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抗日战争时期中共领导的报刊

1937年全国全面抗战开始,中共广东省委各级组织积极领导抗日救亡团体,组织群众参加抗战。广州地区党员还纷纷拿起笔杆创办救亡报刊,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发动群众反对内战。一致对外,抗日救国。当时中共广东地下党组织领导和参加创办的报刊如雨后春笋,有广州的《抗战大学》半月刊,《救亡日报》广州版,《梅县民报》、《龙川日报》、《南声日报》、《三罗日报》、《新会战报》等。广州沦陷后中共广东省委迁韶关,创办《新华南》杂志;东江敌后抗日根据地创办《大家团结》和《新百姓》;后来这两家报刊合并成《东江民报》,还创办了《前进报》。中共海南岛抗日根据地创办有《抗有新闻》、《新文昌报》、《新琼崖报》。中共珠江抗日根据地办有《抗日旬报》、《正义报》等。粤中抗日根据地有《人民报》等。

(一)中共在广州地区办的报刊

1937年11月,新型的战时综合性杂志《抗战大学》出版,它是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长饶彰风领导的,半月一期,大力宣传动员群众参加抗战及介绍延安抗战大学的情况,它的出版大大鼓舞了华南的抗日青年,不少青年经该刊介绍到陕北参加八路军。这一刊物一直出版到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迁往香港继续出版了3期,对华南宣传发动群众抗战,起了号角的作用。

1938年1月,上海出版的《救亡日报》迁来广州,重庆《新华日报》广州分馆同时成立,翻印《群众》和《解放》杂志,及时传播中央中央抗战的方针政策,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中共广东党组织还在广州与救亡工作者合作,先后出版了《救亡呼声》旬刊、《新战线》周刊、《民族解放》旬刊、《抗日青年》、《铁血》等20种杂志。救亡刊物之蓬勃发展,说明中 华南方健儿,对日抗战敌忾同仇。1938年10月,日军侵占广州,中共各级党的工作重点转入广大农村,深入发动群众、武装群众作长期的斗争。中共广东党组织从广州迁移到各抗日根据地创办报刊。

有特色的报刊:

《救亡呼声》旬刊

1937年8月至1938年10月在广州创办发行的《救亡呼声》旬刊,是中共支持和领导的进步群众团体“救亡呼声社”的社刊。它冲破国民党顽固势力的种种阻挠,旗帜鲜明地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呐喊,为全民族抗日救亡呐喊,对当时广东地区的群众抗日救亡运动起了促进作用 。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国民党广东当局,仍顽固地实行压制民主、控制民众运动的态度,但是也有一部分要求抗战的开明人物,其中以省党部书记长谌小芩为代表,也主张在战前提下开放民众运动,开放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实行联共抗日。当时,谌小岑想组织一个青年团体,作为争取和掌握青年和文化界的组织形式。中共广东党组织的吴华(吴济生,后任中共广东省委青委书记)、虞焕章(杨康华,后任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长)知道后,决定给予支持,尽可能利用国民党省党部的关系,在广东建立公开合法的统一战线群众团体,掀起抗日群众救亡运动的高潮。

1937年7月18日,在中共广东党组织的支持下,由国民党省党部出面组织成立了“广东青年救亡同志会筹备会”,以中共秘密“学筹”为主的100多青年参加了成立大会,推举了共产党员占多数的10多位筹备委员。这个团体的出现,引起了国民党广东当局顽固势力的恐慌,顽固派以“有碍统一领导”,、“团体复杂,有共党嫌疑”、“非法”等罪名横加反对和压制。迫使“筹备会”在短短一个星期后不得不宣告流产。

当“筹备会”宣布解散时,青年们群情激愤,坚决不愿散伙。由于这个团体是谌小岑授意成立的,对于被迫解散,谌小岑很恼火,在青年们强烈情绪的鼓舞下,他宣传筹办一个刊物,取名《救亡呼声》,以谌小岑、翟缓如(以上国民党员)、黄泽成,容惠兰(以上为共产党员)、邓明达、卓炯(均不久加入中央)、何希齐(进步青年)七人组成编辑委员会,在省党部立案。于1937年8月21日起创刊发行。

《救亡呼声》旬刊的编辑委员会7人中,5人是中共党员和接近党的青年,占了绝对优势。旬刊日常工作由邓明达、卓炯负责,发行工作由邓明达主持,日常编辑工作由卓炯主持(后来虞焕章、李健行等也参加过工作),同时湛小岑也比较开明。因此,《救亡呼声》旬刊成为了当时较有生气的、进步的、统一战线性质的刊物。

《救亡呼声》旬刊从1937年8月创刊至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在一年零两个月中,共发行了2 0多期。主要刊登政论文章,并辟有“火线上”、“座谈”、“救亡情报”、“十日间”、 “抗战知识”、“通讯”、“文艺”等专栏。大批共产党员如吴华、石辟澜、虞焕章、梁威林、姜君辰、黄泽成、李翼杨、宋绿伊、容慧兰、邓明达、卓炯、张庸生等在共中发表了大量的评论、报道和文章。一批进步画家如赖少其等为刊物作封面画。《救亡呼声》一般发 生量数百份至1500份,最高期量达2.4万份,销广东各地和港澳地区。它像一把鼓吹抗战救亡的嘹亮号角,对当时的抗日救亡运动起了重要的舆论导向作用。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救亡呼声》遂宣告结束,救亡呼声社的进步青年和文化人分散到粤北、东江、西江和香港等地,继续进行抗日的文化工作和实际工作。

(二)中共在粤北粤中等地办的报刊

广州沦陷后,中共广东省变迁往战时省会韶关。1939年4月,创办省委机关喉舌——《新华南》杂志,该社支部书记由省委宣传部长石辟澜兼作,石后调离,由谭天度担任。该社编委先后有尚仲衣、何家槐、左洪涛、任毕明、石辟澜、李章达、张文、李筱峰、谭天度、陈原、魏中天等,共中虽然也有些不是中共党员,但他们热情积极,充分体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精神。《新华同》坚持抗日、团结、进步,反对投降、分裂、倒退。对国民党特务的破坏,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直到1941年皖南事变后,反共逆流在广东也迅速发展,《新华南》被迫停刊。中共地下党员不少撤到敌后根据地或其他地方。1944年冬至1945年夏,中共地下组织还在粤北潖江地区办起了《三日新闻》报。

抗战开始时,中共梅县县委接办《梅县民报》,派党员刘渠为社长,张惠镛(张琛)为总编辑,宣传中共方针政策,做了大量工作,直到1940年1月,被迫停刊。

龙川县的中共组织于1939年1月1日创办《龙川日报》,积极宣传抗战,发生到兴宁、五华、梅县、平和、连平等地。南路方面,中共组织指示当地党员支持原第十九路军抗日将领张炎的抗日行动,在张炎任广东省第七行政区专员所辖地区的梅菉,于1938年6月办起抗日的报纸《南声日报》。西江方面,1938年12月以中山大学三罗(罗定、郁南、云浮)同学会的名义创办《三罗日报》,地址设在罗定中学,建立中共宣传阵地,由黄焕秋负责。在中共西江特委书记刘田夫等的重视下,该报成为西江人民抗日的喉舌。一直坚持到1940年4月26日,它被国民党反动当局迫令停刊。珠江三角洲的中共新会县组织,于1940年5月27日创办《新会战报》。出版时间虽然只有3个月,但它在半沦陷区诞生,点燃了战区人民的心火,坚定了人们抗战必胜的信心。

有代表性的报纸:

《三日新闻》报

《三日新闻》是抗日战争后期广东省粤北地区中共地下党从(化) 潖(江)县委(初为工委)直接领导下,以公开合法的“汤塘联卫联升三乡抗日自卫委员会”(统战机构)名义出版的定期新闻小报,创刊于1944年冬,停刊于1945年7月。它是一张八开单面小型油印报,发行量500份。主要读者是当地各有组织机构、学校、商店以及地下党员和党的统战对象等。从诞生到结束,前后历时仅半年多。根据当时党中央以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坚持民主,反对独裁的方针作为当时办报方针。在短短几个月的生命历程中,对清(远)从(化)佛(冈)边境一带各阶层人士,在政治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1944年秋,正值日寇进犯粤北地区,国民党军队不战而逃,国民党清远县政府龟缩于滨江龙颈一隅,潖江地区成了真空地带。为了配合中共东江纵队北江支队(支队长邬强)、西北支队(支队长蔡国梁)顺利通过潖江地区挺进北江地区,建立武装斗争根据地,《三日新闻》起了积极的宣传作用。后来由于政治逆流,“汤搪联卫联升三乡抗日自卫委员会”受到国民党反对派各方面的压力,转入隐蔽活动,而《三日新闻》则由于在当地群众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得到当地广大群众热烈爱护和支持,并经各方面据理力争,国民党清远县政府不得不被迫同意《三日新闻》继续出版,直到1945年7月5日国民党反动派纠集地方反动自卫团队和别动军等数百名武装突然奔袭我潖江地下党的活动中心——四九中心学校,企图围捕我地下党负责人,制造了该地区有名的“七·五”事件时。《三时新闻》才被迫停刊。

《三日新闻》主要负责人是中共从潖县委分管宣传的黄信明,编、刻、印等具体工作由郭若芝承担。《三日新闻》虽然是八开单面三天一期的油印小报,但在版面编排上则按照当时大报的形式,报头是木刻红色套印,七栏竖排,有短论,有新闻,有辟栏,有特写,论述中肯,不打官腔,眉目清晰,短小隽永。

该报新闻消息来源:部分通过当地开明人士黄开山(他是三乡抗日自卫委员会主任)的关系,直接由从化、佛冈县电台接收的国内外新闻通讯社的电讯;另一部分是通过中共地下组织取得的重庆《新华日报》,摘取其中的一些重要社论和时事述评的文章,经过改写或部分章节摘录,予以发表。例如当时曾将毛泽东《论联合政府》第二部分“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略加改写后予以刊载;其余部分则改写为通俗讲话,分期刊登(全文单行本则另行刻印由地下党内部分发)。有关这类文章大多由陈枫、黄信明执笔,刘渭章、宋业安等也常为《三日新闻》撰写特稿和通讯。

1938年,正当抗日锋火燃遍祖国大地的时候,在龙川县老隆镇创办了由中共龙川县委直接掌握的《龙川日报》。它是加强民族统一战线,唤醒民众一致抗日,宣传中共在抗战中的地位、作用,揭露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有力舆论工具。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中共广东省委执行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于1938年3月,派麦文童新在龙川建立了中共龙川县支部。在地下党的领导下,为更好地动员人民群众起来抗日救亡,决定创办《龙川日报》,后经国民党县政府立案,于1939年1月1日报头上用红字印的《龙川日报》铅印版正式出版了。

《龙川日报》创刊时遇到了经费、社址、稿件等许多困难,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中共县委统战部长张克明向社会上一些上层人士做了一番统战工作,迫于形势,他们也赞成支持,县政府每月拨给20元作为活动经费;此外,发动中学生义买,每月每份卖三角钱,经费问题基本解决了。初来,借用“中大战地服务团”的一架发报机,秘密收录新华社电讯,不久这架发报机被拿走了。后来,又从龙川一中借来了一部行将报废的直流收音机,经黄杏文修理后勉强可以使用,这就是当时唯一用作收录电讯的机器了。报社的地址,最初设在老隆下大街的老隆小学,报纸由循州书店一架旧式的十六度脚踏印刷机印刷。

报社以张克明为社长,黄杏文为总编辑。黄杏文负责日常编辑、督印、收录电讯等工作,曾瑞详负责校对清样,排报发行,有时写些通讯或简短的报道。中共县委书记黄慈宽和青运部长魏南金也经常到报社来做具体 工作。报社没有脱产的记者和通讯员。消息的来源,除了收音机收听得来之外,还有地下党送来的各地人民抗日斗争活动的消息,同时,转载各地报纸部分新闻。中共广东特委和县委领导饶彰风、李健行、魏南金等还为报纸撰写社论、特写。虽然称为日报,如遇电讯内容不充实或经费有困难时,就两日或三日一刊。报社工作人员从不马虎从事,有时循州书店缺少大号铅印字粒,就用木刻字粒代替,始终保持版面大方美观。广州沦陷后,《龙川日报》成为龙川人能够看到的唯一报刊。虽属四开小报,但内容丰富,有电讯新闻、本省新闻、社论、本县新闻、散文、诗歌等。颇受读者欢迎。该报除在本县发生外,还发行到兴宁、五华、梅县、和平、连平等地,发行量在900至1000份。

《龙川日报》自1939年1月1日创刊,至5月28日停刊,共出版了60期,刊行虽然只有几个月时间,但发挥了很大的威力,使人民叫好,顽固派震惊。

《南声日报》于1938年6月中旬在梅菉创办,每天出报四开纸一张,主要发行地区是高属六县,雷州、广州湾和钦廉四属也有少量发行。一般发行量是两、三千份,最多时有5000多份。陈信材任报社社长兼主编,彭中英、肖光护当顾问,杨子儒当秘书,苏国民、吴世光、冯廉先、刘雨帆等任编辑,特约记者有梁同新、叶春、袁俊元、陈培泽、陈志、符危周等。

《南声日报》实际上是中共党员创办起来的。早在1938年2月,在大革命时期参加共产党组织的陈信材、彭中英(留法的化州籍学生)到武汉,找党中央办事处负责人周恩来,请示在新形势下的抗日救亡问题,周恩来同志指示他们回广东南路与十九路军抗日将领张炎洽商,一道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张炎当时担任国民党广东省第十一区民众抗日统率委员会主任,常驻在梅菉。他们一回到梅菉,就找张炎商议,决定在高雷迅速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他们根据党的决定,在梅菉创办一份报纸,作为组织、宣传、动员人民开展抗日的舆论工具。

《南声日报》以刊载国内新闻为主,尤以地方抗日新闻为多。报道抗日前线八路军、新四军的英勇杀敌战绩,宣传中共的全面抗战路线,国民党顽固派向片面抗战路线。

1938年冬,张炎就任国民党广东省七区专员之后,张炎原任的广东省十一区民众抗日统率委员会所在的办公地点也从梅菉搬到高州,原在梅菉工作的一些中共地下党员和一大批进步青年也先后集中到高州去,《南声日报》旋即中止出版。

1938年10月,日寇的铁蹄线踏华南,广州沦陷。原在广州的一大批大、中学校和一些机关团体搬到了罗定。

当时,三罗(罗定、郁南、云浮)的中山大学毕业生颇多,战工队内也有中大同学,为更好地动员群众,宣传抗日,中共罗定县中心支部决定由黄焕秋、俞福亲、谭朗昭等同志发起组织中山大学三罗同学会,并以三罗同学会名义创办《三罗日报》,建立我党的宣传阵地。

1938年12月初,在罗城镇中山酒店二楼的大厅里,中大同学三四百人共聚一堂,其中有中大教授萧隽英、董爽秋,省立罗定中学的谭朗昭、陈本昌,郁南二中的焦寿卿、彭亮甫、长城中学的史湘济,金陵中学的赖高机,泷水中学的招北恩,大沥社会教育实验区和战时工作队的黄焕秋、俞福亲、张滨源等中大同学。他们畅谈全国抗日形势,分析三罗抗日情况,商讨抗日的途径和方法,气氛十分热烈。会上,黄焕秋、俞福亲、谭朗昭提出组织“国立中山大学三罗同学会”和创办《三罗日报》事宜,得到与会同学的一致赞同。会议选举黄焕秋、俞福亲、谭朗昭、陈本昌、焦寿卿5人为同学会负责人,并由他们为编委,负责筹办《三罗日报》。

《三罗日报》筹备工作就绪后,首先以地方报的形式向国民党县党部备案,取得了合法地位。后来又请国民党爱国将领蔡廷锴题写报头。《三罗日报》社址设在省立罗定中学,由谭朗昭负责编辑,黄焕秋、俞福亲负责审稿,后由俞福亲、杨昌龄负责。

《三罗日报》的篇幅,一般为十六开版,节日、纪念日或稿件较多时,扩大至八开版。刊登的内容,既有国家大事,也有地方新闻。由于文章短小精悍,很受读者欢迎。当时,办报经费十分困难,除了一些报费收入外,一部分来自三罗同学会会友和社会开明人士的资助,一部分由中共的秘密据点“汇合书店”担负。这份报纸主要发行在三罗地区和西江各县,每天发行1000多份,其承印、发行、销售工作,也是通过“汇合书店”进行的。

《三罗日报》的主要任务是宣传中共提出的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政策和坚持抗战到底的政治主张,宣传八路军、新四军的战绩和各抗日根据地的建设情况,提高群众抗日救亡的信心,团结广大群众一致抗日救国。《三罗日报》的新闻消息来源,初期以转载《解放日报》和《新华日报》的消息为主,后来得到斑罗定县城的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西江办事处电台长的支持,为《三罗日报》提供了新闻消息。中大三罗同学会也经常向报社投稿,直接揭露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面目与欺压人民、鱼肉百姓的罪恶行径,在社会上造成很大的政治影响。

中共西江特委对《三罗日报》的工作十分重视,特委书记刘田夫、宣传部长梁威林经常亲自指导报纸的宣传报导,有时还直接参加编写工作。因此,《三罗日报》不但由中共党员掌握,而且实际上成了当地的中共重要宣传工具。

1939年3月,国民党提出限制“异党”活动的方案。6月,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魂从重庆返回广东,策划布置各地实施反共政策。下半年,国民党在西江沿岸各县开始强行解散抗日的群众团体,形势急剧变化。这时,反共政治逆流也开始冲击罗定。1940年春,国民党罗定县党部下令解散由中共组织的抗日团体“罗定县青年抗敌同志会”,还派人到“汇合书店”检查,警告不准出售共产党的书报,要《三罗日报》每天送稿审查,不准发表异党文章等。罗定县青抗会坚持不交印,不解散,在《三罗日报》发表《为什么》和《告同胞书》等文章,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中共罗定中心支部派谭朗昭向国民党县党部交涉,与书记长黄达才展开激烈的争辩,使黄达才哑口无言。由于有党的领导,有广大青年和地方进步势力的支持,汇合书店照常营业,《三罗日报》照样出版。

中共西江特委为了配合反逆流斗争,领导西江党员和西江人民打击国民党的阴谋和气焰,决定以罗定作为宣传阵地,编辑出版《大众》作为《三罗日报》副刊,扩大宣传。1940年三、四月间,中共西江特委宣传部长梁威林来到罗定县城,与罗定党组织具体研究编印《大众》副刊事宜,并主持编辑的工作。

4月25日,《大众》正式出版发行,西江特委书记刘田夫亲自撰写了社论《与严重的时局搏斗》一文,揭露了反动派投降卖国的事实和阴谋,号召不愿做亡国奴的西江人民,在这严重的时刻,进行顽强的斗争。副刊还发表了《四·一二不能重演》,《注意投降派的新妆》、 《全国人民需要什么宪政》等十多篇以宣传坚持团结抗战,反对分裂投降为主要内容的文章。

国民党罗定县党部于1940年4月26日以图书审查委员会的名义,强行封闭《三罗日报》和汇合书店,并逮捕了共产党员谭朗昭、张一鸣、陈公朗、吕友等,《三国日报》因而被迫停办 。

《新会战报》创办于1940年5月27日,四开四版铅印小报。它是由中共新会江南区工委直接掌握领导、以国民党新会县政府名义发行的一份地方小报。这份小报,在十分困难复杂的情况下,坚持斗争三个多月,最后终于被国民党反动派扼杀而停办。

1939年3月29日,日寇继侵占广州之后,又西进攻陷了江门镇和新会县城。当时的国民党新会县长林仲棻,为了要使用一大批抗日救亡青年骨干来支持新会摇摇欲坠的危殆局面,明知席卷全国的反共逆流已波及广东,但还是采取让抗日青年活动的态度。中共新会江南区工委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利用国民党县党部与县政府和一些地方势力之间的种种矛盾,通过隐蔽在县政府当秘书的共产党员黄虹从中活动,争得林仲棻的支持,由县政府出钱,以县政府主办的名义创办一份与国民党新会县党部印行的《四邑民国日报》相抗衡的小报《新会战报》。中共新会县江南区工委决定:它是战地的报纸,要有鲜明的战斗性。中共江南区工委分工宣传委同冼坚(后名何克中)直接领导报社,派党员钟克夫(后名钟华)任主编,安排地下党交通戚远当带报和发行员。冼坚当时还以他的动员委员会宣传股主任的公开身份参加编辑工作。社长和编委会的人选,也是由江南区工委提名通过统战关系决定的。七名编委,中共党员占两名,其余的是国民党政府和武装部队中人士。而实际上报纸宣传由主编总揽一切,除了一位党外朋友伦海滨利用业余时间到编辑部帮忙外,《新会战报》业务全由顽固党员掌握。

中共江南区区委给《新会战报》规定的任务是:要代表人民讲话,作为人民的喉舌,巧妙地宣传党的主张,坚持抗战,反对日寇汉奸的军事和政治进攻,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破坏抗战、破坏团结的阴谋;同时,由于名义作为国民党县府主办的报纸,也要适当宣传县政府一些有利于动员人民抗战的措施;还要揭露社会的黑暗面,反映人民群众的呼声和要求。在题为《我们的立场》的代创刊词中,就旗帜鲜明地向读者宣告:“只有加强团结,面向进步,坚持抗战到底,才能渡过难关,争取最后胜利。”在《我们今后的工作》中,对报纸的任务、内容、办报方针作了如下的表述:

“《新会战报》是新会大众自己的报纸。

“新闻报道采取连贯性的综合精编,着重于地方性的反映,更注意它的教育性。‘报纸杂志化’是我们的工作目标之一。

“整个第三版尽量刊登乡治工作,动员问题,政治、经济、军事、国际等各种专题的研究。

“经常的副刊有:一般教育性、轻松趣味化的《战地》;有关青年运动、学生运动和青年创作的《青年学生》;献给武装部队的《游击队》;儿童自己的中心刊物《新会儿童》以及《每月文艺》。

“实行编写合一,发展通讯员,经常举行作者和编者座谈会及读者会。”

《新会战报》的版面安排如下:第一版国内外要闻、评论、专稿;第二版新会地方新闻、各地通讯;第三版专论、专栏;第四版综合性副刊。广告不占版面,只限登于中缝。这也是与当时报纸迥然不同之处。在中共组织的支持下,出版之前,已发展了各区乡通讯员,组成广泛的通讯员网,并且还布置好遍及各区乡的发行力量。因此,即使当时交通十分困难,公路已全部破坏,有些地方又被敌人分割开来,报社还是能及时得到大量的来稿和来信,以较快的速度把报纸送到读者手里。加上内容丰富,编排新颖,敢于代表群众讲话,对时弊进行针砭,特别是经常将党的主张运用社论、专论、特稿或杂文等形式提出新见解,显示出它与国民党报纸和私营报纸不同的格调,因而大受读者欢迎。《新会战报》刚出版,销售数量就成倍地超过国民党办的《四邑民国日报》。有几期销数还上升至两三千份,创当时粤中地方报纸发行数量的最高纪录。

由于《新会战报》刊登进步文章,积极宣传团结抗日,出版了30多期之后,引起新会县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惧和仇恨,限令其停止出版。停刊日期无法可查。

(三)东江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报刊

广州沦陷前后,中共广东省组织在东江敌后曾成立两支抗日武装,一支是以曾生为大队长的惠(阳)宝(安)人民抗日游击队;另一支是以王作尧为大队长的东(莞) 宝(安)惠(阳)抗日游击大队,在东江和广九铁路两侧打击敌人,建立抗日根据地。以后这两支抗日武装合并,成为东江纵队。

1941年1月,曾生大队在东莞敌后创办了《大家团结》周报。同年3月,王作尧大队在宝安也出版了《新百姓》报。两报都是油印出版,各有工作人员5至6人,负责编写和印刷发行。

1941年7月,为了加强对报刊的领导,《大家团结》与《新百姓》合并,成立“前线出版社”,陈嘉(社襟南)为机关支部书记、沙克(李廉东)为副社长,决定《大家团结》改为以干部为主的读物,《新百姓》改为以民众为主的报刊。1941年12月25日,日军攻占香港,东江抗日游击队挺进港九地区,配合地下党员奋勇抢救在香港的抗日文化人士茅盾、邹韬奋等800多人离港,报社全体工作人员投入接待文化人的工作。

进步新闻出版界人士邹韬奋在宝安抗日根据地参观了敌后新闻工作和宣传品展览,对套色油印出版的报刊之精致赞叹不止,并为新改版的《东江民报》题写了报头。茅盾为副刊写了“民声”二字刊名。《东江民报》总编辑是谭天度,当时参加工作的有杨奇、涂夫、甘露、符路、郭村等人。从1942年2月至3月出版了6期。

1942年春,由于开势发展的需要,曾、王两支队伍合并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总队,相应需要代表总队发言的机关报,总队政治部将《东江民报》改为《前进报》,于同年3月29日创刊,社长为杨奇,副社长为涂夫。

《前进报》是华南抗日根据地办得时间最长(4年多),影响最大的报纸。由最初油印四开报,发展到1945年采用对开铅印出版。由于游击战争环境,报社经常跟部队转移,但是,工作人员认真负责,钻研缮写油印技术,曾创造一张腊纸印刷7000多张报纸的惊人纪录。《前进报》除发行东江解放区的惠阳、东莞、宝安、增城、龙门、海丰、陆丰和粤北等地外,尚发行到珠江、韩江、粤中、南路等游击区和兄弟部队。前进出版社出版的书刊有《抗日杂志》、《政工导报》、《整风文件》、《广东党人》、《悼念邹韬奋先生特刊》、《论联合政府》、《解放区战场》等,及时传达中共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对时局的主张。到1945年9月,《前进报》已出版100多期。日本投降后,由于国民党军队加紧向东江解放区进攻,为适应新的形势,《前进报》以东江为界,分别出版江南版和江北版。

1943年12月2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改名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日本投降后,1 946年6月东江纵队奉中共中央命令,北撤山东烟台,从此,《前进报》任务乃告完成。

它是东江解放区抗日民主政权——东(莞)宝(安)行政督导处的机关报。创办于1944年秋,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停刊。《新大众报》由东宝行政督导处主任谭天席领导,原《前进报》记者徐日青(徐晴)具体负责主编。该报主要行务是宣传政权建设,统战工作,组织生产渡荒,青年、妇女工作,民后作教育等等,每同3—4天出版一期,发行约1500份,每份国币15元。由于该报得到领导重视,各区、乡政权的以及各级党支部的支持,办得生活活泼。1945年秋日本投降后,主编徐晴因公经广九铁路时,被日军枪杀殉职。

(四)琼崖抗日根据地的报纸

海南岛琼崖抗日根据地创办的报纸,对于扩大革命根据地,打击日本侵略者,起到了宣传鼓动的作用。

这是一张八开四版的油印报,每三天出一期,印数只有1000到1500份,有重要新闻和重要文章时,增印到2000份左右。主要发行到中共地方党支部、部队中的连队和乡一级民主政权、群众团体,成为党员。干部和部队指战员学习的主要材料和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的资料。

当时在编辑部工作的,还有陈说、周朝博、周旦和朱旦。陈说负责编写地方和部队新闻,周朝博负责编电讯,他们都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党员。当时没有邮局,没有新华书店,报纸是靠党的交通站,由交通员同志负责递送,为了这份报纸的发行,交通员都付上巨大的劳动代价,有不少人付出了生命。当时直接领导报社的是黄魂和陈健。黄魂是中共特委常委兼宣传部长,陈健是中共广东省委派来的。当时,为报纸写稿的,有冯白驹和林李明两位领导人,此外,林树兰、符荣鼎、王雁秋等也经常写稿,吴乾鹏和周旦也经常为报纸画画。

在美合山区的4个多月,因为环境稳定,物资丰富,材料充足,办起来很顺手。比如纸张、蜡纸和油黑,都是华侨捐助的,可以用一两年,中共中央派来电台以后,每天都抄收有新华社电讯。

1940年12月下旬,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冠进犯美合抗日游击根据地,报社的物资损失殆尽,周旦、朱旦先后牺牲。报社其他人员也渡过一段最艰难的生活,由于中共特委对报社爱护备至,从编辑部到印刷所的主要骨干得以保存下来。

1941年2月,报社全体同志随同特委回到琼山老区。这时,陈健担任中共特委宣传部长,他提出通俗化大众化的办报方针,他自己以赵千山名字写了好些短小通俗的的文章,很受欢迎 。

从回到琼山老区以后,由于战斗频繁,生活很不安定,因此,除了编辑部几位同志留在特委机关外,印刷所和一些发行事务人员,住在荒僻隐蔽的小村子。这些非战斗人员常常遭到日寇和伪军的袭击。最大的有两次,一次在演丰乡的南尾村,整个印刷所只剩下一个符国冠,符荣鼎的爱人和两个女儿也光荣特牲;另一次在新马的海树林里,印刷所有五位同志被捕,王惠民被敌人打到流尽最后一滴血。随特委机关在战场行动的同志,经常在行军走路,也遭受过敌伪军的袭击。可是报社人员考虑的是总是怎样出好报纸。到琼山以后,最大的困难还是物质困乏,蜡纸、油墨和纸张都缺少,主要依靠群众(一些小学老师、在城市当医生和职工的人),一点一滴买来,特别是白报纸,需量又大,买多了敌人很注意,只好从多种门路、 多种渠道想办法。尽管当时经济物质如此困难,特委大力支持这个报纸出版,多困难也得想办法。

1946年2月报纸改名为《新民主报》。那时,琼山的环境,表面很安静,谁知不到半个月,就在新马海边的红树林里,遭到国民党四十六军一个团和大量的土顽包围。凶狠的反动派几乎是天天搜山捉人,报社印刷所的同志英勇抵抗,但大部分人落入敌手。

1946年冬天,中共海南特委将报社移到五指山。回到五指山不到一年,中共领导的游击部队就解放了白沙、乐东、保亭、琼中、东方五个县。有了大片根根地,也就有了个安定的办报环境,海南岛中共特委(1947年5月叫做中共海南区党委)也给报社很好的条件,先后调来干部陈克攻、陈实、陈代轮、周珠江、林金光、张创、黄海萍等,还大大扩充了印刷所人员。这时,报社电台也有两个,一个是新闻收报台,一个是新华社海南分社收地发报台。李英敏是中共海南区党委宣传部长,还兼报社社长、新华分社社长,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报纸上,那时,宣传部的日常工作,由陈克攻负责,报社的编辑工作由陈实负责。报社人员在毛栈、毛贵这个地方住的时间最长,一直到海南全部解放,《新民主报》才停刊。

这是海南敌后民主政府的报纸。文昌县归国华侨很多,教育发达,从行政领导到编辑、刻字、印剧、交通员都是归国华侨眷属。《新文昌报》很受群众欢迎。该报从1941年8月创办,到1942年春改办成《新琼崖报》,编辑、印刷人员大部从《新文昌报》调来,《新文昌报》 从此结果。该报主编是李英敏。

这是琼崖抗日民主政府的报纸。由于抗日形势的大发展,1944年秋,琼崖人民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宣告成立,创办起《新琼崖报》。抗日战争中该队与日伪顽军作战2200多次,歼敌9400余名,解放海南岛五分之三的地区,全岛16个县中有14个县建立了民主政府,部队发展到5个支队,包括地方武装共7000多人。《新琼崖报》的出版,及时传播琼崖各地人民抗战消息,对当地人民抗日斗争起了很大的鼓舞作用。

(五)珠江抗日根据地的报纸

广州沦陷后,珠江三角洲的南海、番禺、中山、顺德等地先后沦陷。当地中共组织发动三角洲的人民组成抗日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军。

1940年珠江三角洲的游击队建立顺德县西海抗日报据地时,曾出版《抗日旬报》,发行100多期,后来因敌人扫荡而停刊。1943年当部队挺进中山县五桂花山区时,改办四开油印的《正义报》,及时刊登新华社的战讯,传播中共中央的重要指示,及时发表打击敌人、指导抗日根据地工作的社论,给根据地人民很大的鼓舞和教育,该报负责人先后有刘向东、严尚民、梁奇达、陈启新、唐健、董世扬等。

1945年春,《正义报》出版100多期后,因工作人员随部队挺进粤中创办《人民报》而停刊 。

1942年春,珠江纵队的前身“广州市郊抗日游击队二支队”,从番禺、顺德等地挺进到中山五桂山区,开辟五桂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在“防匪保家,抗日救国”的口号下,五桂山游山根据地的工作迅速开展着。随着形势的发展,部队党委决定办起游击队的报纸,定名为《正义报》,成立正义报社。部队还在西海地区时,曾办过一个刊物,叫《抗日旬刊》,出版了100多期,后因平原水乡地区形势日益险恶,便停办了。《正义报》可以说是《抗日旬刊》 的继续。

正义报社成员有董世扬、符和池、黄雄等,开始时仅三四人,后来不断发展壮大,增加到十人。报社由部队政治部宣教科领导。任务是配合党的中心工作,深入发动群众,宣传抗日主张,加强部队的革命化建设,扩大政治影响,及时传播上级党委的指示,等等。

当时,五桂山区的四乡都是敌人的势力范围,报社便设在五桂山区的一个叫关堂布的小村。《正义报》共出版了一百多期,约一星期出版一次,发行量上千份,版面四开四版,常用八张蜡纸一起印刷,当时的印技术已相当高明,把两张蜡纸粘在一起同时印刷,有时印一份报纸要几天几夜的时间,几个报社的同志轮流着干。报社的人员都是多面手,既兼职编辑、 记者,又当印剧刷工人、刻写工人,常常连通讯员、交通员也一起来干。

《正义报》除了宣传中共的方针政策,还常常及时地报道部队的战果和战况,表彰战斗中的英雄事迹,表扬好人好事。正义报社还兼印传单、布告、战报和书籍等,宣传我党政策的布告在游击区、白区到处张贴,宣传抗日主张的传单在战士和群众中间广泛流传。总之,报社的宣传工作对群众和部队都有相当大的影响。在教育群众、宣传群众方面起了很大作用。正义报社还翻印了一本军事书籍,供广大指战员学习军事用。同时,还翻印了延安整风中的重要文章,整顿纪律,纠正错误思想,有力地推动了部队思想革命化建设的进行。稿件的来源是多方面的,一些重要的文章通常是转载延安新华社的电稿,或由部队政治部的干部撰写。 各战斗部队都有通讯员,及时地反映部队的生活、思想状态和战斗情况。有时,报社也派出记者到分散活动的各部队驻地进行采访,深入战士们中间了解情况,他们还常常从敌伪的报 纸上找消息,反敌人之意而用之,如敌人的报纸报道某某地区某某城市被他们“主动放弃” 了,那就说明我军又打了一个胜仗,攻占了敌人占领的地方。

1943年夏,日寇为了巩固他们在珠江三角洲的统治,集中了全部日式准备的汪精卫最精锐的嫡系部队——伪军第四十三师,“扫荡”五桂山区抗日游击根据地,发起了“十路围攻”。当时中共在五桂山区的主力部队只有500余人,各村民兵集结队也不过300多人。面对十倍于我的上万敌人,战斗部队积极准备迎敌,要将敌人各个击破。报社的人员这时便分散到关堂布村里的农民家里,化装为民,各人都认了一个农民老大娘为“干妈”,以掩敌人的耳目,其他如印刷工具和纸张等,也分别藏在农舍的夹墙中或埋藏在地下。当部队主动出击,粉碎了敌伪的“十路围攻”以后,报纸又刊登胜利的喜讯,传播在山区、平原和水乡。1944年1月3日,中共在五桂山成立中山县人民抗日义勇大队,报纸特地用显赫的字体报道了这一大喜讯,张贴在各居民点和各交通要道。

1944年夏,在全国胜利的形势下,五桂山根据地公布了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的成立,正式公开宣布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6月间,部队回到了老根据地——顺德县的西海。《正义报》社随部队挺进粤中。至此,《正义报》暂告一段落。

(六)粤中抗日根据地的报纸

它是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的机关报。该报负责人先后有唐健、董世扬、吴枫、赵向明、何军等。1945年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派出一部分队伍挺进粤中建立抗日根据地。该部队被中共广东省委命名为“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该部队进入粤中地区后,于1945年春创办《人民报》。该报为油印对开不定期出版。报纸创刊后,大力宣传中共广东省委对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挺进粤中的任务,揭露国民党军队当时全面溃退的真相,号召粤中人民起来组织抗日武装。该报还对中共发动群众建立粤中抗日根据地的事迹作了大量的报道。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斗争,在新会、台山、高明、鹤山、开平、恩平、阳春、阳江、罗定、云浮、新兴等地散布了革命种子,建立了革命根据地。《人民报》也印发到上述地区。该报于1946年夏停刊。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