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华商保险业 

早在光绪元年(1875年)保险招商局就在广州、汕头两地设立分局。民国2年(1913年)9月羊城 保险置业公司成立。自民国15年(1926年)以后,中国保险市场出现了一个新的形势,即中国 的银行资本相继投资于保险事业,加速广州华商保险业的发展。至民国23年已有华 商保险公司二十多家,除羊城、珠江、广州大华三家是广州商人集资设立的外,其余都是上 海或香港保险业在广州设立的分公司或代理处,民国35年后向汕头等中等城市拓展。 华商保险公司经营产物和人寿保险,除在广州自行展业外,还聘请经纪人在广州及附近各县 招揽业务。

(一)产 物 保 险

1.火险 

20世纪20-30年代,广州经营火险业务者,计有中央信托局、中国、上海联保、太平、永安 、羊城、先施、均安、香安、泰山、广州大华、兴华、联泰、宝丰、丰盛、珠江等十多家。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日本保险商取代西方外商占领广州保险市场。)抗战胜利后,已增 至中 央信托局、中国、太平、太平洋、民生、永安、香港联泰、香港联安、上海联保、宝丰、福 安、华业、大安、华泰、保平、兆丰、永宁、兴华、民安、裕国、永兴、鸿福、中国农业等 保险分公司或经理处和保安12家产物保险公司广州联营处共24家。保险费率,初期没有统 一定价,先由经纪人与保险公司商定实价,然后再把拟订的毛费率写在保单上。民国35年 广州保险商业同业公会成立,制订了《广州市火险费率表》及《工业保险危险品目录 单 》。按保险财产的占用性质及其危险程度,(规定无危险工业34种,半危险工业40种,危险 工业2 6种,非常危险工业11种。)财产存放地点(马路或内街),房屋建筑等级(特等、甲等、乙 等)等因素,把费率分为10类,按每千元保额每年收费8-40元不等。除符合费率表规定的条件 可以加减费率外,都应按规定收费。省内各地的火险业务,均由广州同业公司委托各地行商 代理,费率表又规定,汕头与广州同价,其他城市按费率表定价加收20%,以此统一全省的 火险费率,一改以往由经纪人与保险公司商定实价再套毛费率写上保险单的做法。保险金额 因受时局影响,变化频繁。民国26年(1937年)12月底前以毫洋为本位,每单保额在2000-30 00元至30000-40000元之间,10万元以上的为数极少,100万以上仅有电厂、纺织厂、糖厂 、酒精厂、电话局等数家。仓库火险业务虽大,均被外商压价抢走。碾米厂、油厂、火柴厂 虽 是大宗业务,因属危险性工业,各公司又不愿意承保,制约了业务的发展。1946年以后因内 战影响,通货恶性膨胀,继法币之后又改金圆券。凡以上述两种货币计值承保的财产,其保 额都大如天文数字,却无法保障被保险财产出险当时的实际价值,因而失去了保险的作用, 使业务被迫陷于停顿。

在汕头,曾有多家代理店代理永安、羊城、先施、太平洋、太平、保盛、泰安、珠江、民生 、航联等公司的业务。南海、番禺、顺德各县也有经纪人在当地招揽业务。在韶关,交通银 行、广东省银行分别代理太平洋和中信局的火险业务。在江门,通易、羊城、中国、太平、 安平、民生、联安、泰山等公司设立代理机构或聘请经纪人招揽业务。在台山县,香港联泰 保险公司聘请陈励如为总代理人和若干经纪人,分别在该县的台城镇、公益、荻海、新昌等 墟镇招揽业务。民国36年(1947年)以后,中央信托局、中国、太平洋、 国农业等保险公司 在 海口、湛江、汕头、江门、石岐等地设立代(经)理处,分别经营中央、中国、交通、农民等 4家银行抵押放款的存仓物资火险。由于货币急剧贬值,凡申请借款的商号,只求能借到款 ,对保险费率的高低是不计较的;代理保险的银行如想发展保险业务,只要多贷些款就行。 终因经济全面崩溃,贷款难以为继。各地均在民国37年至38年(1948-1949年)间陆续终止代 理关系。 

2.运输险 

(1)水险。光绪元年十二月初一日(1875年12月28日) 保险招商局在上海成立后,又在广东( 州) 、汕头设立分局,经营水险业务,规定:“每号轮船只保……货本三万两为度。如投报(保) 之 数,逾此定额,余向洋商保险行代为转保,庶有划一限制。”到了20世纪20-30年代,在 广 州,有中央信托局、中国、太平洋、上海联保、永安、先施、兴华等公司经营该险,以后经 营公司又有增加。承保货物以纱绸、麻袋、葵扇、陈皮、丝、茶为大宗。汕头等地也有公司 经营水险业务。有关航线及费率的情况如下: 

民国22年(1933年)规定的广州有关航线及费率表每千两保额表4-3-1 

上列费率表是中国保险公司对广州经理处规定的向保户收取的最低之价,并可提取10%作为 代理佣金。对于保险货物承保险别的掌握,凡属易受水渍的面粉、粮食、糖、茶叶、花生仁 等,只保平安险;在万不得已时对中国银行押汇有关系者,始可受保少数水渍险。其承保限 额以平安险递减半数。舱面险不保。对已朽旧或船龄大的船舶亦不予受保。

根据《汕头市旧保险业调查资料》,汕头南行线有暹罗、西贡、仰光、海防、新加坡、 香港、广州等地;北行线有厦门、福州、宁波、上海、温州、芜湖、青岛、天津等地。保险 费率,往香港、厦门平安险2‰,水渍险3‰;往暹罗、新加坡、上海等地平安险3.25‰,水 渍险4.25‰;往青岛、天津平安险4‰,水渍险5‰。惯例以65‰计算。海口往香港6‰,往 广州7‰。

(2)盐运险。广东地处南海,历来盛产海盐。按四联盐运保险管理委员会(中央信托局保险处、中国保险 公司、太平洋保险公司、中国农业保险公司的合营机构)的章程规定:“凡盐载集散重要地 区而有经常盐运保险者,……得设立分会或办事处。”民国35年(1946年),该会委托太平 洋 保险公司广州分公司代理广东的盐运保险。承保惠阳县平海,海丰县汕尾,陆丰县碣石及甲 子,惠来县神泉港,阳江县双恩,电白县博贺及水东,吴川县茂烽,雷州半岛乌石,海南岛 海口、北黎、三亚等盐场的海上盐运保险。省内各场所产海盐以广州为集散地,也承保由广 州至韶关、衡阳、长沙等地的火车运输险。保险费率,海上运输为12‰-20‰不等,火车运 输险为5‰-10‰。按当时广州保险市场的惯例,在上述费率标准内给折扣20%,代理佣金1 0%。此项代理业务,在广州解放前夕结束。

(3)运输工具险。汽车险,在20世纪30年代广州开辟马路之后,中央信托局、中国、太平等公司经营该险。当 时只有公私汽车3000余辆,车祸很少,费率虽较上海为低,但投保者很少。船舶险,光绪元年(1875年)保险招商局在广州、汕头两地设分局经营该险。“每号轮船只保 船本一万两,……逾此定额,余向洋商保险行代为转保,庶有划一限制”。进入20世纪以后 ,华商保险业很少经营该险种,广东航运业的船舶,均向香港外商保险公司投保。

(二)人 寿 保 险 

1.商业寿险 

在广州经营寿险业务的有中央信托局、中国、太平、永安、先施、泰山、陆海通、华安合群 、宁绍、爱群十家,以后又增康年公司。经营的险种也较多,如宁绍公司开办的险种有: 终身寿险、限期缴费终身寿险、储蓄保险、薪资储蓄养老保险、子女教育金保险、子女婚 嫁金保险、团体意外保险等。民国24年(1935年)《中国保险年鉴》记载,当年广东新开寿险 业务,收入保费达500余万元,续保缴费的成绩也为全国之冠。

台山县是广东著名的侨乡。早在民国11年(1922年),香港爱群人寿保险公司率先在该县设立 代理处。委托县城、新昌两地的岭海银行,县城、大江、公益、冲篓等地的仁安药房,斗山 的德荣昌,蟹岗的宝丰银行,分别代理当地的寿险业务。民国17年华安合群人寿保 险公司聘请黄景云为该县总代理人,伍于戬、陈煜堂、伍灼华、陈基成、黄衍帮等为代理人 ,分别代理新昌、公益、冲篓、斗山、白沙等地的寿险业务。

2.法定简易寿险 

民国24年(1935年)4月26日,国民政府立法院通过了《简易人寿保险法》,分为终身保险与 定期保险两大类。终身保险按付费年限又可分为10年、15年、20年及终身付费4种。定期保 险又可分为10年、15年、20年、25年期满定期保险及60岁期满养老保险5种,授权邮政储金 汇业局专营。民国25年7月,广东省政府命令广东、福建两省邮区开办简易寿险。 民国34年12月,广州市政府同意广东邮政管理局的做法:“党政机关员工前经规定一律投保 寿险,其保险费之负担并经国防最高委员会决定,由 各机关津贴四分之二,被保险人负担四分之二。各机关津贴之半数准由各机关就原有经费内 作正(式)开支;由员工负担之半数,按月其薪津项下扣除。……”。要求转知所属员工 一体踊跃参加投保。

商业寿险和简易寿险一般都具有保险和储蓄的双重作用。保险业务的发展,必须以社会安定 、货币稳定为前提。内战爆发后,社会动荡不安,货币急剧贬值,使投保人失去续保的信 心,寿险业务在广州解放前夕早已全部停办。

(三)相 互 保 险 

相互保险是合作保险形式的统称。在财产 保险方面有联保火险公会,在寿险方面有人寿会。

1.联保火险公会 

火灾和意外事故是客观存在的。清末民初的广州,街道狭窄,加之房屋多为砖木结构,火灾 频繁,尤以未开马路地段为甚。由于马路未开,发生火警难于扑救,外商火险费率每千元保 额每年收费高达五六十元。广州商民付出高昂的保费,但保障并不充分。如外商火险条款 规定,凡保险财产发生火灾,非有保险公司人员莅场不得搬迁货物,否则保险公司有权拒赔 。保户为了向保险公司索赔,只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产化为灰烬。当遇到巨灾损失时 ,外商 保险公司就会除去招牌一走了之(清末民初,政府对保险公司未有任何管理措施,外商保险 公司无须向政府缴存资本保证金,擅自离开是很容易的事。)投保人因此蒙受损失。即使 因 保险赔偿问题与外商保险公司发生纠纷涉讼官厅,中国官吏也往往偏袒洋人,最后还是华人 吃亏。长此以往,引起广州商民的不满,各行业商人早有自行组织同业联保火险之议。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广州酒米行业率先发起组织联保火险。开办之初,虽用保险公司名义 ,但实际是同业间的救灾互助,不收保险费,也不负财产损失的经济补偿责任。即当某店铺 发生火灾时,公司立即组织人力抢救受灾家私、货物,与外商保险条款的无理限制针锋相对 ,联保火险是抵制外商保险的产物。

广州商人兴办联保火险的兴衰,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初创阶段。由于广州商业的不少店铺都是自置产业,同业各店因此提出联保房产的要求。由于房产不能 搬迁,损失必须用货币补偿。民国2年(1913年)6月间,广州联保火险研究公会集议:以1000 元为一股,每股至少收会底银(即保费)25元,现时的股底每股不足25元者,按期递加至25元 ,作为联保赔偿基金。赔偿原则及计算标准,据当时各联保火险公司章程的规定,因受 邻居 波及的火灾,给予全额赔偿;本店不慎失火,按损失折半赔偿;故意纵火图赔且证据确凿者 ,不予赔偿,并将该店已缴会底银充公,取消其会员资格。房屋受损,要以焚烧通顶始予负 责。凡损毁1成赔2成,损毁2成赔4成,损毁3成赔6成,损毁4成赔8成,损毁5成以上全额赔 偿。赔款金额确定后,由公司在10天内先行赔付,使受灾房屋得以迅速修复。赔款支付后, 由公司算出每元基金应摊赔款数,通知各店铺在限期内缴款。如遇一次大火使多家店铺同时 受灾致原有基金不足赔偿时,将所存的基金扣除必要的费用外,全部用于支付赔款,不再向 各店分摊,以此表示联保火险有限责任的性质。以一个行业组织的联保,因店铺不多,资金 有限,力量单薄,每次火灾分摊的损失,参加联保各店深感负担过重,从而又出现几个行业 组合的联保公司。联保火险由单纯的救灾互助,向建立保险基金的相互保险转变。

第二阶段,发展阶段。民国元年(1912年)广州西关源昌街发生大火,联保公司曾因赔款过巨而纷纷解散,不久商人 再次集资又重新崛起。民国13年10月广州商团之役,使一些联保房屋被毁。按保险 公司条款规定,战争或军事行动所致的损失,均不属保险责任,广州各联保火险公司破例给 予赔偿半数,与商业保险比较,联保火险保障充分,此举深受同业的欢迎。因而不少行业纷 起效仿,使广州联保火险事业得以迅速发展。至民国20年初,经广东财政厅核发特 种营 业许可证的,在广州计有东亚、环球、集益、同益、广东、永平、合益、溥源、万益、普安 、天福、永泉、利群、广平、利商、西亚、南华、永益、同安、溢东、万安、冠球、全球、 冠华、共安、公开等26家。各公会为谋步调一致,还成立了研究公会。江门也有四邑联保公 会的设立,堪称盛极一时。

第三阶段,衰落阶段。联保火险事业的发展,使在穗外商保险公司业务受到影响,他们降低保险费率,提高佣金 笼络经纪人,与联保火险公司争夺业务。联保火险公司长期墨守成规,不事改良。民国元 年发生的源昌 街火灾案,暴露联保火险章程不能保证受损财产按实际损失予以赔偿的缺陷,一直未予研究 改进,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由何溢泉、曾少皋、杜桂初、董肯堂等人出面设立的冠球、全 球两公司,也因存在“以此区分名号,滥收会款,或以致饱个人私囊,籍供挥霍,或以之假 名置业,从事投机,致政府饬令将会款提存指定银行暨缴纳保证金各办法,概未能照办,足 为会款亏空情弊百出之确据”,于民国12年(1923年)12月,广州市政府通令取缔,通过清算 ,予以解散。民国13年6月,广州市财政局公布《取缔联保火烛保险公会暂行规则》 ,不许联保火险滥称公司。经各公司联合抗议、请愿,遂将联保公司改称联保公会,并缴交 保证金,准其继续存在。民国19年6月,又因东亚联保火险公会结束保险业务一年 后,还未按规定将清理办法报告主管官署,并涉嫌有拖欠赔款情事,广东省政府也曾发出训 令,通缉该公会创办人叶启明等15人。各店铺对公会失去信心,从此联保火险一蹶不振,每 遇火灾赔款,原章程规定应按股分摊,限期缴交,而不少店铺听令公会从其预缴的会底银中 扣抵,以便退出联保,使公会基金逐渐减少而至枯竭。在市面不景气、地产跌价、金融机构 倒闭等诸多因素影响下,公会逐渐衰亡。

2.人寿会 

广东民间人寿会的缘起,据济川善堂人寿会章程记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天道循还在 所不 免,惟最可悯者贫民耳。夫贫民环境之恶劣,人所共知。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蓄妻子 ,一旦疾病纠缠,束手待毙。语云:未知生,焉知死,身后之事更何以堪言。念及此,故 人 寿会所当急谋组织也。……。”这是一种“小规模之人寿保险,由商人号召设置,初期不受 国家保险业法规支配,其办法大都是组合若干贫老无依之人认占会(份),系每份每月供纳会 (毫)银三四毫,中途身故由会赔偿丧葬费百余元,供满十五年人犹健在者,可以停止供纳 直至寿终,仍得如数领取偿金,实师储蓄保险之意”。

在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广东民间已有人寿会的设立,根据民国元年至26年(1912-1 937年)一些报刊 发表的资料,在广州设有两粤、永安、广州两广、普益、广东、岭南、天生、乐同、粤东、 遐年、大同、广生、万年、羊城、同济、升平、两益祥17家,还设有人寿研究会(即人寿 会的联合会)。由于缺乏科学的管理而入不敷出,人寿会陆续出现倒闭的现象。民国26年, 广东财政厅与广州市社会局分别对省、市范围内的人寿会状况作了一次调查。在省内高要 县设有城内33社社丁联合长生互助会、城西24社坊民互助长生会、桃溪长生人寿会3家。 东莞县第九区济川乡济川善堂人寿会1家。在广州市尚存万年、羊城公记、升平、广生人寿 会4家。

保险费的收取与保险金的给付。广州市各人寿会规定,每人每月缴纳会费3毫,后因亏损改 为新入会者缴4毫。保险金的给付,5年以内身故者给付50元;5年以外死亡者,每年递加10 元;缴纳会费满20年后人犹健在的,先给寿金100元,以后可免缴会费直至寿终,再给付100 元,共给付200元。省内东莞县济川善堂人寿会章程规定,会员入会每人先缴基金6毫。入会 后如有其他会员身故时,以摇铃为号,每次每份缴会费2毫。保险金按缴费次数多少分期(级 )给付。由第1次至250次为第1期报故者,给付60元;由251次至300次为第2期报故者,给付7 0元;由301次至350次为第3期报故者,给付80元;由351次至400次为第4期报故者,给付90 元;如缴费满400次为第5期,不用报故即付保险金100元。会员因自杀身亡者不给保险金, 已缴基金、公费全部充公,保险凭证作废。

30年代以后人寿会逐渐衰落。广州的4家至民国26年(1937年)已负债累累,濒临破产。究其 原因,一是民国18年3月,广州霍乱流行,5月又复流行脑膜炎,两次疫病使会员死 亡较多,人寿会因大量给付保险金而元气大伤,二是“年来报到死亡者多,而新入会者甚少 ,以至营业日衰,岌岌不可终日”。据万年、羊城公记、升平、广生等人寿会5年(1932年- 1936年)的统计,死亡19858人,入会2797人,死亡人数大大超过新入会人数。三是收取保险 费与给付保险金比例失衡,保费明显偏低;四是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期借用人寿会的基金。民 国12年至13年间,财政部通过广州市政厅两次暂借广州市各人寿会基金5450 0元充作军饷,至民国24年尚未归还,使人寿会运用基金存款生息、弥补亏损的门 路也被堵死。

为使广州人寿会摆脱困境,广东省会公安局(当时人寿会的主管官署)曾采取过一些补救的措 施。如对死亡会员按会章规定标准8折给付保险金,规定各人寿会经费开支的限额和员工按8 折减薪等。终因积欠应付保险金太多而未能见效。民国24年(1935年)5月,该局再次批准羊 城公记人寿会,将每月收入的公费,除新报死亡者每人给付5元和必要的经费开支外,余款 用于平均偿还已故会员的旧欠应付保险金。那些按规定年限尚未缴足保险费的会员,明知人 寿会已无力给付保险金,想停缴保险费又怕丧失会员的资格,迫于无奈继续忍痛缴费,情况 极为悲惨。面对人寿会的困境,政府采取消极限制的办法,即禁止新设,已设立尚存者饬令 结束,使有几十年历史的广州人寿会就此衰亡。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