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外商保险业 

(一)机构 

清嘉庆年间广州成为西方各国商品输入的主要口岸。外国商人在对华贸易中,为应付海盗、 战争和变幻莫测的海上风险,需要保险的保障。嘉庆六年(1801年)广州的几位外国商人联合 组织了 临时(保险)协会,规定对每艘船载货物承保限额为1.2万美元。这是最早在广州出现的外国 商人经营海上保险的组织。嘉庆十年,又有几家洋行合股在广州设立谏当保安行(CAN TON INSURANCE SOCIETY)。这是外商在广东也是在中国开设的第一家保险公司。按规定,该 保安行每5年结算一次,由宝顺洋行--麦戈尼亚克--渣甸洋行(BEALE-MAGNIAC-JARDIN E)轮流担任经理,直至道光十五年(1835年)这两家洋行结束这一协议时为止。

由于海上运输的发展,各种风险增加,保险的需求也随之上升。原来以贸易为主,把码头 、仓库、船舶、修理、银行和保险业务融为一体的洋行机构模式,已不能适应贸易发展的形 势,于是保险从洋行母体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经营的保险公司,很快垄断了中国保险市场 。至20世纪20-30年代,在广州的外商保险业都以分公司或代理店名义向广东财政厅注册, 领 证执业的达八十多家,绝大多数集中在“非中国警察权管辖”的广州沙面英、法租界,依仗 其 政治特权庇护其经营活动。其偿付能力仅凭其在穗开业的本国洋行为其作一书面担保,连当 时主管中外保险业的广东财政厅也认为,“外商保险挂牌开业,系一空洞招牌”。

(二)业务 

1.委托本国在穗洋行代理,也聘请保险经纪人招揽 

在19世纪20至30年代,除谏当保安行是独立经营的保险企业外,更多的是委托本国洋行或经 纪人为其招揽业务。道光九年(1829年),广州第八保险社、孟格拉保险社、孟买保险社、 加尔各答保险社、公平保险公司和凤凰保险公司六家委托广州麦尼克洋行代理;孟买保险 公司、加尔各保险公司、环球保险事务所和印度保险公司则委托颠地洋行代理。怡和洋行除 投资谏当保安行外,还长期代理谏当保安行、香港火烛保险公司、于仁洋面保安行、孟买保 险社、孟格拉保险社、特里顿保险公司、孟买海运保险公司及保家行八家公司的保险业务 。汕头开埠后,19世纪40年代,有太古洋行代理英商太古联合保险公司,荣安行代理南英商 保险公司,德记行代理新西兰鸟思伦保险公司及依顺保险公司,振顺行代理美亚保险公司。 进入20世纪后,潮安县开健洋行也曾代理开生、荷兰水火险、士丹打、金孖素于仁、五洲等 外商保险公司的业务。洋行代理保险,每做成一笔生意,不仅可以收取规定的佣金,而且还 可以从保费超过赔款的余额中,取得按股份分配的红利。开办初期,主要是为洋行贸易运输 的货物、船舶及房屋等财产提供保障,继而大肆扩张争揽华人的保险业务。

2.吸收华人入股,培植买办势力,为其争揽保险业务 

宝顺洋行原是谏当保安行的合伙人之一,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退出谏当行后,另设于仁洋 面保安行。除香港怡和、仁记、沙逊、祥泰、华记、义记、禅臣七家洋行参股外,还渗入 了中国商人的资本。有资料记载,这家保安行是“广东省商人联合西商纠合本银”经营的。 该保安行用“顾客就是股东”的办法吸引顾客,为自己谋利。谏当保安行的另一个合伙人怡 和洋行,自道光十五年后不仅把谏当保安行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且于咸丰七年(1857年)在 上海开设分行。为争揽当地的保险业务,上海怡和洋行经理F·B·詹逊致函W·凯锡:“(谏 当保险公司业务)我以前曾提请您注意,给规模较小的航运公司及中国商号分配更多一点股 份。这是解决这种极不满意的局面的唯一有效办法。我们若不加紧笼络我们这里的主顾们, 恐 怕我们在这里就要站不住脚。唐景星看来已在做最大的努力来拉拢华商。因此我殷切希望您 能考虑把他为我们公司赚来的利润分一部分给他以及其他有影响的华商。”到19世纪70年代 ,为适应“东方贸易的巨大发展”,谏当保安行在一份征集百股新股的公告中规定:“贡献 卓著的股东预分红利由三分之一改为三分之二。”在重利的诱惑下,也确能吸引更多的华商 保险业务,征集新股竟成了占领保险市场的手段。

3.施与高额回扣,笼络投保人 

同治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1874年7月4日),于仁洋面保安行在《汇报》刊登广告:“若商人 欲保船上之货,或由船起货上岸,欲保无虞,请到本公司与代理人润先生面买保险,照收入 常价即送回三分之一与买保险之人。”施展这种手段并非于仁一家,而是在穗外商保险公 司 长期普遍惯用的方法。在20世纪20至30年代,广州“三江帮之杂粮仓库(保险)生意虽大,往 往为洋商特价夺取,华商不易染指”,其结果是“较大宗营业仍(都)落在洋商手上”。外商 保险公司通过以上各种手法,早年就有攫取巨额保险利润的记录。据《申报》光绪八年九月 二日(1882年11月2日)报道:“(谏当保险公司)据称九月中所得保险之利共有五十三万五仟 八百十四元五角一分。其所获之利,溢出该公司资本之外。”广州沦陷期间,日商取代西方 外商占领广东保险市场,广东的资金因此长期大量外流。

抗战胜利后,美亚保险公司广州经理处在广州经营产物保险。此外尚有南英、太古、于仁、 北美、纽西伦、世界、洛士利七家,未曾依法申请介入广州保险同业公会,擅自在市内设 店违法经营保险业务,该公会曾函请广州市社会局依法予以取缔。

4.设立公证行 

公证行是专门经营保险标的损失公证业务的机构。民国23年(1934年)上海三义洋行在广 州 设立机构。在此之前,广州尚无公证行的设立,遇有争议的赔案,保险公司就委托香港外 商 公估行公估。该行开业初期,广州华商保险公司将受损保险标的全部委托该行公估。因积累 太多,定损不及而加重损失,华商保险公司遂又改为对有争议的案件才委托该行公估。

 
上一条 上一页 下一页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