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五”计划和经济调整时期

“大跃进”时期,为了适应国民经济管理体制的下放,银行信贷计划管理体制也作了多次变 动。第一次变动是1958年初,对城镇储蓄存款和农村存款实行分成办法,把上年7月到下年6 月 这段时期的城镇储蓄增加额的20%分给地方,作为地方工业的后备贷款;把上年6月底农村存 款余额的20%分给地方,用于增加农业贷款。第二次变动是从1959年起,对信贷计划实行“ 存 贷下放、计划包干、差额管理、统一调度”的管理办法,除中央财政存款和中央企业贷款外 ,其余存、贷款的管理权限逐级下放到基层,实行差额包干。存大于贷的差额上缴;贷大于 存的差额下拨补助。在计划包干差额范围内,多存可以多贷。在农村则实行“差额包干,一 年两算,半年差额,基本不变”的管理办法,即银行对人民公社信用社只管一个信贷差额, 上下半年各算一次帐,在核定的差额范围内,人民公社信用社可以自行安排信贷计划。

信贷计划管理权限下放,原来是想调动地方的积极性,更好地运用信贷促进工农业生产发展 ,可是在当时“左”的思潮影响下,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助长了浮夸风,甚至提 出“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贷给;哪里需要,在哪里贷给;需要多少, 贷给多少”的口号,后来愈演愈烈,发展到放“存款卫星”、放“收贷卫星”,指山买矿, 指水买鱼,大搞浮夸,虚存虚放,放松了信贷管理,敞口供应信贷资金。由于银行不合理贷 款的大量增加,造成信贷收支失控,被迫大量投放货币,大大超过了经济增长的幅度,以19 60年与1957年比较,全省年末存款余额增长1.27%倍,年末贷款余额增长1.84倍,年末货币 流通量增长70.79%,而工农业总产值只增长36.34%。

国民经济调整时期,为了纠正“大跃进”的错误,克服经济困难,党中央于1960年冬提出了 “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并决定从1961年起对国民经济实行全面调整。19 62年3月又进一步作出了《关于切实加强银行工作的集中统一,严格控制贷币发行的决定》 ,强调指出,银行工作必须实行高度集中统一,把货币发行权真正集中于中央;银行业务实 行完全的彻底的垂直领导,收回几年来下放的一切权力;严格信贷管理,加强信贷的计划性 ,严格划清信贷资金和财政资金的界限,不许用银行贷款作财政性支出,一切非偿还性开支 ,只能使用财政预算资金,按照财政制度办事,企业的定额流动资金由财政核实拨给,不许 挪用挤占银行贷款。

广东根据中央决定的精神,认真贯彻执行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关于信贷计划管理若干问题 的规定》,收回了“大跃进”期间下放的一切权力。重申“编制信贷计划必须贯彻党的财经 工 作方针、政策,结合生产计划、商品流转计划和财政预算,统一安排,综合平衡”的原则, 实行高度集中统一和分口分级负责相结合的信贷计划管理制度。

信贷计划的编制和审批实行“双线”管理。各级企业的贷款计划由企业主管部门编报,并 抄送同级中国人民银行,经审核逐级上报到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然后由主管部门会同总行审 查下批。对不同企业,实行不同的信贷计划指标管理:(1)中央各部直属管理局,商业部、 外贸部的总公司和一级采购供应站,省级商业、供销部 门垂直领导的专业公司的贷款指标均由人民银行总行下达;(2)对地方管理的农业长、短期贷款、灾区口粮贷款、农产品预购定金贷款、地方工业、手 工业贷款、其他商业贷款、国营工业结算贷款、地方工业大修理等贷款,在总行下达的指标 范围内,由省掌握分配,从严掌握;(3)收购农副产品贷款,指标不足时,可以边办理追加边发放贷款。

中央的各项决定,以及总行有关规定的贯彻落实,使“大跃进”中被削弱了的银行信贷计划 管 理制度得到了加强,信贷失控的状况有所改善,货币投放有了控制。全省1963年与1960年比 较,年末贷款余额减少25%,年末货币流通量减少8.86%,从而促进了国民经济的调整。

1963年,国民经济经过初步调整,情况有所好转,生产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中央根据新的情 况,从1964年起,重新下放广东部分管理权限:(1)省管理的工业、交通、手工业和其他商业的贷款计划,由省分行编制;县管理的企业贷 款计划,由县支行编制。(2)在存款方面,储蓄存款和农村存款计划,由省各级分支行编制。(3)地方工业、交通、手工业和其他商业的季度贷款计划,由省分行一面上报,一面下达各 县、市支行。这样,既适当地扩大了地方各级银行的信贷管理权限,信贷计划工作也有所加强,到了1965 年, 各项经济调整任务胜利完成,整个国民经济重新出现了欣欣向荣、协调发展的局面。1965年 和1957年比较:年末存款余额增长2.24倍,年末贷款余额增长1.14倍,年末货币流通量增长 74.39%,工农业总产值增长56.85%。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