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业务

(一)汇 兑 业 务

票号的汇兑业务,从票号产生之时便开始办理,大部分是票汇和信汇。光绪 二 十二年(1896年)创办邮政后,又开办了电汇。普通汇款以票汇为最多数,由票号开汇票一纸 交给汇款人,汇款人将汇票寄给受票人,受票人可拿票向该分号领款。汇票标式,旧式用会 券,新式用三联单,一联由票号寄分号,一联给汇款人寄给受票人,一联去号存根。汇票多 用记名式,但凭票付款,并不认人。汇票没有固定的价目,汇水的大小往往因人而异,计算 标准一般要看两地平色高下,并根据交通条件以及季节旺淡、银根松紧、月息高低等因素估 算,如从广州汇往上海,每百两汇款只收汇费1-2两,汇往北京的约为3.4-3.5两。其服 务 对象,一为各省商人的贸易货款的结算,一为广东省关上缴京饷。咸丰元年至咸丰 三年(1851-1853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期间,京饷的来源,一度主要靠广东和山西两省支持 。从同治元年(1962年)开始汇解广东等省关上缴的京饷。同治三年至光绪九年(1864-1883 年), 清政府曾三次谕令严禁票号汇兑京饷,但广东和粤海关仍然通过票号汇解京饷,以取得票号 的借垫而使京饷能够如期上缴。清廷也只好默认。

粤海关咸丰十年至光绪七年(1860-1881年)拨解京饷中票号垫借银数 表5-1-1

从咸丰十年至光绪六年(1860-1880年),票号为粤海关解送京饷中的垫款 数 额,年年不同,在60年代,大约每年60万至70万两左右,到70年代后期,便经常超过100万 两 ,其趋势明显的在上升。80年代后,这种情况仍在继续,而且在程度上还有所加深,在关税 征不敷解而又无法改善的情况下,在京饷的解送上已无法离开票号的支持,而票号也已 陷入欲不垫而不可的境地,票号与地方政府财政收解上形成了非常密切的关系,以致欲罢而 不能。

(二)存放款业务 

票号除了经营汇兑业务外,还经营存放款业务。存款分活期、定期两种,活期存款可 随时支取,定期存款则以3个月或1年为期。票号给予存款人凭折,而存款人的存单称籍券, 存款利息按月计算。平遥帮存款的利息不过三厘,其他两帮则普遍各给三四厘,有时也给过 四厘半的,长期存款可至八厘。其服务对象为吸收官署、公馆、商号、官吏及其他私人的存 款 ,其中以吸收官署公款存款的金额为大宗。在清朝户部银行(1904年成立)未成立之前,官署 所有公款在京则存国库,在各省则存藩库。票号与官吏结交私情,便将公款暂存票号,不收 利息。官署所以愿意将公款寄存票号,一是其资本充足没有危险;二是其汇兑敏捷,一到解 款时一纸公文便可办妥;三是官吏私人的利益也为数不少。票号有着这种不付利息的大宗公 款,又可转放图利,调剂市面金融。官吏存款也是一种大宗营业,官僚和贵族的私蓄多存票 庄。如两广总督叶名琛在票号的存款就有60万两。根据清末编印的《广东财政说明书》记载 ,仅广东善后局将款分存各票号的,就有如下记录: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广东善后局(清 末主管财政、金融等事务的官署)存入当地(广州)的票号的款项有:存江浙帮源丰润本银分 别为40000两和7000两,存山西平遥帮日升昌本银27000两,存山西平遥帮新泰厚本银7000两 ,存安徽帮义善源本银14000两,共计95000两。

放款分长期、短期两种。期限自3个月至6个月,利息按月计算,自六七厘至1分,平遥帮 放款普通在五六厘,祁县帮、太谷帮则一般在七八厘。放款对象以银号、官吏及殷实铺 户 为多。借款人只需立借据,只凭信用,不用抵押品。票号平常放款不图厚利,但求稳妥。对 官吏放款,因有特殊关系,可以例外通融。票号对私营商号放款,大都限于广州市忠信堂会 内的银号,其他商号杂行则很少往来。另外,票号还积极为清政府的捐纳制度服务。根据清 末宣统三年(1910年)广东财政清理局出版的《广东财政说明书》记载,下列票号于光绪三十 二年至三十四年间(1906-1908年)放款给广东善后局的共计有10家,总金额达63万两白银以 上(见附表)。已还款的尚未计入内,其中以云南帮天顺祥票号放款额最大,光绪三十二年(1 906年)仅一笔放款就达10万两,两年间这家票号就放款共17万余两给广东善后局。

广州市内外省籍票号放款给广东善后局金额表 表5-1-2

此外,在广东的票号,除经营汇兑及存放业务外,还兼营商品购销业务,如丝、 茶等土特产。 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