤退毕,日本侵略军冲进校区放枪扫射,他的

长子梁铁和另一教师、同学不幸阵亡,他亦弹中双目仆地,被日本侵略军冲入再枪杀至

死(一说是被诱降不屈遇害),幼子梁元博也被日本侵略军连刺两刀和用枪托猛撞脊骨

至昏,虽虎口余生,亦已终生残废(即今之自学成才的著名海洋学家梁元博教授)。梁

镜尧一家5口,御侮护校,两死一残。他成仁时,年46岁,国民政府把他列入抗日阵

亡烈士史籍。1986年8月,民政部追认梁镜尧、梁铁为革命烈士,发给证书,同时发

给梁元博特级残废证。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