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广东省银行发行的纸币 

广东省银行成立后,于同年5月12日签发1元券,10月5日签发10元券,发行数额为三千余万 元。民国22年(1933年)8月7日签发5元券,民国24年11月11日签发100元券,11月13日签发 10 元大洋券,并加盖“改作毫券用”字样,数额为2000万元。这样,广东省银行发行的钞票共 有7种,分别是1元、5元、10元、100元面额的银毫券,1元、5元面额的大洋和10元 大洋券“改作毫券用”。这些钞票分别有沈载和、霍宝材的签字,或沈载和、陈佐镟的 签字,或宋子良、顾翊群、云照坤等人签字。

辅币券的发行:民国23年(1934年)12月发行1毫券,民国24年11月18日发行5毫券,皆系香港 新华雕刻公司印制。同年11月27日发行美国钞票公司印制的1毫、2毫和5毫辅币券。

民国26年(1937年)6月20日,财政部公布改革粤省币制命令止,省毫券发行额(流通总额)为3 29189000元,省大洋券为32510000元。

地名券发行:民国28年(1939年)3月,广东省银行发行琼崖地名券,面额有1元、2元和5元, 数额为700万元,券面有王毅、吴道南、丘岳宋3人签字,在琼崖16县流通。

民国25年(1936年)7月广东政局统一后,币制统一,对省毫券规定按比率以国币收回。然而 当时处于抗战时期,情况复杂,省毫券名义上收回销毁,实际上还有增加发行,并与国币混 合流通。发行情况如下:

抗战时期广东省银行毫券发行统计表表1-2-2

此外,民国38年(1949年)6月4日,广东省政府发出布告,准备发行广东省大洋票辅币 ,并 制订了《广东省大洋票辅币发行办法》,授予广东省银行发行权。规定广东大洋票以元为单 位 ,每元等于政府厂铸银元1元,总重量26.6971克,银88铜12,即含纯银23.493448克。6月 6日,广东省银行发行1角、5角大洋票辅币,6月30日再发1分、5分大洋票辅币。 同年6月21日,广东省政府又把发行广东省大洋票辅币,扩大为发行广东省大洋票。7月1日 ,广东省银行发行1元面额的大洋票,后因国民政府不准地方当局发行1元面额以上的地方券 ,广东省银行才不得不中止了其他面额大洋票的发行。大洋票的流通额,根据广东省银行民 国38年10月2日给广东省政府的呈报,在广州及附近各地流通的大洋票为六十余万元。

(二)流通及收兑民国22年(1933年)11月,福建事变发生,受其影响,广东省银行发生挤兑。11月18日 ,广东省银行纸币币值跌至8成,不少商店拒用纸币,广东省财政厅决定除1元、5元纸币共 1900余万元照兑外,10元面额银毫券停止兑现。民国23年1月,十九路军退出福建,挤兑风 潮仍在继续。2月4日,广州市商会开始发行商库证300万元,各商行用物业抵押领用的有130 余家,因为不敷分配,省库核准加发300万元以上救济省市金融。4月13日,广东省财政厅为 维持广东省银行纸币向广州富商霍芝庭借款350万元。8月7日广东省财政厅决定于9月1日发 行金融库券200万元,民国24年3月22日,广东省政府决定增发民国24年金融库券200万元, 前后共600万元,作为广东省银行复兑10元纸币基金。4月16日,10元省银行毫券恢复兑现。

民国24年(1935年)11月3日,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颁布新货币法令,规定从本年11月4日起, 实行法币政策,以中央、中国、交通3银行所发行的钞票定为法币(1936年2月增加中国农民 银行钞票为法币),禁止白银流通,将白银收归国有,禁止除中央、中国、交通3银行以外其 它银行发行钞票。法币政策的施行,标志着我国从金属货币流通转入到纸币流通的时期,广 东也从此转入纸币流通,但首先流通的不是中央法币,而是广东地方法币。同年11月6日, 陈济棠、林云陔、区芳浦等人主持召集粤省紧急经济会议,以广东情况特殊为由,认为粤省 货币不应悉照南京政府的命令办理并决定广东也进行货币改制,推行广东地方法币,当日, 广东省财政厅便颁布了改革币制的布告。

民国24年(1935年)11月9日,广东省财政厅又公布了《广东省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组织 章程》,并于同年12月28日成立广东省法币发行准备委员会。该会人员组成是:广东省商会 代表联合会 代表2人,广州市商会代表2人,汕头市、海口市、江门市商会代表各1人,广州市银业公会 及忠信堂代表各1人,广东省银行行长、副行长各1人,广州市立银行行长、广东财政厅代表 各1人,金融专家3人。他们负责准备金及办理法币发行额的审定。

根据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组织章程规定,发行准备金以原旧银币、生金银、外国货币、 有价证券为限。法币发行额应斟酌物价指数以供求相济为原则。广东省银行发行法币时,应 将发行额连同准备金交该委员会审定后,报广东省政府核准签发。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 受广东省参议会的监察,广东省参议会应派稽核人员随时到该委员会查核准备库,并将发行 数额及准备种类,数额按月分别公布并函报广东省政府查核备案。

到民国25年(1936年)5月,广东省银行将本年4月底纸币发行额及准备金额送由法币发行准备 管理委员会公告,并将准备金移交该会保管。现金准备中有毫银7035万元,加二折合省券 8442万元,大洋1800万元,加四四折合省券2592万元,两者合计11034万元,保证准备有财 政厅库券9146万元,财政部欠款2500万元,两者合计11646万元,而纸币流通总额为22680万 元。表面看来,准备金相当充分,现金准备和保证准备与纸币流通额相符一致,但其中保证 准备两项是不确实的。库券未经中央核准发行,财政部欠款也没有清理,都没有确实还本 的保证。因此,帐面所列准备金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根据民国25年8月20日国民政府财政 部长孔祥熙对广东币制统一问题发表的谈话,指出至本年7月中旬,有帐可稽者,省毫券发 行总额高达24958万元,现金准备只合43%。但这种比率没有考虑到广东收买白银毫银加二给 值,大洋加四四给值的情况。加上这种因素,当时广东省银行发行 和现 金准备额比较现金准备占发行总额的51.7%,较之中央法定比率现金准备要达到60%尚差8.3% 。推行广东地方法币后,收买白银则成了广东省银行的一项重要业务(具体收买情况在“ 广东省银行”一章中叙述)。

广东省地方法币的使用,是从民国24年(1935年)11月7日起,次年7月陈济棠下野,广东还政 中央,国民政府财政部开始整理广东省货币制度,以求得到币制的统一。同月下旬,成立了 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由中央派宋子良等17名委员组成,以管理广东省发行准 备事务。广州分会成立后,即将前广东省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接收。为了了解广东金融 、财务情况,南京国民政府曾派中央银行副总裁陈行、交通银行总经理唐寿民、税务署署长 吴启鼎、中央银行国库局副局长李惕生等赴粤视察。

财政部对于整理广东币制分为两个步骤:首先是巩固毫券信用,充实准备,稳定物价,在达 到这些目的之后,第二步是币制的统一。

当时广东省银行现金准备额是发行总额的51.7%,(按:广东省银行发行现金准备额当时为毫 银8039万元,现大洋1955万元,大洋以加2合毫银计算,合计毫银10300余万元,故中央核算 现金比率,谓为合发行总额43%,惟广东省银行收买白银系以加2和加44发出,则其所收的毫 银、大洋仍以加2、加44分别计算,所以现金准备的比率为51.7%)但较之中央法定比率尚差8 .3%。至于作为保证准备的整理币制库券,未经中央核准发行,而北伐战争时期财政部门的 欠款,也还没有定期清理,都没有确实还本的保证。中央以此项保证有调整的必要,乃发行 民国25年(1936年)整理广东省金融公债12000万元,以备整理金融,补充发行准备。

根据以上情况,可见国民政府对于广东省币制的整理,还不是要求立即改用国币,以求全国 币制的统一,而是首先要求安定省毫券的币值,使广东省物价得与全国物价相联系,同时改 善广东省对外收支的情况。因此首先责成广东省银行以一五以下的比率维持币值。广东省银 行以维持比率需要有申汇作为平衡基金,于是呈准财政部,并商承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 会向财政部借得公债1000万元,并由广东省银行以营业上收存的现毫加二调换分会的现大洋 900万元,依照银6债4的办法分期向中央、中国、交通3银行领用法币1500万元存在上海作为 调节的准备。又商得财政部和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同意,在广东省银行因为调节币值所 需要增发省毫券的时候,得用国币照加5向法币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换取毫券,即 以国币作十足准备。有了这两项办法,广东省银行遂于民国25年8月28日按日挂牌,定出门 价为加5, 入门价则视市况而等差。当初定比率的时候,投机者以当时省毫券的现金准备还未达60%, 而汇兑基金又为数甚微,以为加5比率无法维持,便将毫券大量抛出换取港币和国币,广东 省银行于是尽量收进,卖出港币和国币,汇兑比率得以稳定。到11月间,商民要求提高币值 ,投机者又放出国币与港纸,以换取毫券,希望将来比率提高,谋取厚利。广东省银行于是 又售出大量毫券进行调节,投机者仍无机可乘。不久,西安事变发生,投机者以为外汇 必 转昂贵,便又抛出毫券吸收港币,广东省银行则大量抛出港币,几天之内即告平复。其时, 广东省银行运用厚实的调节准备,有效地平息了数次投机风波,使粤省货币市场得到初步 稳定。粤省物价在还政中央前,因通货不安定而暴涨,在币值安定以后,物价也开始转趋稳 定并有所下降,此外,对外贸易入超减少,侨汇有巨额增加,第一步巩固毫券信用、安定 币值和稳定物价的目的基本达到,为过渡到第二步,即在全省用中央法币取代地方法币 铺平了道路。

至民国26年(1937年)6月,毫券信用更趋良好,准备更为充实。毫券发行额从24000余万元增 加至33000余万元,现金准备则从12000万元增至21000余万元,占发行额的64%强。6月18日 ,宋子文奉命来粤视察经济金融情况,认为广东统一币制时机已经成熟,亟应实施第二步计 划 用国币收回毫券,使全国币制臻于统一。经与有关方面商议,订立“统一粤省币制改革办法 ”4条及“施行办法”7条,由财政部于民国26年6月20日颁布施行。具体内容如下:

“查上年8月间,本部为整理粤币安定汇价,呈准发行整理广东金融公债12000万元,代为补 充毫券准备,并呈准暂行办法二项,规定毫券与法币比率不得超过加五计算,公布施行。实 施以来,毫券汇价极为平稳,为向来所未有,物价亦趋于安定,金融经济均呈活泼,工商各 业亦已昭苏,亟应确定比率,以完成币制之统一。特规定办法如次:

(一)自民国27年1月1日起,所有粤省公私款项及一切买卖交易之收付与各项契约之订立,均 应以国币为本位。如再以毫券收付或订立协定者,在法律上为无效。

(二)广东省银行、广州市银行所发毫券截至本年6月19日止,共计337849000元,自6月21日 起 ,以一四四为法定比率折合国币,在本年底以前,按比率照常行使,但以国币照法定比率交 付者,不得拒收,违者严惩。

(三)广东省银行、广州市立银行所发毫券自即日起,由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及广东省银 行按照法定比率,负责以国币陆续兑回销毁。

(四)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对于尚未收回之毫券,应随时保持原有比例之现金准备。 以上办法,除函广东绥靖公署主任、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布告周知,并呈行政院备案暨 分别电令外,仰即知照。施行办法七条,计有:

(一)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应于本年6月21日公布截至6月19日止毫券 发行总额暨各项现金准备总额。

(二)该项毫券发行总额公布以后,不得再有增发。

(三)自本年6月21日起,中、中、交三行兑回毫券应逐日送交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 转 账,其现金准备由该分会就库存实际现金成份照转各该行之账,至应补之保证准备,以整理 广东金融公债补足之,其未转账之现金,应为市面实际流通毫券之准备,即责成发行准备管 理委员会广州分会负责保管。

(四)广东省银行兑回之毫券,应逐日送交中央银行广州分行汇总,向分会转账。

(五)中、中、交三银行逐日兑回毫券及转收现金准备数目,应逐日报告该总行转报发行准备 委员会向财政部汇报。

(六)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将逐日兑回毫券数目及现金准备转账数目,报告发行准备 管理委员会,并由该分会将兑回毫券数目每半个月登载广州报纸公告一次。

(七)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对于兑回之毫券,于每次公告后应将券截角,并将角身一 部送交广东省银行存查,并报告广东省政府备案。其截下之角,每届月终汇送发行准备管理 委员会验销报部。”

自改革办法公布后,广东省银行(广东省银行为主要发钞银行,广州市立银行只发行了很少 一部分钞票)即于6月21日将全部发行业务移交发行准备管理委员会广州分会接管。计发行流 通券为毫券329189000元,现金准备为212729000元,所有流通的省券,即由中、中、交3行 会同广东省银行按照一四四比率以法币随时收回,其流通的省大洋券3251万元,原在总流通 额之内,按一二比率与省券并用,现也按一二比率用法币收回,收回省券多少即向发行分会 转账,将省券准备移作法币准备。至于作为保证准备的整理广东省金融公债,则由财政部与 发行 准备管理委员会总会直接转账。广东省银行所有库存未发行的钞票,以及向钞票公司已定印 的钞票,全部移交发行分会。

同年6月30日,广东省财政厅又公布“广东省促进货币统一办法”3条,全文如下:“(一)各银行自8月1日起,银号自9月1日起,所有存、记款项一律以国币支付,不得再使用 毫币或外币。

(二)在年内毫券虽仍可按一四四法价流通,但不准有丝毫差价,除得向中央、中国、交通三 银行及广东省银行兑换法币外,并不准对其他货币发出买卖交易。

(三)各种物价应按一四四比率改为国币,不准提高,致影响人民生活。”统一粤省币制改革办法颁行不久,7月7日“芦沟桥事变”发生,抗日战争从此开始,中央为 维持非常时期金融起见,对统一粤省币制改革办法第一条原规定“从民国27年(1938年)1月1 日 起,所有粤省公私款项及一切买卖交易之收付与各项契约之订立,均应以国币为本位,如再 以毫券收付或订立协定者,在法律上为无效”一节,暂缓执行,准许延长兑回毫券期限。至 于 改革办法规定的一四四比率,停止发行毫券和继续收购白银各节,均须继续执行。至此,广 东的货币基本得到统一,但省毫券、大洋券仍有流通,不过它已经不属地方法币的性质,而 是作为适应当时复杂情况的临时应急措施。

民国27年(1938年)10月,广州沦陷。民国29年10月,敌伪在粤省沦陷区推行伪钞, 拒收省券,致使省券大量流至港澳各地,造成供过于求,省券比值逐渐低落。该地银号钱庄 商人,均持券向香港广东省银行请求兑换法币,酿成省券风潮,至12月风潮始告平息,广东 省银行鉴于一四四比率尾数畸零,(即1.44元省毫券折合国币1元,1元省毫券折合国币0.694 44元)找换颇为困难,易为敌伪奸商利用,扰乱粤省金融,提出由政府商请财政部核准, 于民国29年8月7日颁发广东毫券整理办法,规定自即日起(后改为自民国30年1月 1日起)粤省毫券1元折合法币7角行使。香港中、中、交三行及广东省银行收到毫券,只开给 粤省内地汇票,不得在香港兑付法币。同时,广东省政府又规定大洋券1元折合法币8角4分( 原 规定大洋券1元折合0.8333元国币)。此后,毫券只作为国币的辅币行使,制止了敌伪扰乱金 融的阴谋。民国32年(1943年)12月1日,四联总处转饬广东境内所属行处尽量收兑各地辅币 。

抗战胜利后,为收兑省毫券及省大洋券,广东省银行与中央银行商妥,由中央银行先拨出备 兑 基金,定于民国36年5月1日起为开始收兑日期,期限定为6个月。凡商民持券到行请求兑换 ,均应照法定比率,省毫券每元合国币7角,省大洋券每元合国币8角4分,尽量收兑。在法 币不断贬值的情况下,省毫券、大洋券已显得格外额小值低,几乎已成为废纸,随着通货膨 胀的日益加剧,省毫券、大洋券也自行消失了。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