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黎 族

(一)跳竹竿

  跳竹竿,黎语称“卡咯”,意思是夹着(东西)不放松。这项活动主要流行于海南岛黎族地区,最早见于清代光绪年间的典籍。而据黎族民间传说,远在他们的祖先懂得上山打柴时便已兴起这项活动了,故又称“打柴舞”。过去举行这项活动,带有一定的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色彩,特别是在“美孚黎”分布地区(即海南东方县一带),跳竹竿活动最为盛行,一直流传,已成为黎族地区普遍开展的体育娱乐项目。每逢黎族的民间传统节日,如正月十五、三月三的夜晚,在酒足饭饱之后,人人穿起节日盛装,拥至村前寨后的草坡上燃起篝火,打着火把,跳起竹竿,借此告祭先灵,祈求风调雨顺,往往由黑夜跳到天亮才结束。开始,跳竹竿的只是青壮年男子,后来发展到女子击竹竿男子跳,其后又演化为男女一起跳。如今,黎族的男女老少都喜跳竹竿,且不限于传统节日,每当喜庆日子都有人以此作乐。

  跳竹竿以海南岛盛产的毛竹、金竹作器材,以两根4至5米长的竹竿作枕竿,相距约2至3米平行放在地上;另以8根长约2至3米的竹竿平行放在枕竿上作为打竿。8名击竿者分成4人一排,相向跪在枕竿的外沿,每人两手各握一竿,在音乐、锣鼓的伴奏下,相对的两人按着节拍、鼓点,不断将手中的两根竹竿一分一合、一高一低地在枕竿上击打、滑动,发出“呱哒、呱哒”的声响。跳竿者4至5名则随着竹竿的高低分合,有节奏地雀跃其间,并做出磨刀、筛米、穿门、鹿跳等各种姿势。

  按传统竞赛规则,击竿者依次作跪、蹲、站三种打法,节奏越打越快,难度越打越大;而跳竿者若有谁的脚、腰、颈被竹竿夹住,就要被人用竹竿抬出场外,受围观者取笑;而经跪、蹲、站三种打法都能巧避过关的跳竿者,则获本次优胜,被人用竹竿抬起以示庆贺。三种打法跳过一轮后,击竿者与跳竿者可以互相轮换,围观者也可以陆续加入活动。

  跳竹竿活动要求动作敏捷利落,反应灵活,优美舒展,还要具备一定的音乐素养和舞蹈技巧,无论对锻炼身体,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和艺术技能都颇有实用价值。在1982年第二届和1986年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跳竹竿被评为优秀表演项目和“精选集锦表演节目”。

(二)打花棍

  打花棍,黎族人称“打狗棍”,在海南岛黎族聚居的地方颇为流行。农历的每月十五前后,在月明星稀之夜,黎族的青年男女聚集在约定的场地打花棍,往往通宵达旦地玩,尽兴而归。

  “打花棍”始于何时,史籍未曾记载,但流行已久。据黎族民间传说,很久以前,有两人小伙子同时爱上一姑娘,都托媒来说亲,姑娘及其父母无法拿定主意择谁为婿。当月十五圆的晚上,两个小伙子都不约而同来到姑娘家里,姑娘父母急中生智,让其女拿一根长约6尺拇指般粗的木棍居中,请两个小伙子分别站在其东西两边棍子够得着的地方,并规定两人不得跑出以棍(为半径)画的圈外。接着,姑娘便开始抡起棍子,时而上下左右点打,时而来回、旋转横扫。两个小伙子则随着姑娘打扫招数的变化,在圈内左右前后跳跃、闪避。其中一人多次被棍子扫到或打着,被迫跳出圈外,另一小伙子则灵巧地闪、跳、即使偶尔被棍子触及也坚持留在圈内,终于被选中为姑娘的夫婿。围观者看着这扣人心弦的竞争,也在情不自禁地喊着、跳着。打这以后,村里的男女老少也都学着嬉戏,逐渐成为一种体育娱乐活动而流传下来。

“打花棍”的基本打法有:点打、来回扫、旋转扫等。基本跳法有:左右跳、前后跳、跨步跳、转体跳等。参加人数两人到十几人不等,一般一人站中间打、扫棍、其他人在圈内作各种跳、避动作,以始终留在圈内并被棍触及次数最少者为优胜。在流传过程中,各地的器材和跳法不一,但打法大致相同。有的用2~3米的藤条(或绳子),一端系着0.5米长的小木棍作花棍,或以长竹竿代替。有的还在棍(或竹)上缠上五色花纸。除了一人打,一至两人跳外,还有众人围圈跳,手拉手跳,跨步跳,追逐跳等。打花棍流传在黎族地区,不仅是一项热闹有趣的健身娱乐活动,而且往往是黎族男女青年选择意中人的一种方式。由于打花棍对提高青少年的灵敏性、柔韧性、协调性和跑动能力均有锻炼作用,场面生动有趣,被广为流传。

(三)打狗归坡

  打狗归坡又称“打狗上坡”。是海南三亚市鹿回头一带黎族人民喜爱的传统体育活动,有点类似近代曲棍球比赛。

  据黎族民间传说,在很久以前,人们在田里收割,为了娱乐,有人用椰子树叶编成球,在收完稻子的田里踢打,因稻根、泥巴缠阻,多有不便。后有人砍来树桠杈,削成近似曲棍形状用以击球,并逐渐形成今天的比赛方式。赛场大小因地制宜,人数不限,分成两队。在推举出来的裁判员宣布开始后,双方竞逐争球,用曲木棍击打传接,凡把球赶到对方的底线便算得分。竞赛时间长短由双方商定,以得分多的队为胜者。比赛结束后,负方队员背着胜方队员退场,胜方队员则在其背上挥舞球棍吆喝欢呼,场面饶有趣味,因而取名“打狗归坡”。

  “打狗归坡”生动有趣,简单易行,集竞技与游戏于一体,因此受到当地黎族青少年的普遍喜爱。后来,人们受足球运动的启发,在场地端线增设球门,球也改用打鱼用的轻木或泡沫浮子制作,不仅在收割后的稻田比赛,也在其它空旷场地比赛。

(四)钱铃双刀

  钱铃双刀又称“钱串双刀”。据黎族民间传说,很久以前,有两名勇武有力的黎族男子同时爱上一姑娘,其中一人很谦逊,一人很骄傲,姑娘出主意让他们俩比武择爱。结果,谦逊的持钱铃者战胜骄傲的执双刀者,获得了姑娘的爱情。其后钱铃对双刀便逐渐演变成传统武术项目。

  这项活动一般在黎族的喜庆日子进行,使用的器材为钱铃和双刀。钱铃是一根长约2尺的小筒,中间雕空,内串铜钱十几枚,摇动起来发出整齐铿锵之声,故又名钱串;双刀则是牛耳短刀。参赛者在村中晒谷场等空地上表演时,随着围观者有节奏的喝采声,一人手持双刀以勇猛刚劲之势向对方扑刺划戳;另一人则手执钱铃左跳右跃,灵巧闪避、隔挡。该项目有一定的对练套路,往往点到辄止,器械不接触对方身体。表演者以进退有度,动作矫健为优。一般每对依次上场表演,但也有数对同时登场对打的。

  这一项目表演性强于竞技性,有惊无险。黎族村落中有人结婚时更往往以此助兴,并多为黎族青壮年男子所喜爱。

(五)穿藤圈

  穿藤圈,黎语称“盖冽”,即穿标之意,是海南黎族青少年普遍喜爱的一项体育活动。

  在古代,生活在深山密林中的黎胞,常以石块、长矛、飞标捕杀野兽和打击敌人。为此,他们常以藤制的圆圈抛滚来作为走兽,彼此训练和比赛投掷本领,后来逐渐演变为“穿藤圈”这项民间体育竞赛活动。在黎族民间传统的“三月三”节日里,黎族男女青年常以“抛圈招射”的方式来穿针引线、选择情侣。

  “穿藤圈”男、女、人数不限,可进行单人或集体比赛,集体比赛人数应相等。所需的器材是用红藤制成直径为0.8--1米藤圈若干个,以及若干根长约2米的竹或木质标枪,或拴着麻绳的木块(也可用拴着绳线的布球替代)。

  比赛前,在一块空地上划两条长约20米、宽约2米的平行线,作为藤圈滚行直道,距离直道右(或左)侧约10~20米处,再划一条与直道等长的平行线为投掷线,并在直道线和投掷线两端各连结一条垂直线为安全控制线。

  比赛时,选定一名滚圈员,一名接圈员。参加比赛者手持标枪,向滚动的藤圈瞄准投射。投掷次数根据参加人数多少而定,凡标枪穿过藤圈均算得分,得分多者获胜。但投射者不得踩踏投掷线,违者击中无效。滚圈者滚出的藤圈不能正常滚行的,可重新抛滚。除此之外,也有其它比赛方法,如比赛时分为人数均等的两队,站立方向成直角,一队在距离另一队约15米外,将藤圈向前方30米外的端线滚去;另一队则将手中的标枪投向滚动的藤圈,投标者每人可投掷若干支标枪。凡标穿藤圈均算得分。两队反复多次轮换滚圈、投标,最后计算总分,决出胜负。

  这项活动可就地取材,简单易学,是一项富有对抗性的体育活动,在黎族同胞中广泛流传,盛行不衰。

  随着海南民族地区文化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不少学校也根据本地区的实际和学生的特点,把“穿藤圈”选编为体育教学的内容。

(六)射 箭

海南岛黎族的射箭活动是由古代狩猎、御敌发展而来的。远在汉代,已有关于黎族人使用弓箭的记载。弓以竹、木弯制,弓弦以藤或兽皮、筋做成;箭杆以竹、木削成,无箭羽。箭镞在古代用兽骨或石片打磨而成,后改用金属制作。

射箭比赛往往在节日进行,按惯例由相邻的村寨轮流举办,每年正月初二最为隆重。举行比赛时,击鼓为号召集人马,参赛者每村(寨)一至数名。主办者在较为开阔的林间空地选一棵大树,在约一人身高处悬一牛(或猪)腿作靶子。参赛者在约50~100步的距离处一字横排站立,举弓搭箭射向目标数次,以中箭多为优胜。胜者则可将牛(猪)腿拿回村寨与村民分享。若几个村寨的射手先后中靶时,由射中者一起分享。

  以往,按黎族习俗,生一个男孩要配上一副弓箭。孩子长到7岁便要学射箭,作为谋生、自卫手段。如今弓箭已由火枪代替,但竞赛活动并没有消失,成为黎族的主要体育和娱乐活动。建国后,有的业余体校还专设了射箭班,其器材也发展为金属弓、箭,水平也越来越高。

(七)粉枪射击

粉枪又称“火枪”、“铳”,在清末、民初始传入海南岛黎族地区,是黎族人民普遍使用的狩猎工具。逢年过节,许多村寨轮流主办粉枪射击比赛。有些地方粉枪射击比赛的方式和射箭比赛大致相同。粉枪射程较远,而装填火药、铁砂比较麻烦,故比赛时距离靶子稍为远些,各人施放次数较少而已。另外一些地方则开展一项称为“打红”的射击比赛。这种比赛的靶子不是悬挂在树上的牛(猪)腿,而是由众射手瞄准50~100步远的一张圆形红纸齐发,表示驱走邪气、迎来吉祥的意思,以射中红纸者为优胜。如有两人以上同时射中,则再由射中者加赛一次或若干次,直到分出高低为止。两种粉枪射击比赛均由各村寨推举自己最优秀的射手参加。

  在一些黎族聚居的山区还流行另一种粉枪射猎比赛。一般在春节前或农历正月初二后,由本村寨的射猎好手相约,携枪带狗到野兽经常出没的山野,以狗驱赶或引野兽出来,然后众枪齐发,以首先命中野兽的射手为优胜者,当即砍下猎物的头部与前腿作为对优胜者的奖励,而参与的射手不论命中与否,均可分得一份猎获物的肉、骨,连猎狗也有一份犒劳。

  粉枪射击比赛和狩猎比赛是黎族男子历来普遍喜爱的一种体育活动。神枪手、好猎手在黎族地区很受人们敬重。在革命战争年代,由此锻炼出来的一些游击队黎族射手,曾打得敌人伤亡惨重,闻风丧胆。已故全国战斗英雄陈理文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建国后,黎族射手王成华等多人先后入选广东省射击队。

(八)拉乌龟

  这项活动是海南岛黎族先民在劳动之余,模仿乌龟行走方式而创造出来的。参加者主要是青少年、儿童。比赛地点一般选择比较平缓的草坡。参加者先准备一根长约数米的山藤(或绳子),一人将山藤(绳)的一端捆在腰间,然后趴在地上作“乌龟”状,另一人双手拉住山藤(绳)的另一端。裁判员一声令下,“乌龟”向相反方面拉,以将对方拉过商定的界线为胜。这项活动对于锻炼手脚和腰腹的力量均大有好处,是黎族人民为适应其爬山、涉水的繁重体力劳动而进行的一项身体素质训练。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