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22夺权”

1967年1月,在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的策划下,以王洪文为头头的上海“造反派”组织召开“打倒市委大会”,篡夺了上海市的党政大权,刮起了所谓的“一月风暴”。1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给上海市各造反团体的贺电。肯定和支持上海夺权,号召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

以中山大学群众组织“中大红旗”为主,包括若干个群众组织组成,并得到有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红色造反团”、北京航空学院“红旗”驻穗联络站等当时全国闻名的群众组织支持的“广东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以下简称“省革联”),于1月21日晚,将正在省委党校开会的赵紫阳、区梦觉、尹林平等几位省委书记强行带到中山大学主楼,声明要夺省委的权。“红卫兵”质问赵紫阳:“你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多少错误?打算怎么办?”赵紫阳说:“夺权嘛,是毛主席给你们的权利。要夺权,我看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监督我们的工作,另一种是彻底的办法,你们干,我们靠边站。” “红卫兵”代表还要在场的书记、常委表态。在座的几位领导表示同意赵紫阳的意见。“红卫兵”代表们商量之后,同意赵紫阳提出的第一个方案,并宣布:“好,就这样。会后你们听我们的,我们听毛主席的。”

当晚至凌晨5时左右,“省革联”起草完毕“夺权通告”,将赵紫阳带到中山大学的“红旗公社”总部办公室,让赵站着听取“省革联”负责人宣读“夺权通告”,并被明确告之:“从现在起,我们造反派夺了你们省委走资派的权”。1967年1月22日,《南方日报》刊登出“广东省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的“夺权通告”。1月23日发出《中共广东省委告全省党员、干部、人民书》。随后,全省各地、市、县也开展“夺权”,甚至有些农村基层组织也被“夺权”。

赵紫阳没有请示中央,也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讨论,同意签字“让权”后,告诉林李明书记交出省委大印,林没有交。当时担任省军区政委、党委书记、省委常委的陈德对“让权”表示坚决反对。并把“让权”的情况立即报告中央。省委的大印由林李明交给陈德带回省军区保管。省委大楼保密室的重要文件也连夜用军车运到省军区保存。

事隔不久,周恩来总理电示,要陈德邀赵紫阳、陈郁、区梦觉一齐秘密飞北京汇报。周总理严厉批评赵紫阳私自轻率带头签字“让权”的严重错误,还点名批评了另外两位省委书记,表扬了陈德。

广州有的“造反派”对“省革联”及其“1·22夺权”存在不同看法,最终导致广东后来形成两大派严重对立的群众组织,引发了许多不同形式的“斗争”,包括严重武斗造成伤亡,给本省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造成严重破坏。

(黄史臣)