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民国初期至抗战前执政当局对报业控制

1911年武昌起义,推翻清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民国。报业自封建专制的束缚下解脱出来,获得较快的发展。

1912年3月4日,内政部制颁《民国暂行报律》,内容主要有以下三点:1.新闻杂志已出版及今后出版者,其发行及编辑人姓名,须向本部呈明注册,或就近地方高级官厅呈明咨部注册,否则不难其发行。2.流言煽惑关于共和国体育破坏弊害者,除停止其出版外,其发行人并坐以应得之罪。3.调查迭关,污毁个人名誉者,被污毁人得要求更正。要求更正不履行时,经被污毁人提起诉讼时,得酌量科罚。

此报律引起新闻工作者的强烈反对,对临时政府提出批评。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采纳了这些批评,于3月9日发布的《临时政府公报》第33号上,发表了他的《令内务部取销暂行报律》的命令。

但是,各省都督对待报纸舆论均根据自身的利害关系来对待。虽废除了清王朝扼制报业的《大清报律》,取消了内务部制颁的《暂行报律》,但各地官方封报捕人的事件不断发生,《临时约法》规定“人民有言论著作刊行自由”成为一纸空文。

1912年,陈炯明代理广东都督(都督明汉民于1911年1月奉孙中山令,赴沪组织临时政府),于3月下令解散民军。民军统领王和顺抗命,率民军与陈炯明所部惠军及守城常备新军激战于广州市永汉门长堤一带。民军败退后,省城戒严。老同盟会员、辛亥革命前有影响的报人王世仲,时为民团总局副总办,因在编遣民军问题上反对陈炯明、谴责其乘机扩充自己的实力,为陈所枪杀。时《公言报》、《佗城独立报》主办人陈听香为永汉门居民撰哀诉词,诋新军淫掠,洋洋数千言,载于报端。陈炯明大怒,封闭其报馆。4月6日逮捕陈听香,判处死刑。都督发布告如下:“照得目前王和顺在省叛乱,当经本都督调兵围剿,幸赖将士用命,刻日戡平,不到糜烂地方大局。乃《佗城独立报》发行人陈听香,竟敢依附叛军,于乱潮甫平之时,伪造揭贴,连日登载该报,希图摇惑众军,扰乱大局,实属罪不容诛。……查该犯依附叛军,妨害军政,按现行军律第十条,造谣惑众扰乱军心者处死刑。应将陈听香一名,押往枪毙,以申法纪,而维治安。”

1912年南北统一,4月1日袁世凯登上临时大总统的宝座,限制言论自由,对反对他的报刊进行摧残和迫害。1913年第二次革命失败,袁世凯派龙济光入粤,为广东督军兼民政长,于中秋节杀害《震旦日报》负责人康仲牛,并封闭广州《中国报》等6家报纸,9月15日指令警察筹备处“迅饬梅县警察官吏查明《培风日报》所载言论,依法严行取缔,勿违,此令。”

袁世凯压制舆论,摧残新闻事业,1914年4月颁布《报纸条例》,规定,禁止登载“淆乱政体”、“妨害治安”与“外交军事之秘密及其他政务,经该管官署禁止登载的文字”。禁止 “军人”、“行政司法官吏”、“学校学生”办报。对报纸发行、编辑、印刷人的条件也作了八项限制性的规定,凡违反一款者,禁止发行,没收报纸及营业工具,发生人、编辑人、印刷人都处四等或五等有期徒刑(按:这条例抄自《大清报律》)。同年12月,颁布了《出版法》,进一步规定:“所有报刊出版物在发行或散布前, 必须呈送一份给当地警察机关备案”。早些时候颁布的《戒严法》和《治安警察法》,给警察机关以随着停止报纸出版的权利。这些十分苛细的法令,各级还层层加码。发行前呈送警察机关备案的规定,后来被发展成为出版前的预检制度。各地军警机关都派出专人分驻各报审阅大样,随着删改或扣发稿件。谭荔坦被命为广州报纸检查员。他在检查《七十二商报》时滥用权力,把每日本省新闻和中外新闻,凡有抨击袁世凯者、拥护共和者,皆被检去,抽得无数空白。

广东督军龙济光忠实执行袁世凯对报纸的控制,进行严格的新闻检查与对新闻工作者的迫害,杀害康仲牛后,又杀害广州市新闻访员(记者)何克昌,因其揭露“济军”强买强卖、奸淫抢掠等罪行,而以“挑拔军民恶感”的罪名,处以死刑。1916年《国华报》因撰述《大盗移国论》,龙济光下令逮捕作者,报馆被勒令停版。

帝制运动期间,北京设立筹安会,各省设立筹安分会,制造民意来劝进。袁世凯派其心腹期乃煌为广东烟酒公卖特派员。蔡返广东后,设立集思广益壮,包办广东帝制运动。他首先各以300元津贴送《羊城》、《南越》、《人权》、《大公》等报,继之派新闻检查员到各报。抽不利于帝制之稿件,而以上海鼓吹帝制的《亚细亚报》文章来填补,有时填补不及,则任由报上出现空白。

1916年护法之役,驱逐龙济光,桂系军阀乘机占据广东,他们惧怕舆论,只要有所触怒,便随意封报捉人。桂系军阀继承了袁世凯摧残新闻事业的恶毒手段。1917年6月,《南越报》编辑兼发行人李汇泉,因反对广东督军陆荣廷开赌禁,不经审讯,即被抢杀。1918年6月23日 ,广州《民主报》记者陈耿夫,抨击当局把持财政、破坏护法(著论抨击政学系主张改组军政大元帅为合议制,设七总裁),督军莫荣新(桂系军阀)下令逮捕,以“屡次造谣,扰乱军心”的罪名杀害。

1920年8月,孙中山令陈炯明率援闽粤军回粤,驱逐桂系军阀莫荣斯。桂军节节败退,报纸登载了战事实况。桂系军阀迁怒报纸“动摇军心。”10月22日,督军莫荣斯、省长杨永泰知大势已去,以“省城报造谣煽惑”,命宪兵司令谢卓英于10月29日封禁广州全市报馆。莫荣新逃窜西江后,广州各报始行复版。

1922年《广州晨报》主办人夏重民,著论指斥陈炯明不受孙中山之命,阻碍北伐,陈炯明公开叛变后,夏重民被陈部营长杨启明拘捕杀害。

在中共领导下 ,广东工农运动走上高潮。1925年5月,当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将叛乱时,广州新闻界曾发表《拥护革命政府宣言》,其第一点即要求言论自由。叛军肃清后,报纸检查仍未撤销。6月18日,大元帅特训令广东省长胡汉民以及建国粤军总司令撤销检查报纸,以示尊重舆论。大元师令:“为令行事,查政府为避免谣诼,维持治安起见,曾由该省 长、总司令饬所属派员检查各报出版,以免奸言乱政,贻祸地方,此为万不得已之举。兹者东江残寇经已肃清,杨、刘叛军京次第剿灭,政府为保障出版自由,应绝对于人民以言论目由之权。为此,令仰该省长、总司令即饬所属一体撤销各处报馆检查员,以示尊重舆论,与民相见以诚之至意。切切此令。”但不久又恢复新闻检查。

1925年8月7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军事机关职员不得兼任报馆职务。

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中央执监委员会中右派势力占优势,为蒋介石篡夺国民党中央领导权造成有利机会,3白制造反共的篡权的“中山舰事件”,6月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从此蒋介石独揽党政军大权。此时,政府所派各报之检查员,无所顾忌,稍有触犯,便擅自禁止登载。

9月29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饬令各报,以后关于中央党部及政治委员会一切重要稿件,须经中央通讯社发稿,始准登载。

1927年“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广东国民党宣传委员会制定检查宣传品条例八条,1927 年7月4日以《宣传委员会重要启事》的形式在报上公布:“本会负有统一言论专责,在此清党期内,对于一切宣传品尤为注意……(四)省内各地报馆,或其他言论机关,应将每日报纸或刊物寄至本会检查。……(六)不负责之言论一概禁止。(七)如违反检查条例或言论反动者,由本会直接停止其出版,或呈请政治分会严重处罚。”

广州起义失败后,广东国民党当局除加强其反动宣传外,更加强其新闻检查,于1928年6月公布《审查出版物办法》七条,规定:“各县市出版之日报,专送各该县市党部党务指导委员会审查。如认为有反动言论,或妨害党务政治者,按其情节轻重,处以下列之处分:一警告,二禁止发售,三没收,四停版,五查封,六逮捕。如经县市党部党务指导委员会认为反动态度明显时,得迳知会该地军事当局各公安局,照上述处分处理。”

9月12日,广州市国民党党部规定《取缔新标准》十三条,通告各报遵照办理:“凡属于该《取缔标准》范围内之文字稿件,均在禁上登载之列:1.一切反革命之言论及记载。2.鼓吹共产煽动工农者。3.为帝国主义宣传者。4.淫污秽亵者。5.妨害个人名誉者。6.提倡多夫多妻与其他不正常之爱情者。7.迷信怪诞者。8.赞助不正当之营业者。9.压迫或讥笑下层阶级者。10.褒扬愚忠愚孝弱夫弱主者。11.轻蔑妇女人格者。12.艳称特殊阶级之安富尊荣者。13.颁扬君言专制时代之权威恩宠者。

在国民党反动派滥杀无辜的淫威下,新闻界噤若寒暗。承其意旨,任其检查新闻。因而报刊成为其反革命的宣传工具,成为国民党内各派系军阀争夺权力,制造舆论攻击政敌的武器。

1929年8月,国民党广州特别市党部执行委员会宣传部发布《取缔不良小报办法》五条,规定“出版时须呈请审核备案,须按期派送三份,以便审查”。规定不得登载的言论及消息六款:“1.一切反革命之言论及纪载;2.淫污秽亵者;3.迷信怪诞者;4.轻蔑妇女人格者;5.奖励自杀及导人厌世悲观者;6.颁扬特殊阶级或讥笑下层阶级者。如有违反,一经查出,按其情节之轻重加以处分:一纠正,二警告,三停版,四查封及逮捕主持人。”

1929年10月31日,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宣传部发出通告:奉中央宣传部训令,办理广东日报登记,定11月1日至11月31日止。并组织日报登记处,负责审查注册。1930年1月9日,广东省政府发出训令,对尚未领有登记收据之报社,禁止出版。其制定《日报登记询问大纲》六条。询问大纲肉容主旨是:“申请登记之报纸,且于言论立场方面,对于本党以党救国,以党建国,以党治国的主张如何,对于本党主义政策有无何种怀疑点,对目下时局有何主义?”而审查大纲之主旨是:“对申请登记报纸之著论,能否站在党的立场上评述现今时局,党义宣传是否尽量登载党务消息等。”国民党《广东党务》34期。由此可见, 国民党建立了完整的一套反革命的新闻控制。

1930年3月11日,广东省政府训令,饬属查禁反动报纸刊物,随时留意稽查,会警拿办。这是配合国民党的军事围剿而开展的文化围剿。

1930年底,陈济棠酝酿组织西南政务委员会,与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为拉拢舆论,宣布停止检查新闻。1930年12月3日,广东省政府训令,略谓:“窃自张桂变叛,净闯称兵,干戈攘扰经年,全国陷于军事状态之中,政府当局为防范反动宣传,慎重军事记载起见,曾实行检查新闻。现在叛逆敉平,军事结束,检查新闻之举,自应停止。”其目的是鼓励反蒋言论,而反共立场没有改变,仍查禁共产党及进步人士出版的报刊书籍。

1931年4月30日,国民党中央监委邓泽如、林森、肖佛成、古应芬于广州联名通电弹劾蒋介石。同年7月10日,广东省民政厅通令,查禁南京发行之《中央日报》、《中央周刊》、《中央半月刊》、《中央猛回头》等报刊,因“均系蒋中正御用宣传品,肄意造谣,应禁止入口。”

1932年1月19日,国民政府令,取消检查电报新闻。这是国民党蒋介石与各派系军阀之间争取舆论攻击对方的一种手段,而实际上各方都在加强反共反人民的行动,加强对新闻出版方面的检查。就在上述命令发布的同时,公布了广州市社会局约同市党部宣传部组织成立“广州市出版物审委员会”,制订了《广州市出版物审查委员会检查规程》六条,其“第二条,出版物记载,不得违反下列各项:1.有违反中国国民党党义及有反革命意义者;2.诲淫诲盗文字狎亵及有伤风化者;3.导人迷信者;4.妨害儿童心理者;5.有诋毁政府及违背法令者。” 26日,为防范反动言论出现,除订有审查办法及发许可证外,特制定《定期出版物保证法》,新出版日报,保证金1000元。

1932年12月,成立“西南出版物审查会”,撤销了“广州出版物审查委员会”。其《组织缘起》称:“查共产党反动刊物之言论,违背三民主义,足以危害国家,不能容许其存在。近查坊间书肆,触目皆是,意图破坏本党或三民主义者有之,意图颠覆政府或损害民国利益者有之,意图破坏公共秩序或妨害善良风俗者亦有之。此种反动刊物,殆已越乎言论出版自由轨道之外,若任其公然滋长,不加取缔,实足以危害党国,捣乱社会,其祸何堪设想。特根据《出版法》拟定《审查出版物暂行条例》,以为审查法则,并建设组织‘西南出版物审查会’以专责成。”加强了新闻电讯检查。

《西南出版物审查会审查标准》:“以《出版法》第十九条第一项至第四项为原则,有违背者均应查禁:(甲)意图破坏中国国民党或三民主义者;(乙)意图颠覆国民政府或损害中华民国利益者;(丙)意图破坏公共秩序者;(丁)妨害善良风俗者。根据以上四则,再厘定下列各项之详细标准:(一)关于甲项者:1.宣传共产主义及鼓动阶级斗争者;2.宣传无政府主义、国家主义或其他危害本党之言论者;3.诋毁本党政纲政策者。(二)关于乙项者:1.危害中华民国之言论者;2.宣传任何国家政策而有危害中华民国者;3.诋毁政府之设施者;4.煽动人民企图掠夺政权者。(三)关于丙项者:1.煽动人民扰乱治安者;2.煽动人民扰乱公共秩序者。( 四)关于丁项者:1.怪诞无稽引诱迷信,足以影响社会者;2.诲淫诲盗伤风败俗者。”

蒋介石自任“剿匪”总司令以后,何应钦为闽粤赣三省“剿匪”总司令,从1932年6月开始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于1933年初以失败而告终,正酝酿更大规模的第五次军事围剿。1933年2月,陈济棠代理闽粤赣三省“剿匪”总司令。陈济棠通电就任“剿共”军事路总司令,蒋介石军政部增拨粤军饷60万元。但陈又欲保持与蒋分庭抗礼之格局而秘密与外国谈判,得到支持。4月“中国文化总同盟广州分盟”正式成立(左翼文化团体)。在这种复杂的军事、政治情况下,4月30日西南执行部第六十三次常会通过成立“广州新闻电讯检查所”,隶属于国民党西南执行部,办理一切新闻电讯检查事宜,制订了《新闻电讯检查标准》共三条十五项:“(一)关于军事新闻电讯应扣留者:1.关于军事机关要塞堡垒军营仓库飞机场港兵工厂造船厂测量局及其他国防省防上建筑物之组织及设备情形;2.关于军事预 定设施之军事计划及一切部署;3.关于军队之兵力番号与其行动,及军用品之输送起卸地点或筹备情形;4.关于军事长官之行踪及其秘密之军事谈话;5.关于各级军事机关有关军事秘密会议与纪律;6.关于敌我军情与事实不符之记载;7.其他不利于我方之事新闻。 (二)关于外交 政治新闻电讯之应扣留者:1.关于一切政治消息认为不确凿者;2.关于一切政治消息认为不确凿者;2.关于一切政治消息或言论 ,认为足以引起社会或其他不良影响者;3.凡对我国外交有不利影响之消息,尚未证实或已 证实不确者;4.凡外交事件正在秘密进行中,其消息或文件尚水经正式或非正式发表者;5. 凡政治外交谈话未经正式或非正式发表者。(三)关于地方治安新闻电讯应扣留者:1.含有煽 乱性质,足以引起危险行为,或足以酿成地方人民生命财产之重大损失者;2.关于金融消息 ,认为足以引起社会之不安者;3.关于妨害善良风俗之消息及记载或描写者。”

1933年6月24日,将新闻日报保证金从1000元提高到5000元。7月14日,西南执行部第76 次常会修正《各报社违反新闻检查办法惩罚规则》共五条,其“第二条,各报社不将新闻稿件送所检查而迳行登载者,按新闻情节之轻重,分别以左(下)列规定惩罚之:第一项用书面警告,第二项勒令暂时停刊若干日或永远停版,第三项封闭其报社。”《西南党务月刊》16期。

1934年1月30日,当局以《广州民报》违反“各报社违反《新闻检查办法惩罚规则》”,勒令该报永远停刊,由公安局执行。3月24日,以《广州新日报》(晚刊)》3月6、7日两日登载 新闻不送检查,故违规定,经议决勒令该报永远停版。

1934年3月16日,广东省政府公布《修正新闻检查标准》,其附注强调各报社刊布新闻,须以中央通讯社消息为标准。随后西南政务委员会公布“新闻报纸不服检查者,军政机关得以一日至一星期停版之处分,及其他必要处分”的命令。5月30日,《时事晚报》不遵检查,文字猥亵,饬令公安局勒令该报停刊一星期。

8月,南京国民党中央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西南中央执监委员提出针对蒋介石独裁专制、投降外交的四项议案。南京国民党当局置之不议,受而不答,并严禁报纸登载。因此,西南中央执监委员发出通电,提出“人民言论出版自由”与“民主集权制”对抗。但这是西南军阀与南京蒋介石之间争权斗争的手段,并非真正给予人民新闻出版自由。

10月16日,西南出版物审查会改为西南出版物编审会,并撤销广州新闻检查所,但规定凡“关于军事秘密及妨害公安之消息,仍应避免发表,以免影响剿共及公安。”出版物编审会续办新闻报社、通讯社之登记,与负责处理刊载反动言论或消息之报社、通讯社。

1935年1月20日,西南出版物编审会发出《续办出版物登记》通知,报社、通讯社重新进行登记。3月,成立“西南出版物编审会检查队”,及制定《检查规则》。

5月22日,西南执行部第七十次常会通过《修订审查取缔大小日报标准》:“凡大小报纸所载一切文字,如有违反下列之一者,应将全部删扣之:(甲)违反中国国民党党义政策政纲或有违反之嫌疑者。(乙)损害中华民国之利益,或含有损害之意义者。(丙)属于军事秘密消息者。(丁)妨害善良风俗诋毁固有美德者。(戊)诲淫海盗之事实,或有诲淫诲盗之嫌凝者。(己)一切属于奸匪案件之纪述。(庚)属于自杀之纪述。(辛)属于肉欲或含有肉欲意味之纪述或图片影片。(壬)属于荒诞神怪之纪述或图片影片。(癸)有妨害公共秩序之一切纪述。”(附记》:“1.凡在当地出版之大小报,应于出版前将全部稿件(包含论著、电讯、要闻、社会新闻、小品文字、小说、丛谈、杂俎、卫生问答、常识问答:法律问答、专载副刊、图片影片以及一切刊在报内者),送交当地审查日报机关,依照本标准办理之。2.凡违反上列各项之一者,得用(出版法)之规定分别处之。”

9月9日,设立新闻谘询处,附设于西南出版物编审会。

12月26日,成立“新闻指导所”,由国民党西南执行部会同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暨广东省会公安局派员组织,该所设在上九东路27号。

1936年3月5日,《时事通讯社》刊登“刘纪文、谢瀛洲随胡汉民北上任职”,被认为“虚构新闻,淆乱社会视听”,遂停止该社在省内发稿权一年,撤销其登记许可证,并追究其主办人,没收保证金。同时将市内通讯社请领许可证之保证金额,从原定2000元提高到200元,或具有2000元营业税证之商店保证。

5月4日,令如《修正报馆及通讯社登记出版改善办法》十一条,其中规定“未领许可证者,一律不得出版。而2月23日以前经核准设立者,于一个月内换发新证。凡各报馆及通讯社所出版新闻,或新闻稿件,应即于出版日即行送会审查。”

7月,陈济棠宣布下野后。“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西南执行部”、“国民政府西南政务委员会”不复存在,过去所发布的法令亦随之失效,而施行南京国民党政府的法令,公布了《修正出版法》、《修正出版法施行细则》。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12月,广东党政军联席会议通过《战时新闻界遵守要则》:“甲、关于积极方面:1.激励民众在中央领导下,准备抗战御侮为国牺牲。2.唤起民众恪遵蒋委员长庐山谈话及历次声明的指示,沉着应变,尤须具必获最后胜利之确信。3.指导民众在长期抗战中,闻败勿馁,闻胜勿骄,临危勿乱,受命勿避,应力持镇静,依赖中央一贯之国策。4.指导本省民众须服从纪律,严守秩序,在广东省党政军联席会议指导之下,从速组织起来,从事各项救亡工作。5.宣传程度须适应国策,估计敌力不可过低,我国实力亦不可过事夸张。6.宣张敌方之残暴非法,及我军之待敌宽大合理。7.宣传严防匪类汉奸及间谍活动。8.宣传一切有利于防卫之常识。9.宣传国民作各种必须品之筹集与贮备。10.宣示国民应信用国币安定金融。11.宣示国民应踊跃捐输以裕国库。12.宣示国民在战时应励行节约并积极增加生产。13.宣示国民在战时应踊跃参加壮丁训练及服行兵役。14.宣示各地侨胞在战时应负之特殊责任工作。15.揭发敌方阴谋之险恶,举动之残暴,及其虚伪之宣传。16.说明我国此次抗战只对日本军阀应战,以激起敌国人民厌战心理。17.介绍各国对我同情之舆论事实。1 8.其他有关于激发国民抗敌情绪之宣传。乙、关于消极方面:(一)关于军事新闻应勿予发表者:1.关于我国军事机关要塞堡垒军舰军营仓库飞机场港兵工厂测量局及其他国防上建筑物之组织及设备情形与应秘密之地点。2.关于我国预定设施之军事计划及一切布置。3.关于我国兵力之统计,军队之行动与驻扎,及军品之输送起卸地点或筹备情形。4.关于国防上交通要道,及与军事有关之一切交通设备情况。5.关于军事高级长官预定之行踪。6.关于新式武器及军事工业之发明。7.关于各级军事机关有关军事秘密之会议与纪录。8.其他不利于我方军事新闻。(二)关于外交新闻之应勿予发表者:1.凡对我国外交有不利影响之消息。2.凡外交事件正在秘密进行中,其消息或文件尚未经外交部正式或非正式公布者。(三)关于地方治安新闻之应勿予发表者:1.摇动人心,引起骚扰,足以酿成地方人民生命财产之重大损失者。2.故作危言影响金融以引起地方人民日常生活之极度不安者。3.对中央与地方负责领袖长官加以恶意宣传或侮辱,以损害政府威信者。4.过于淫佚绮靡之社会新闻,足以引起民气消沉作用者。”《附注》:“1.各报社刊布新闻应以广东省党政军联席会议宣传部及中央通讯社 之消息为标准。2.敌方通讯社及广播电台所发表之消息,应绝对不予发表。”

《战时新闻界遵守要则》不但不讲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且还坚持反共立场,提出“严防匪类”等主张。这些都受到进步的新闻工作者的抗议。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