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业务 

(一)收换纸币和发行钞票民国3年(1914年)7月1日,中国银行广东分行开始收换广东官银钱局纸币,同时发出大洋特 别券1439.9万元。此外,还发行大洋券和小洋元券。 

(二)侨汇 广东侨汇,在民国26年(1937年)前,主要汇款方式是以寄仄纸和批信两种。仄纸以四邑、中 山、鹤山 、江门一带为主,粤中各县亦有侨汇,但不及四邑普遍。批信方式,以潮汕、兴梅、琼州为 主,其他地方亦有少量采用。从国外汇源分析,美、欧、非洲侨汇,利用仄纸方式寄入居多 ,南洋一带侨汇则以批信局汇寄为主,亦有少量由水客带款及经由国内银行,邮局转汇至各 地的。

经由国外银行汇至四邑、中山等地的侨汇,大抵可以分为仄纸汇款和由国内银行转汇至省内 各地解付两种。

仄纸亦称银仄、赤纸,具有一般银行汇票的性质,由华侨向国外银行购买后直接寄交国内收 款人,收款人在汇票背书后,即可转卖给别人。仄纸的买卖需要担保,以防假票,担保者一 般以商号为主,因此,收款人多直接将仄纸卖给商号或钱庄,此种商号普遍设于四邑各地, 他 们一般了解侨属和华侨情况,在遇到买入的仄纸发生问题时,可以及时向卖仄纸的人追回原 款。

仄纸的面额都是以外币为单位,买卖时汇价的申算,大都根据邻近圩镇或县城的外汇行情, 略为降低五点左右;而四邑各县多是根据广州、江门同业的行情报告而酌定的。

在四邑一带,钱庄、银号是仄纸的主要购买者,但一般商号的资力亦很雄厚,两者竞争购买 仄纸十分激烈,而银行的购仄活动则远不及银号及商号,而且银行机构设立不普遍,在江门 只有中国、广东省、金城3家银行,台山县城有中国、广东省2家,鹤山沙坪仅有广东省银 行1家。

民国27年(1938年)3月,财政部颁令禁止携带五百元以上的钞票出口,包括一切中外钞票在 内 。当时,一般欲携带港纸往香港的,改为购买仄纸带出,于是仄纸的市价大升,有一时期, 仄纸价格竟超过港纸的市价之上,四邑各商号、银号随时把购进的仄纸委托水客(俗称“ 巡城马”)携往广州或香港出售牟利。

经由国外银行直接汇至国内银行解付的侨汇,以中国、东亚、华侨、广东省等银行为主,其 中在四邑及其他各县设有分支行,因而可以直接通汇的,仅有中国、广东省等行,没有分支 行设立的,大都委托中国、广东省银行解付或转汇。

抗战前夕,中国银行与国外往来已颇为普遍,当时的国外分支行已设有9处,经收侨汇的范 围亦远较其他银行广泛,不似其他银行收汇有局限性。如华侨银行主要经收新加坡侨汇和 暹罗 的一部分侨汇;东亚银行则以西贡及新加坡两地侨汇为主;广东省银行则限于经收旧金山及 曼谷两地的侨汇等等。

广东省战前侨汇,无确切数字统计,根据刘佐人著的《当前侨汇问题》一文估计,广东从民 国20年(1931年)侨汇收入算起至民国29年止,各年收汇数分别为国币2.52亿元、1.94亿元、 1.83亿元 、1.30亿元、1.90亿元、1.92亿元、2.70亿元、3.60亿元、6.00亿元、10.8亿元。广东省侨 汇绝大部分为赡家汇款,但对国家和侨乡的经济和福利事业亦有很大的帮助,许多公共交通 事 业、兴建学校等,都离不开侨资。民国3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洋一带相继沦陷,各外 商 银行先后停业,侨汇中断,于是南北美洲侨汇,大量集中涌向纽约中国银行汇出,而解款地 点多属广东的四邑、中山、江门、鹤山等地。当时由于战争的影响,四邑各地尚未设有中国 银行机构,为及时解决侨属急需,中国银行一方面继续与邮政储金汇业局订立合约,委托其 代 解侨汇,以期利用邮局机构遍设的方便达到迅速解款的目的,一方面委托广东省银行代为 转 解。至民国32年9月,中国银行先后在肇庆、台山、新昌、赤坎、金岗等重点侨区 设立分支机构,办理侨汇业务。

抗战胜利后,总行指示广东要迅速恢复侨汇,同时指派张镜辉于民国34年9月中旬 亲自率领首批员工,携带帐册券料以及有关营业用凭证,由重庆经广西南宁返穗,负责沟通 四邑一带侨汇。回广州后,即派员赴江门、台山、新昌、赤坎等地筹备复业,并将战时设立 的肇庆支行移设江门,于10月18日复业。接着,又先后恢复了新昌、台山、赤坎办事处,各 行处都装备无线电台,加速了侨汇的解付。

在恢复机构的同时,中国银行广州分行及其所属各行处从民国34年(1945年)10月起,开始清 理抗战时期未解付的侨汇,至11月底结束。与此同时,做好新到侨汇的解付工作。针对当时 侨汇解付迟缓情况,中国银行广州分行采取下列措施:(1)原由总行转寄的四邑信汇,改由 纽 约直接寄往四邑各行处。(2)进一步清理以前总行转解的未解电汇,并鼓励华侨改用信汇、 票 汇、航邮寄回,侨眷收到汇票,即可到四邑各地中国银行提款。(3)广州中国银行直接与纽 约中国 银行建立直通电汇关系。属广州市内的侨汇,二三天内即可解付;属四邑行处解付的电汇 ,广州中行以最快速度转出,一般自国外汇出日起至解付止,仅为八天左右。此外还简化了 领款办法。民国36年1月15日,中国银行广州分行创办《粤中侨讯》月刊,为便利侨胞了解 中国银行办理侨汇及国内有关情况,沟通国内外的联系,引导侨资出路途径和华侨、侨属参 加粤省经济建设、拓展银行业务等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 

民国34-36年(1945-1947)年广东中国银行系统经解侨汇统计表表2-3-1 

(三)国际贸易结算民国17年(1928年)11月,国民政府设立中央银行,中国银行成为主要从事国际汇兑的专业 银 行。抗战前,广东的国际汇兑,一般多由银号钱庄经营,银行不占重要地位,一般进出口商 的港汇买卖,亦多由银号钱庄办理,外币存款则为外商银行垄断。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及贸 易委员会为统制出口外汇,于民国27年规定一切出口外汇必须结售给外汇指定银行,出口商 不 得自行保留。抗战胜利后,粤行及其所属分行在大力开展存、放业务的同时,也开展进出口 结汇 及买入汇款业务,办理进出口结汇业务的行处有粤行、汕支行、门支行、琼处、湛处、梧处 。国民政府为了统制外汇,实行外汇管理,于民国35年2月25日颁布《中央银行管理外汇 暂行办法》、《进出口贸易暂行办法》,设立外汇平衡基金委员会,输出入管理委员会等组 织。实施这两项办法后,广东各地中国银行经办的国际结算业务,不但没有多大发展,反而 日益陷入困境,经中央银行批准设在广州的国家银行(包括中国银行)为经营外汇的指定银行 。根据统计,粤属机构民国36年度进出口结汇情况是:出口结汇为港币2883万余元,美元15 0万元;进口结汇为港币1777万余元,美元2.9万余元。粤行本身,民国36年7月、8月、9月 ,进口结汇分别为港币253万余元、40万余元、55万余元;出口结汇分别为港币177万余元、 35万元、122万元。 

(四)存放款业务民国初年的中国银行,其业务除一般的存、放、汇款外,还代收税款及其他经费,服务对象 主 要是各机关。当时存款的主要来源是各征收机关的候解款、代收的税款、各项经费,至于商 号及个人存款,由于利率太低,存额很少。民国24年(1935年)4月,广支行回穗复业后,于6 月1日开办了储蓄部,开始办理活期存款、整存整付储蓄存款、零存零付储蓄存款、零存整 付储蓄存款、存本付息储蓄存款、通知存款。广州沦陷后,广支行被迫移迁香港,停办了储 蓄业务,直至抗战胜利,机构恢复后,才真正全面开展业务。民国34年10月,中国银 行复业后 注意揽收存款,并有一定成效。开办的存款种类有国币储蓄存款(分7大项13种储蓄存款种类 ),外币外汇存款、银元存款等。外币外汇存款是于民国37年9月16日开办的。以英 镑、美金、港币、印币、星币、瑞士法郎、菲币、加币等8种为限,以外国币券交存者暂以 美钞及港钞为限,以外币票据交存者按托收方式处理,黄金、白银按法定价格折合美金存储 。此项存款概不计息,存户开户按活期存款办法办理。民国38年5月25日,中国银行广州分 行电嘱所属行处开办银元存款,利率参照当地市情拟定。

广东中行各机构的放款业务,大致可分两大段。在抗日战争以前,广东经历了十多年的南北 分立时期,这时期由于政局动荡,工商业凋萎,中行的放款业务呈两大特点:一是行 方为审慎起见,不敢畅做放款;二是军政部门迫于资金的需要而胁迫银行借款 ,且屡借屡欠,欠款越积越大,以致引起广州、汕头、江门等地机构几度停业。抗战胜利 后,放款业务又拘于财政部的各种限制以及解放前夕的经济危机与金融动荡而勉力维持。

广州中国银行及其所属机构的放款,其种类主要分为信用放款(主要是对公部分),抵押放款 (定期、活期以及小额循环叙做)、存款透支、押汇、承兑贴现等。抗战开始后,增加四行联 合贴放业务。民国37年(1948年)又增加出口物资银团贷款业务。贷款对象,初期以地方军政 的信用放款和抵押放款为主,广东归政中央和抗战胜利后,工商放款逐渐增多。在广州,放 款对象为丝织业、制糖业、盐业;在汕头,主要是抽纱、丝织业;在江门,主要是制糖、造 纸、榨油等。广支行(后为粤行)在广州沦陷前的放款大户有:湘南煤矿局杨梅煤矿厂、粤汉 铁路局、第四军司令部、东莞及惠阳糖厂管理处、航空委员会、陆军第66军司令部。抗战胜 利后的放款大户是:广东实业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南洋企业公司广州办事处、中国植物油料 厂、中国棉业贸易公司广州分公司、中国国货公司广州分公司、广州国香公司、中国茧丝公 司广东办事处、中国农业机械公司广州分公司、广州电厂等。

中国银行广州分行民国35年(1946年)年终放款余额为17亿元,利率为3-5分。民国36年1月至 7月,共 放款273亿元,余额45亿元,其中以出口押汇为多。民国37年7月17日,中国银行广州分行业 务谈话会记录了该行当时存款已增至5600亿元,10月9日谈话会则称“放款已大都收回”。 

此外,广支行还于民国26年(1937年)2月受香港粤行委托开始代理农村放款业务。4月,粤行 与省农村 合作委员会签订合约,由农合会划定东莞、中山、台山、增城、澄海、饶平、潮安、普宁、 惠来、宝安、乳源、连山、连县、海丰、陆丰、潮阳、揭阳、丰顺、南澳等19个县,为中行 农村合作社放款区域。放款对象是经农合会核准登记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借款手续为合作社 将借款申请报农合会审定,由农合会函达中行准借。放款种类有信用放款、利用放款、供给 放款、运销放款、农仓放款。农贷利率:1年期以内月息8厘;2年期以内,第2年月息8.5厘 ;3年期以内,第3年月息9厘。广支行在“七·七”事变后,于民国26年9月奉命停 止农贷业务,其所负责的19个县的农贷总额仅为18205元。至民国28年10月17日止,仍有801 8.05元农贷未能收回。民国29年2月,四联总处推派中国银行为代表,负责推进广东省的农 贷工作。其时广东沿海地区均已沦陷,省政府机构已转移至粤北。5月,韶关中国银行与省 政 府洽订农贷合约,划出乐昌、仁化、翁源、连平、和平、龙川、河源7县为四联分处农贷区 域。由于中行在这些地区没有机构,故于6月与广东省银行签订代理收付7县农贷款项合约。 民国30年12月,粤省乐昌等7县农贷又由中国银行单独承办。民国31年9月1日,7县 农贷业务 移交给农民银行办理,中国银行农放工作结束。7县农贷余额,民国29年结余为1045125 元;民国30年累计为7863666元。 

(五)汇兑广东中国银行建行初期,汇款只是联号之间互相汇兑划拨,后来逐步发展,种类有电汇 、票 汇、信汇。通汇点以广州、汕头、琼州等处与香港、上海为主。所汇款项多系代解海关洋税 、中央盐税、商家贸易往来经费。抗战以前由于该行几度停业,故汇兑业务不发达。汇兑业 务经 营较有成绩的是汕支行和琼支行。抗战期间,广支行停办港币汇兑业务,仅办理六百元以下 的国币汇款。抗战胜利后,广支行(后改称粤行)恢复汇兑业务。民国35年(1946年)汇出总额 为194亿元,汇入总额为355亿元。随着通货膨胀的日益加剧,法币、金圆券相继崩溃。从民 国36年开始,对粤汇款一再受限制,粤行的业务无法开展。

此外,广东中国银行还曾经代理金库业务,代理盐税、关税、印花税等税收业务。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